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美国工厂可能位于肯塔基州和南卡罗来纳州
2022年5月7日
宁德时报估值超过比亚迪,这是资本投机
2022年5月7日

继前一交易日股价大挫逾8%、董事长称公司“成长潜力巨大”后,5月6日,宁德时代(300750.SZ)股价未起波澜,最终平报375.99元/股。

此前,5月5日,宁德时代盘中一度大跌逾13%,收盘价为376元/股,下跌8.15%。不仅股价创下近1年内新低,公司当日市值跌至8764亿元,较其去年末1.6万亿的市值高位,已近“腰斩”。

面对股价波动,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当日举办的业绩说明会上回应称,“公司从2015 年至2021年营收、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56%、52%,估值应参考世界级高科技企业早期水平。”曾毓群认为,面对未来10倍以上的市场空间,宁德时代成长潜力巨大。

但从时间线来看,不尽人意的一季度业绩是股价下跌的导火索。4月29日,宁德时代一季报“姗姗来迟”,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归母净利润14.93亿元,同比下滑23.62%,呈“增收不增利”现象。

业绩和股价遭遇“戴维斯双杀”,宁德时代怎么了?

成本压力骤增,毛利率降幅超同行

成本快速上涨是宁德时代净利润下滑的核心原因。财报显示,一季度公司营业成本增幅为198.66%,超出同期营收增幅153.97%,主要系随销售增长相应增加,以及部分上游材料价格快速上涨造成成本增加。

另外,宁德时代5月4日发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在前一天举办的电话会议上,公司方面认为,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幅度超过预期,客户端价格传导相对谨慎,叠加一季度销量因季节性因素环比下降,可解释主要环比归母净利润变动原因。

受下游需求驱动,自2021年7月起,国内电池级碳酸锂的销售价格一路上涨。GII数据统计,今年一季度电池级碳酸锂的均价从25万元/吨左右暴涨至超过51万元/吨,去年同期的均价不足5万元/吨。

而据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公布的2022年一季度有色金属行业运行情况显示,受新能源产业需求增长、锂资源供应紧张等影响,一季度国内镍、钴、电池级碳酸锂均价分别为19万元/吨、52.5万元/吨、42.1万元/吨,同比上涨43.2%、54.4%、456%。

除宁德时代外,持续高位的原材料价格也让国轩高科、亿纬锂能、欣旺达等主要动力电池企业遭遇了净利润下滑之痛。其中,国轩高科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32.79%,亿纬锂能净利润同比下滑19.43%,欣旺达净利润同比下滑26.13%。

尽管净利润降幅与同行企业相当,但宁德时代毛利率的下滑却更为明显。2022年一季度,宁德时代毛利率由2021年的26.28%降至14.48%,减少11.8个百分点。同期国轩高科、亿纬锂能、欣旺达的毛利率分别较去年减少4.12个百分点、7.82个百分点、1.24个百分点,其中国轩高科一季度毛利率为14.49%,甚至略高于宁德时代。侧面反映出,宁德时代在盈利能力方面的优势有所削弱。

对此,中信保诚基金孙浩中发文指出,从碳酸锂均价的角度来看,宁德去年四季度使用的碳酸锂均价估计为15至20万元/每吨,今年一季度的均价可能达到了30至40万元/吨,环比来看碳酸锂相关成本几乎翻倍。

方正证券则发布研报称,影响公司毛利率的原因是正极原材料上涨和电解液长协重新签订。公司去年和主要的电解液企业签订的有长协,虽然六氟磷酸锂等原料价格波动较大,但公司电解液采购一直处在较低水平,2022年电解液长协价格重新签订,导致电解液端成本突然抬升,也是影响公司材料成本主要的原因之一。

加速“采矿”,寻求替代方案

业绩承压的同时,宁德时代正通过布局上游、加大技术研发来摆脱原材料涨价的掣肘。

4月21日,宁德时代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宜春时代以8.65亿元的报价成功竞得江西省宜丰县圳口里-奉新县枧下窝矿区陶瓷土(含锂)探矿权。宁德时代介绍称,该矿位于宜春市宜丰县21°方位约40公里处,推断瓷石矿资源量96025.1万吨,伴生锂金属氧化物量265.678万吨。

