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入不敷出”的宁德时代会发生什么
2022年5月9日
多元化发展已经成为一个利润黑洞。宁德时代的“生活”需要什么
2022年5月9日

“宁王”的市场规模“大,而不强”,对下游缺乏议价能力。

虽然单纯从市占率看,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领域已经“称王”,但与竞争企业相比,宁德时代在技术水平、产能利用率、产品结构、客户质量、供应链管理、议价能力等方面的绝对优势越来越不明显,有些方面甚至还在减弱。

  • 宁德时代营业收入487亿元,同比增长154%,营业成本同比增长199%,扣非净利润9.8亿元,同比增长-42%,毛利率14.48%,去年同期27.28%。
  • 国轩高科营业收入39亿元,同比增长203%,营业成本同比增长245%,扣非净利润979万元,毛利率14.49%,去年同期24.96%。
  • 孚能科技营业收入15亿元,同比增长317%,营业成本同比增长305%,扣非净利润-2.97亿元,公司毛利率6.81%,去年同期3.89%。

营业收入

同比

营业成本

同比

扣非净利润

同比

毛利率

去年同期

宁德时代

487

154%

416.28

199%

9.8

-42%

14.48%

27.28%

国轩高科

39

203%

33.49

245%

0.979

154.69%

14.49%

24.96%

孚能科技

15

317%

14.25

305%

-2.97

-52.7%

6.81%

3.89%

以上,是动力电池头部企业的一季度财务数据,从这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出,一年的时间里,国轩高科、孚能科技与“宁王”的优势差距在缩小,尤其在“毛利”方面,国轩高科开始实现以微弱的优势领先。

而且,据权威机构预测,到2023年,全球电动汽车对动力电池的需求量将达406GWh,而动力电池供应仅为335GWh,缺口约为18%。这种产能缺口给动力电池行业二线品牌带来机会,众多二线动力电池厂商正在扩大产能、控制价格,虎视眈眈地试图把宁德时代从领先位置挤下去。

作为产业链上游企业,宁德时代原本可以把增加的成本传递给下游厂商,以保证自身利润率,然而激烈的行业竞争却不允许宁德时代轻易调价,在二线动力电池厂商的围剿下,宁德时代的局面已经非常被动。

这,恐怕也是宁德时代选择“不涨价”的原因之一。换句话说,“宁王”的不涨价,也许是不敢涨,说明其对于下游市场既没有技术壁垒,也没有品牌“护城河”,议价能力偏弱,还没有到垄断的位置。因此,面对2021年以来动力电池上游原材料的涨价,宁德时代只能选择“自己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