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汽集团“乘坐”了从福建宁德开往欧洲的火车
2021年11月20日
宁德时代的九个问题:450亿固定增长和合作是否不合理?
2021年11月20日

11月17日,加拿大美洲锂业和加拿大千禧锂业发布公告,双方已签订最终安排协议,收购价为4亿美元左右,在11月2日美洲锂业提价后的10个工作日内,宁德时代没有选择继续提价收购,使得这场一波三折的收购事件终于落下帷幕。

而相比起已经拥有不少锂矿资源的赣锋锂业在宁德时代提价后选择放弃,作为中下游的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显然更需要这个背后有两大盐湖项目的公司。当然,其实不管宁德时代最后的决定是重新提出高价进行收购还是放弃报价,加拿大美洲锂业本身的“截胡”行为就已经能够说明上游原材料尤其是锂资源的资源性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原材料的持续涨价也毫无疑问超出了中下游产业的独自承受能力。

那么Millennial Lithium公司为何如此重要?锂资源在未来的国际化竞争中又有何等地位?华尔街见闻·见智研究在这里就这场针对Millennial Lithium公司一波三折的收购进行了详细的复盘,并解析各方频繁提价抢购的背后逻辑。

千禧锂业值得这一波三折收购

Millennial Lithium公司的这波所有权归属宛如过山车般的一波三折,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Millennial Lithium公司本身的确拥有不错的锂资源,这在锂价频涨的今天是十分重要的。据SMM现货均价显示,截至10月底,国产电池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报价已经上升至19万元/吨,与去年底相比,电池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累计涨幅达到260%-310%。

目前来看,Millennial Lithium公司旗下在阿根廷拥有两个有待开发或勘探的盐湖项目,分别为Pastos Grandes锂盐湖项目和Cauchari East锂盐湖项目。其中Pastos Grandes盐湖资源量为412万吨LCE(我国扎布耶盐湖183LCE,而今年全球产量才55万吨),锂离子浓度为427mg/L,项目设计产能为2.4万吨碳酸锂/年,项目寿命超过40年,碳酸锂生产成本为3388美元/吨;而Cauchari East盐湖项目目前还处于勘探初期。

而这波针对Millennial Lithium公司的收购首先要追溯到今年7月,我国锂盐企业赣锋锂业提出以每股3.60加元,交易金额不超过3.53亿加元的对价向千禧发出收购要约。

而仅仅过去2个月,赣锋锂业针对Millennial Lithium公司的收购就出现了变化,9月28日该公司发表公告表示此前与赣锋锂业的协议已经终止,决定接受宁德时代更好的收购方案,收购金额也从3.53亿加元增加到3.77亿加元,但是由于7月赣锋锂业与Millennial Lithium公司有过每股3.6加元的报价协议,所以宁德时代需要补偿Millennial Lithium公司向赣锋锂业支付的1000万美元违约金,在匹配期过后赣锋锂业已明确表示放弃。

而随着宁德时代的提价入局,市场皆以为这场收购已经结束。结果却在11月月初,再次出现新的竞争对手,那就是美洲锂业(Lithium Americas Corp)。美洲锂业将报价从2.97亿美元提升到了4亿美元,比宁德时代的报价整整增加了一个亿,同样因为宁德时代此前给过报价,所以美洲锂业需要向宁德时代支付2000万美元的协议终止费。

终于来到11月15日,在美洲锂业提价收购后10个工作日以后,宁德时代在匹配期的最后一天给出相应的回复决定放弃提价,这场针对Millennial Lithium公司的一波三折的收购或将真正迎来结束。

各方拼抢的背后逻辑是什么?

除了Millennial Lithium公司本身的价值以外,今年以来锂价频涨也是各方拼抢的原因之一。今年7月以来,澳洲锂矿公司Pilbara进行了三次锂辉石精矿拍卖,最后的拍卖价格屡次创新高,从第一次的1250美元/干吨到第三次的2350美元/干吨,都远超当时同期锂精矿的主流价格。而且在三场拍卖会每次出现高拍卖价后的一段时间里,市场主流价格也明显出现跟涨的趋势,显然高拍卖价会引导锂精矿和锂盐价格继续上涨。

而上游资源端处于如此的高景气度,下游终端也同样处于火热行情中,不仅国内今年1-10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达到256.6万辆和254.2万辆,同比增长均为1.8倍,全年渗透率有望达到15%,距离去年的5.8%的渗透率增长近10%。

国外尤其是全球另外两大新能源汽车市场,欧美方面在新能源汽车方面,不管是销量还是渗透率都有着巨大的突破,同时也积极给出重大新能源汽车补贴,如汽车制造大国德国,不仅给出3000欧元的新能源汽车补贴,而且豁免BEV和燃料电池汽车的年度流通税以及对使用电动车的提供税收优惠,并且此前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政府更是将奖金延长到2025年;同时欧洲中的佼佼者挪威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已经一度突破90%,距离完全转型新能源只有一步之遥。

如此以来,上游锂资源持续高涨,供不应求,下游终端同样需求旺盛,景气度不减,无可替代的锂资源在未来的新能源时代市场竞争中的战略意义显然不言而喻。而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时也是用锂量最高的部件,显然其厂商更需要重视锂资源,尤其是在目前原材料成本大增以后对电池端的利润已经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三季报来看,全球动力电池的一二线厂商,由于中上游原材料的持续涨价带来的压力,除了动力电池绝对龙头宁德时代实现了营收和净利的同环比双增加,以及毛利率的微增,其他所有动力电池厂商如老牌厂商LG新能源、松下或者此前装机量增长较快的亿纬锂能、国轩高科等,其营收和利润的同比或环比以及毛利率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下降。

宁德收拳或是为更好出击

在如今锂资源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宁德时代手上拥有矿山也是为了保障未来长期稳定的锂原材料供应。而宁德时代这次选择不打收购价格战,而是选择放弃,一方面原因,宁德时代此前已经布局了位于刚果(金)的锂项目Manono,也是世界级的重大矿山。Manono是目前已发现的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硬岩锂矿床之一,已探明资源量高达2.69亿吨,推测锂资源储量达4亿吨,氧化锂品位1.65%,处于较高水平。

另一方面原因,宁德时代资产负债率已从2018年末的52.36%提高至2021年三季度的67.81%,也需要引起重视,这点在宁德时代在11月15日发布公告降低定增规模上也有所体现。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宁德时代就此降低步伐了,根据公告,宁德时代仅在流动资金和部分锂电的产能扩张的速度可以稍许减缓,但在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和新能源先进技术研发与应用项目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显然持续的产品研发和技术升级依旧是宁德时代毫不动摇的目标和准则。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欢迎下载APP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