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市第一中学2020名高一新生入学说明
2022年5月13日
宁德时代与永福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其业务范围包括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
2022年5月13日

电动知家消息,5月11日,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发布4月份我国动力电池数据。4月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前十名分别是宁德时代、比亚迪、中创新航、国轩高科、欣旺达、蜂巢能源、亿纬锂能、孚能科技、瑞浦能源、多氟多。其中宁德时代以38.28%的份额位居第一,但与3月份50.49%市占率大幅降低,而比亚迪动力电池装机量份额则大幅提升,进一步缩小了与宁德时代之间的差距,可以说已非常接近。更值得一提的,在4月国内新能源乘用车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GWh)中,比亚迪已反超宁德时代,排名第一。

  • 宁德时代被反超

根据新能源汽车产销合格证数据信息显示,4月国内新能源乘用车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GWh)分别为,比亚迪、宁德时代、中创新航、国轩高科、欣旺达、蜂巢能源、孚能科技、瑞浦能源、多氟多、亿纬锂能。比亚迪以35.9%的份额成功超越宁德时代33.5%的份额占据榜首。这也是比亚迪首次超越宁德时代在细分领域获得第一名。

从数据上看比亚迪反超宁德时代也有迹可循。2022年1-4月份,不管是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还是新能源乘用车市场装机量,宁德时代市场份额总体趋势在下降,而比亚迪市场份额在上升,更是在新能源乘用车市场装机量一举超越宁德时代。而在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市场份额上,比亚迪已经与宁德时代非常接近。

  • 车企在寻求“去宁德时代”化

从车企选择来看,车企越来越倾向于选择更多供应商以维持动力电池供应链的稳定。“店大欺客”,似乎已经成了新能源汽车行业对宁德时代的统一标签。2021年4月,在上海交大100年庆祝大会上,红杉资本的沈南鹏向曾毓群提出了一个疑问:那么多车企都要电池,你今年的量已经固定了,宁德时代要怎么分配电池?答案是,按“钱”分配。曾毓群会上很坦诚地解释了一下,宁德时代具体的分配方式有两种:第一是包产线,车企可以包生产线,但不能只包一年,需要5-10年的合作,合作量达到100GWh;第二是锁量,每一年如果车企的产量波动在正负15%之内,那么宁德时代也可以与其合作,但如果车企产量低了,需要弥补中间的差价。但即便如此,大客户们的电池供货仍然无法得到保证。李想在一次采访中如是说:车企想与宁德时代合作的方式往往是董事长排队到他们那里要电池。坊间传闻何小鹏为拿到电池,曾亲自到宁德时代工厂生产线蹲守一周;蔚来创始人李斌在2021年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表示,宁德时代独家供应蔚来的电池,尽管花了很多投资去增加产能,但电池供应仍决定了蔚来交付的天花板。车企如此境遇,内心难免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寻找Plan B也就成了自然之选。广汽埃安由以宁德时代为主切换成以中创新航为主,小鹏汽车也重点引入了中创新航。而特斯拉、蔚来也被传出就电池供应与比亚迪进行洽谈。

对于车企为何“去宁德时代”,业内人士表示“车企肯定是不愿意接受捆绑的,没有人愿意变成一个只造壳子的公司。更现实点说,无论电池还是能源企业,实际上是车企的供应商,硬性捆绑关系是不会成立的”,所以车企无疑会为了独立性寻求更多的方案。对于目前大部分受困于“电池荒”的新能源汽车企业而言,捆绑宁德时代意味着失去更多的独立性,所以随着实力增长,车企基本上都会走上寻求替代方案,小鹏汽车不是第一个寻找电池替代方案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4月底,在业绩解读会上,宁德时代高管透露二季度将涨价,价格的上涨或将进一步加速车企的逃离。

  • 被质疑研发费用低

从技术上来看,宁德时代近两年来也没有太突破的技术出现,而近期提出的麒麟电池以及钠离子电池也并不被行业看好。近日前券商分析师裴培的一条朋友圈火了!他表示:“宁德时代一年的研发费用,比互联网行业公认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小米集团都不如,还什么硬科技呢。简直是痴人说梦。制造业就制造业,装什么大尾巴狼!”

