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与永福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其业务范围包括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
2022年5月13日
《宁德时报》荣获2022年国际电池储能奖
2022年5月13日

《电鳗快报》文/李万钧

宁德时代(300750.SZ)近期受到市场乃至社会广泛关注,一方面是因为其持续缩水的市值,另一方面是该公司利润负增长的一季报。

而据《电鳗快报》研究,机构投资者对宁德时代减持明显,去年12月初该公司市值最高峰达到16000亿元,此后一路下滑,到4月初更是突破年线向下运行,5月5日盘中市值触及8228亿元,截至5月11日市值9551亿元,短期市值围绕9000亿元上下波动。由此计算,宁德时代的下跌趋势已经有半年时间,在其披露2021年业绩预报、年报和2022年一季报披露中就悄悄上演了,正是验证了机构投资者先知先觉的特点。

券商机构连续发布研究报告,多数对宁德时代给出买入或增持评级,最近一个月给出的目标均价为627元。谁是韭菜、谁来接盘?

业绩消息先喜后悲 扛不住市值缩水5000亿

《电鳗快报》观察发现,2021年12月2日宁德时代出现历时最高收盘价688元,当日市值达到16000亿元,可谓风光无限。但接下来至今一直处于下跌趋势,几近腰斩。期间,1月28日的2021年业绩预告、4月22日的2021年年报、4月30日的2022年一季报,均未能止住下跌趋势,而是成为加速下跌的前奏。

2021年,宁德时代向投资者交出了优异的业绩答卷。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303.56亿元,同比增长159.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9.31亿元,同比增长185.34%。该公司实现锂离子电池销量133.41GWh,同比增长184.82%,其中动力电池系统销量116.71GWh,同比增长162.56%。

如此优秀的业绩,公布当日宁德时代股价收盘上涨1.52%,但接下来一个交易日则是跳空下行。

4月30日,已经开启五一休假模式,宁德时代披露2022年一季报,营收同比大幅增长了153.97%,但其他关键业绩指标纷纷下滑。其中,一季报净利润同比下滑23.62%,体现核心盈利能力的指标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41.57%。

五一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5月5日,宁德时代盘中创出本轮下跌的最低价353元,对应市值8228.43亿元,当日放出天量成交。

原料价格重压 布局上游能否解困?

外部,行业竞争者崛起,原有独大地位不保。内部,成本压力增大、利润下降,尝试换电模式冲入另一个尚未定型的市场。这是宁德时代面临的变局。

据宁德时代披露,该公司是全球领先的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企业,2017-2021年动力电池使用量连续五年排名全球第一,2021年动力电池使用量市占率为32.6%。另外,该公司2021年全球储能电池产量市占率第一。

不过,花无百日红,宁德时代新能源电池龙头地位正在经受挑战,市场份额在下降。早期宁德时代要求车企与其“绑定”,且先款后货,十分霸气。随着时间推挤、市场变化,蔚来、小鹏、理想、合众、威马、零跑等一众车企的电池供应商已经多元化,宁德时代不再是唯一选择。 国内二线电池厂商如国轩高科、亿纬锂能、欣旺达、孚能科技、中创新航、蜂巢能源等,纷纷崛起。

进军换电模式,或许是嗅觉到了当前主营业务的危机而开辟一个新的业务增长点。1月18日,宁德时代线上发布换电服务品牌EVOGO和组合换电整体解决方案。目前,换电模式仍处在探索中,此前有车企试图通过换电模式实现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弯道超车,但铩羽而归且落得被重组的结局。拥有电池行业优势地位的宁德时代能有何种创新,尚待观察。

成本压力是无法调的问题,势必传导到终端产品,简单说,宁德时代的电池涨价是在必然。

一季报显示,宁德时代的营业成本增加接近2倍,其中主要来自于上游材料价格,此外销售费用增加了121.68%、管理费用增加了73.73%。

原材料涨价是重点,是宁德时代作为行业龙头必须面临的实际。据生意社信息,近一年来,碳酸锂月度价格多数是上涨状态,其中2021年6月、2022年4月分别微跌0.46%和3.61%,其他月份均同比上涨,2021年8月、9月、12月和2022年1月、2月则是“猛涨”,涨幅分别达到30.45%、40.77%、37.11%、33.31%、24.53%。

钴的价格涨幅则更加疯狂。公开信息显示,进入2022年以来,除2月份外,钴价涨幅均超过50%。

对上游,宁德时代进行了布局。一方面是回收废旧电池中的镍、钴、锰、锂等金属材料,另一方面通过合作布局锂、镍、钴、磷等矿产资源。

副董事长连续减持 机构撤退 券商号角为谁?

据《电鳗快报》观察,在宁德时代持续下跌的半年来,有30余家券商机构发布研报关注该公司,绝大多出给出推荐、买入、增持甚至强烈推荐评级。目标价远远高于该公司当前股价,其中给出目标价最低的是国泰君安证券,但也高于500元。

据每经AI点评最新统计,近一个月宁德时代获得26份券商研报关注,其中买入18家、增持2家、强烈推荐1家,平均目标价为627.63元。

券商唱多的同时,是一众股东的减持,和基金机构的“抗雷”。

1月份,宁德时代副董事长、副总经理黄世霖连续4次减持,均是大宗交易,截至目前持股剩余2.5985亿股。

截至一季度公开信息来看,机构减持迹象十分明显,机构股东数量骤降。

机构减持可能导致了宁德时代股价连续下滑。据一季报披露,前十大股东中,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HHLR管理有限公司-中国价值基金、西藏鸿商资本进行了减持,其中西藏鸿商资本减持了3成。

从机构总体持仓数据看,截至一季度末,宁德时代的机构股东从2500家减少至1951家,机构持股比例从60.78%下降至59.25%。

值得关注的是,基金成为宁德时代股价的“友军”。2021年底,持有宁德时代的基金2460家,持股占总股本的12.25%;截至2022年3月底,持股基金数骤降至1917家,但持股占总股本比例上升至12.29%。

宁德时代主营业务如何变局?机构投资者是否继续减持?《电鳗快报》将保持关注。

本文源自电鳗快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