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万达广场到新能源的“点到点”穿梭巴士将于明天开通
2022年5月26日
索赔5.18亿元。宁德时代在为什么而战?
2022年5月26日

5月25日,上海企事业单位环境信息公开平台显示,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拟投资2.185亿元,计划在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新建研发项目,包括从事锂离子电芯和电池包研发的31个研发实验室,以及1条锂离子电芯试制线和1条电池包pack线,预计今年8月至10月期间施工。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意味着蔚来开始自研电芯,为自研、自产、自用动力电池做好准备。但就是否会自研、自产电芯,蔚来汽车方面暂未对第一财经记者做出回复。不过在建设项目工程分析中,蔚来汽车明确表示,本项目试制线的建设拟为后续发展过程中可能的规模化生产做好前期探索,试制样品用于后续深度开发。

早在2021年9月,蔚来就发布了自研动力电池包。该电池包采用了三元锂与磷酸铁锂电芯混合排布的方式,蔚来方面称之为“三元铁锂”电池,并拥有其相关发明专利。但值得注意的是,该电池包中的三元锂电芯和磷酸铁锂电芯供应商均为宁德时代

目前蔚来汽车共拥有宁德时代和卫蓝新能源两家动力电池供应商,但卫蓝新能源主打半固态及固态电池,尚未进入量产阶段,目前蔚来所有在售产品上使用的动力电池电芯均由宁德时代提供。

起点研究院(SPIR)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蔚来汽车是宁德时代第二大客户,仅次于特斯拉。小鹏汽车则是宁德时代第三大客户,约80%的动力电池供应来自于宁德时代。此外,宁德时代还是理想汽车的独家供应商。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宁德时代的市占率已经连续两年在50%以上,占据了中国动力电池的半壁江山。但仅依靠宁德时代供应动力电池,已给部分新能源车企带来了风险。

早前由于电池供应问题,小鹏部分车型出现延期交付的情况,进而发生用户维权事件;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在去年3月财报电话会议中亦表示,当年二季度的电池供应是其最大瓶颈。

汽车行业研究员张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宁德时代的产能有限,不可能满足那么多车企的供应需求,那么车企就不得不找别的供应商。”他认为,超过50%的市场份额让宁德时代话语权过大,这并非车企乐意看到的。

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规模的持续扩大,动力电池涨价和缺货已成为新能源车企的“切肤之痛”。此外亦有报道显示,车企不满宁德时代较为强势的态度,多家车企已经开始布局在宁德时代之外的“备选方案”。

5月23日的财报电话会上,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称,小鹏汽车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直在引入更多的电池合作伙伴,期望有更多电池合作伙伴,解决之前由于缺乏电池而导致产能不足的问题。今年2月24日,蔚来关联企业蔚瑞投资投资欣旺达电池,出资2.5亿,持股2%。

3月27日,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对媒体表示,埃安电池试制线将于今年年底投入运营,目标实现自己掌握核心技术,并仍将与上游锂电公司保持合作。近期蔚来的环评报告亦显示了蔚来有意布局电芯、电池包等技术的自研。

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于清教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电池供应商一家独大风险过高;其次随着市场空间的扩大,整车厂不想只给上游“打工”了,也试图去改变宁德时代的垄断局面和争夺相应的定价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