作为国产电池龙头,宁德时代的形象无疑是一家硬科技公司,而裴培却公开直指它连小米的研发都不如,是家制造业公司。在研发费用上,2021年,宁德时代支出为76.9亿元,同比增长115.48%。可在互联网高科技公司面前,这点研发算不上什么。在去年的研发费用上,小米支出132亿元,美团支出167亿元,百度支出221亿元,腾讯支出518亿元,阿里巴巴支出578亿元。宁德时代的研发费用占收入比,也谈不上出色,2021年的研发占收入比为5.89%。小米则是4%,美团是9.3%,百度是17.7%,腾讯是9.2%,阿里巴巴是6.9%。

  • 引发与同行的专利战

虽然市场份额在滑坡、技术上乏陈可新,但在其他方面却有些“烈”,也被业内人士所吐槽,比如与同行的专利战,比如起诉前员工索赔百万。2020年初在电池行业引起轩然大波的宁德时代起诉塔菲尔专利侵权一案,涉案金额高达1.2亿,一个是全球最大动力电池生产商,一个是名不见经传的2017年成立的动力电池小供应商,最终塔菲尔被判赔偿2330万元。2021年7月宁德时代起诉中航锂电,涉嫌侵权其全系产品,但遭到中航锂电霸气回应:公司确信其产品不侵权。2021年11月,宁德时代再次向另一家电池公司瑞浦能源发起专利侵权诉讼,共包括两个案件,分别涉及到一项实用新型专利和一项发明专利。

  • 竞业协议引争议

今年初据媒体报道,一些宁德时代的前员工被公司告上法庭,他们面临的竞业赔偿金高达100万元。记者翻阅了裁判文书网上有关宁德时代竞业限制的10个判决案例,这其中不乏月工资仅8000元、工作仅3个月的前员工。

此前凤凰网的一篇《被索赔100万,跟宁德时代打官司的年轻人!》道出了被宁德时代竞业协议所禁锢员工的辛酸。被访者透露,除了约束离职员工,竞业官司对在职员工也有威慑作用。很多违反协议的案例会全员公示,“相当于杀鸡儆猴”。这份协议,也几乎断送了离职员工在行业内谋求更好发展的可能。对于想加入宁德时代的新人,被访者们给出几点建议。如果未来不考虑在新能源行业发展的话,可以去镀金。想把宁德时代作为跳板,离开后要么待业几年,想赚钱就只有转行。“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尽量别去了。”

  • 被传山顶豪宅

2021年5月4日的福布斯富豪榜上,曾毓群以345亿美元的身价力压李嘉诚成为新晋“香港首富”,同时也是“福建首富”。赌王一—在5月初短暂成为香港首富后,宁德时代老板曾毓群被贴上了这样的标签。这源于美团创始人王兴在饭否上的一条消息:一位宁德时代早期投资人第一次去曾毓群办公室时,被墙上「赌性更坚强」的字画所震惊,这位投资人问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曾毓群正色回答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曾经,在国家大力发展新能源产业背景下,他赌对了新能源这个赛道,然而如今在群雄环侍的动力电池行业,这个赌局还是是否能一直赢下去呢。此前短视频上网传宁德时代老板山顶豪宅,门口还有直升机降落点亮,这似乎又给其添加了另一个注脚。

  • 业绩“暴雷”

2022年4月29日盘后,延迟两天发布的宁德时代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终于披露。不过,创业板 “一哥”宁德时代在节前丢给市场一颗“大雷”。宁德时代发布2022年一季报显示,实现营收486.78亿元,同比增长 153.97%;净利润约 14.93 亿元,同比下降23.62%。2021年四季度,宁德时代营收为579亿元,净利润 81.8 亿元,双双创出单季历史新高。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只剩 14.93亿元,相当于环比暴跌81%。动力电池龙头业绩突然下滑,无疑是新能源大雷,更惨的是,其净利润环比降幅巨大。对于被奉为成长股代表的 "宁王" 而言,这种业绩跌幅极具杀伤力。

宁德时代业绩暴雷或许不是偶然。研发费用不高、毛利下降、竞业协议让员工发抖、老客户不断出逃、甚至被传出董事长豪宅的宁德时代,实际潜力还剩多少呢?此次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和国内新能源车动力电池装机量,比亚迪实现了更近一次接近和首次超越,这或将是国内动力电池领域变革的前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也是行业发展的必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