在5月5日举行的2021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宁德时代董秘蒋理也提及上述含锂瓷土矿的开发进度,称后续将积极推进探转采等手续。

同时,宁德时代方面表示,锂矿开发进度方面,公司会按计划推进,具体开采进度和规模要考虑碳酸锂的市场价格。如果碳酸锂供应比较理性,公司可能更多考虑直接采购;如果碳酸锂价格过高,公司会争取加大自供比例。

而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宁德时代已经先后入股了加拿大锂业公司Neo Liquitium Corp、澳大利亚锂矿企业Pilbara Minerals以及非洲刚果(金)的锂矿项目Manono等。

除海外“买矿”外,今年2月,宁德时代子公司四川时代与甘孜州投资集团、宜宾三江汇达公司、四川省天府矿业公司在成都签订合资协议。合作项目包括各方将在符合国家战略性矿产安全保障前提下,加快全省锂矿资源勘查开发,增加锂资源供给。

另外,在上游锂资源价格高企的情况下,宁德时代还同时启动了寻找锂离子电池替代品的方案。

2021年7月,宁德时代正式发布了第一代钠离子电池,钠离子电池电芯单体能量密度达到了160Wh/kg。在业绩网上说明会上,公司称,正致力于推进钠离子电池在2023年实现产业化。不仅如此,宁德时代表示,正在研究下一代CTC技术,在电芯和底盘集成基础上,再集成电机、电控等汽车组件,旨在进一步降低电池制造成本,提升新能源车续航里程。

腹背受敌,以价换量

值得关注的是,面对上游近乎“疯狂”的涨价行为,宁德时代透露出公司“客户端价格传导相对谨慎”。

在4月29日的宁德时代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表示:“公司出于维护行业健康发展角度,前期承担了较大的原材料价格涨幅,但由于以碳酸锂为代表的原材料涨幅过大,公司不得不和客户友好协商,共同应对供应链成本压力,客户也都表示非常理解和支持。”

换言之,宁德时代对于下游的态度相对谨慎,之前并未通过大幅提价来分担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压力。

事实上,除了成本端带来的挑战外,随着动力电池市场竞争激烈程度进一步加大,宁德时代“头号玩家”的位置面临着来自同行企业的威胁。

据市场调研机构 SNE Research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全球装车量达到33.3 GWh,同比增长137.7%,以35%的市占率位列第一。

国内排在第二位的比亚迪正飞速追赶,缩小与宁德时代的差距。一季度比亚迪全球动力电池装车量为10.5GWh,同比增长220.4%,市占有由去年同期的6.7%跃升至11.1%。“老三”中创新航一季度的全球动力电池装车量达到4.2GWh,同比增长208.7%,市占率由去年同期的2.8%提升至4.4%。

与此同时,下游似乎也在有意识摆脱动力电池厂商“一家独大”的局面。今年2月,欣旺达获得理想、蔚来等19家投资者24.3亿元的投资,这两家造车新势力的电池供应商均为宁德时代,且此前的供应比例为100%。而在此之前,中航锂电曾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广汽新能源车的第一供应商。

放眼至全球,宁德时代的“老牌劲敌”LG新能源顺利IPO后,其扩产及出海速度正同步加快。

3月24日,LG新能源发布声明称,计划投资约14亿美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设第二座全资动力电池工厂,规划年产能为11GWh,将于2024年下半年开始投产。据《华尔街日报》4月27日报道,LG新能源计划今年投资约7万亿韩元(合55.5亿美元),用于扩大该公司在全球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

面对同行企业的竞相追赶,宁德时代寄希望于融资扩充产能,巩固其市场地位。

5月5日,宁德时代披露定增募集说明书,称公司目前产能无法满足未来的市场需求,投资金额合计不超过655亿元,假设按照3亿元/GWh左右的投资强度测算,对应的产能约为218GWh。同时,本次募投项目将新增锂离子电池年产能约为135GWh。上述合计新增产能约为353GWh,按照当前产能供给的280GWh测算,产能增幅为126.07%。

可以看出,尽管宁德时代在市场份额和产能规模方面仍占据优势地位,但在下游车企扶持新势力、同行企业的积极扩产的局面下,其“盈利神话”并非坚不可摧,新一轮的动力电池洗牌之战或已悄然打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