在疫情和学校关闭期间,“工程女孩”在5周内被聘用,选择了宁德时代
2022年5月28日
宁德新闻黑名单|何时修补坑洞?不要让道路难以“挖掘”城市的美丽
2022年5月28日

东南网5月26日讯(本网记者 叶伏国)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5月26日下午3时,在蕉城公安分局业务楼一楼大厅,来自宁德蕉城区的俞祥栋老人和他的老伴与失散48年的儿子蒋起青(原名俞洪)紧紧相拥,失声痛哭。

分别48年,蒋起青与亲生母亲深情拥抱,久久不愿分开。东南网记者 叶伏国摄

48年的煎熬等待,魂牵梦萦的日夜思念,千言万语终于在此刻化成了喜极而泣的热泪,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失散48年一家人终于团员。东南网记者 叶伏国摄

家门口玩耍被拐走

当被问到儿子被拐的情景时,俞祥栋显得有些许抗拒,不忍回忆那段痛苦的经历。

时光倒流回1974年,家住蕉城区下尾街的俞祥栋像往常一样在外上班,妻子接了裁缝的活在家里忙着,二女儿当天不舒服在家里睡觉,独留4岁的大儿子在家门口附近玩耍。上午11点左右,俞祥栋下班回来后寻儿子吃午饭,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儿子了。

图为蒋起青儿子照片

那年,4岁得蒋起青名字还叫“俞洪”,那一年的一天,他本该和往常一样回家与家人一起吃午饭,“他平常都只会在附近玩,不会自己跑远的。”但是,那天直到下午5点,一家人还是没看找到儿子。俞祥栋一家里人急坏了,满世界地去找,还报了警,却依旧毫无线索。

儿子被拐后,夫妻俩发了疯似的到处寻找,48年来始终没有放弃寻回儿子。无数次到公安机关查找相关信息,却总是失望而归。他们还通过各种渠道刊登寻人启事,也借助过许多亲朋好友、志愿者的力量帮忙寻找。然而茫茫人海,儿子始终渺无音讯。

蒋起青说,被拐的时候只有4岁,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也不知道自己被拐了,长大后养父告诉他后才知道自己是被拐来的。物换星移、沧海桑田,随着时间的推移,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常常在蒋起青心中涌现。

几年前,蒋起青还到过霞浦寻亲,但最终没有什么收获。“总感觉霞浦这一带不对,感觉不对。记得以前的房子在巷子里,两侧的房子由很多石头垒成的,其他的基本不记得了。”蒋起青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