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真雷!分析师:节后锂板块跌停
2022年5月1日
宁德时报:价格已与客户重新协商,预计下半年供需关系将改善
2022年5月1日

宁德时代(300750.SZ) 业绩“惊雷”,但董事长曾毓群的情绪并未受公司季度盈利影响。

在4月29日的机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曾毓群仍然“谈笑风生”,自我调侃“被强拉过来”开投资人电话会。据财联社记者多方确认的电话会议资料显示,宁德时代不想“赚一笔钱就跑”、如果锂矿价格高,“就拼命多挖一点(锂矿)”、Q2提价的幅度与主要的客户已谈得差不多,对于传闻已久的套期保值影响,宁德时代亦作出了说明。

同日,宁德时代董秘蒋理接受了央视财经的采访,他表示,今年一季度上游原材料张价幅度较高,宁德时代考虑到和主机厂的长期合作关系,对于电池产品涨价较为谨慎,过程中承担了部分供应链的成本压力。目前上游原材料价格有所回落,疫情影响陆续恢复正常,下游需求旺盛,电池价格也已和主机厂做了动态调整,对于长期盈利情况改善持乐观态度。

对于2201公司国内市占率下滑的情沉,宁德表示公司不仅立足国内,更放眼全球市场。公司认为竞争的关键在于技术创新,研发和技术为公司立足之本,公司更加重视长期的竞争力,而非短期的业绩波动和市占率情况。

4月29日盘后,宁德时代披露2022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实现净利润14.93亿元,同比下降23.62%;实现扣非净利润9.77亿元,同比下降41.57%。

其一季度净利润低于预期,据星矿数据按往年的一季度净利润分布在全年占比估算,宁德时代22年一季度净利润一致性预测值约48亿。

另外,宁德时代一季度营业成本同比增长198.66%,增幅高于营收近45个百分点。

宁德时代提及,在一季度之前,公司承担了原材料的涨价压力,“但是以碳酸锂为代表的原材料涨价确实非常快,公司与客户协商,共同面对原材料涨价的压力”。

针对投资者普遍关心的Q2提价情况,曾毓群表示,主要的客户已谈得差不多,海外客户基本上都是金属联动,国内客户也差不多,有一些不是金属联动的,每个客户不一样,有很多客户给了宁德时代很多钱、投生产线或者预付款的,公司想投桃报李,“稍微没有那么厉害”,是以公平的系统来做。

“老生常谈”的原材料涨价压力,主要的矛头仍指向碳酸锂,曾毓群亦坦言,“没想到碳酸锂能从3万涨到50万”、“有点像投机倒把”、“如果还是维持50万元,我们肯定加快(锂矿)开发进度,把碳酸锂搞出来”。财联社此前报道显示,宁德时代近期取得探矿权的枧下窝矿区,折合碳酸锂当量约657万吨。

除此以外,宁德时代认为,矿产开发确实需要时间周期,但昨天的碳酸锂与今天的碳酸锂,技术没有一些突破,价格从3、5万元涨至50万,这是不合理的。“如果是稳定的供应链,我们肯定不愿意自己去做这事(开发锂矿),我们把钱用到我们最有效的地方”。

而就算开发锂矿,或也只是宁德时代的“权宜之计”,曾毓群称,子公司邦普的电池回收,锂已经达到91%的回收率,镍和钴到了99.6%。长期看,电动车渗透率到80%-90%,通过回收电池已经能将资源“搞定”,公司中期的替代方案是开发钠电池、无钴电池等,短期则投资矿资源。

对于“套期保值亏损”的市场传闻,在电话会议中宁德时代财务总监郑舒也给予了说明称,公司一直对电池上游所需的金属产品在一定范围内做套保安排。相关期货端的开仓,均有明确的现货端相匹配,简单而言即是套期保值的数量在现货需求的范围内。

其披露称,除了金属的衍生品之外,在外汇中也有做相应的安排,可在人民币与外币发生波动的情况下,很好地保护公司的价值。

宁德时代一季报则显示,在“现金流量套期储备”项目,出现-11.78亿元的数值,郑舒进一步回应表示,为上述大宗套期保值业务中尚未平仓的浮动,但其实在现货上能得到足够的回冲。

本文源自财联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