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7日,《宁德时报》的大宗交易金额为202.1万元
2022年5月18日
宁德师范大学校徽
2022年5月18日

乱了,乱了!

你能想象吗?主攻科技和新能源的冯明远开始买白酒了。

旗下3只基金,信达澳银精华配置买了贵州茅台,

信达澳银核心科技买了五粮液,

信达澳银智远,茅台和五粮液都买了。

还有代表基金信达澳银新能源产业,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3只高端白酒股买齐了,只不过仓位没那么重,没进入十大重仓股。

往前推,早在2020年上半年,冯明远就开始买茅台、五粮液了,2020年底还大幅减仓过。

来而不往非礼也,有科技新能源基金经理买白酒,就有大消费基金经理买宁德时代

胡昕炜买了,宁德时代是汇添富消费行业第三大重仓股。

王园园买了,宁德时代是富国消费主题的第十大重仓股。

还有刘彦春,他管的景顺长城内需增长去年2季度就开始重仓宁德时代了。

以及擅长医药的谭小兵,她管的长城健康消费也重仓了宁德时代。

除了他们,还有哪些基金经理跨界了呢?

懒猫总结了2份名单:

01

这是跨界买宁德时代的消费/价值风格基金经理名单:

主要集中在这2个时间点买入:去年2季度、今年1季度。

胡昕炜、刘彦春、王园园、劳杰男、唐颐恒是去年2季度开始重仓宁德时代的。

他们中,劳杰男给出了调仓理由:“考虑到行业景气度和公司发展问题,降低了保险股仓位,增加了新能源个股仓位”。

也就是说,去年2季度加仓宁德时代主要还是出于行业景气度的考虑。

这点在股价上也能看出来。

去年2季度宁德时代股价也就500元左右,4季度最高涨到692元,又涨了40%左右。

再有就是今年一季度了,宁德时代又跌回到500元附近。

谭小兵、范妍、李永兴、王崇、何帅、邬传雁,都是在这波大跌中重仓的。

为什么逆势重仓呢?

何帅、王崇说的比较清楚。

这是何帅一季报中说的:

“偏好逆向投资、长期投资…”

“因为短期景气度下行而带来的股价下跌,可能是长期超额收益的来源。”

这是王崇一季报中说的:

“快速调整的股价已经反映了大部分负面因素”

“从三、四年的视角看,股价大幅回调后,这些公司的估值已经没那么贵了,是一个比较好的中长期买点”。

还有范妍,从自上而下的视角给出了买入理由:

“TMT、医药、军工、新能源(电力设备)等长期成长性较稳定,受宏观经济影响较小。”

02

这是跨界买白酒的科技成长风格基金经理名单:

和消费/价值风格基金经理近期才开始买宁德时代不同,一些科技老将早就开始买白酒了。比如陈皓、冯波、李德辉都是2020年之前重仓白酒的。

孙迪、孙伟晚一些,但2021年初也开始重仓白酒了。

冯明远入场算是晚的了,不过他关注白酒的时间并不晚。

2020年,他在直播中是这么说的:

“我个人比较喜欢买茅台酒,每年可能会买个一箱。从历史上来看,这还是一种非常稳健的投资,就是不太好卖出去。但是买进之后,从市价来看,确实是挣钱的。”

“酒就是一个特别好的东西,它从原始人的时候就开始有了,所以长期看好还是白酒,因为这个东西是一种真正有序的现金流,就是它永远会存在,从人类开始到现在都会存在的。所以长期看好一定是酒。”

03

最后说说小伙伴关心的问题,这些基金经理为什么要跨界买对方的股票呢?

诚然,如他们所说,“股价大幅回调后,新能源的中长期买点显现”、“在中国,白酒是最好的商业模式,没有之一”…

这没错!

但放到一个更大的环境下,均衡配置,同时持有热门行业的龙头股,这也是不少基金经理,特别是规模膨胀后基金经理的一致选择。

比较典型的就是朱少醒了。

过去几年,市场上关于朱少醒“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质疑一直不少。

为什么质疑呢?看业绩。

朱少醒从业16.51年,年化收益率18.72%,这在公募基金经理中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曹名长2015年下半年没有担任基金经理,躲过了一波大跌)

但你看他近几年的收益,近3年、近2年、近1年都是同类排名50%左右,中等水平。

再看季度收益,已经连着好几个季度排名中等了,没有特别突出或特别落后。

为什么会这样呢?问题就出在持仓上。

过去几年,朱少醒的持仓一直都是各行各业的龙头,

茅台、五粮液是白酒龙头,

韦尔股份、立讯精密是芯片/消费电子龙头,

药明康德、迈瑞医疗是医药龙头…

虽然重仓股有所调整,但一直是这几个热门赛道行业中的龙头股。

公募基金追求的是相对排名,随大流,不会很突出,但也不至于很落后。相反,贸然加仓、减仓,或者重仓某个方向,可能一鸣惊人,也可能垫底。

在这种背景下,特别是规模膨胀可选范围变少后,均衡配置,每个热门行业的龙头股尽量都买一些,就成了不少基金经理的一致选择。

所以,虽然直到一季报,朱少醒才乐观的喊出,“如果我们把眼光放到更长的时间维度,再对市场过度悲观已经没有意义”。

但你往前翻,他乐观的时候和悲观的时候持仓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主要是个股之间的微调。

也可能正是出于这个考虑,价值风格的基金经理开始买宁德时代了,和科技老将当初买白酒一样。

科技新贵在权衡了规模和收益排名后,也开始买高端白酒,这个中国“最好”的商业模式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董承非说“市场虽然处于底部区域,但也不会很快起来”。

纵观公募历史,规模易上难降,大的赎回潮没发生过几次。

基民不赎回,基金经理也没必要卖出股票,抛压不够,就只能用时间换空间,慢慢磨,直到市场出清,启动下一轮行情。

⭐星标华尔街见闻,好内容不错过

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请独立判断和决策。

乱了,乱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