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的“雷雨”!怎么搞的?
2022年5月2日
宁德时代的模式与顶级企业相比还有差距。我们看到了第一步,但没有看到第二步
2022年5月2日

疫情影响下,一季度的汽车制造产业链走走停停。原料、电池、整车、供应链、生产线……每一个环节都在应对突如其来的意外。

曾经有着万亿身家的宁德时代,也在这些意外中遭受着冲击。

4月30日,宁德时代发布2022年一季度报告。最引人关注的,不是增长153.97%的营业总收入,而是同比下降了23.62%的净利润。

一季报截图

宁德时代净利下滑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自身第一季度承压了原材料的涨价。不仅如此,其市场份额也正在被蛰伏已久的同行“侵蚀”。

不过,这些在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眼里,都不叫事。“一个季度没什么,全球占有率越来越高,国内的占有率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同日召开的电话会议上,曾毓群一如既往表现出轻松姿态,声音丝毫不见忧愁,也没有把第一季度侵蚀自家市场份额的同行放在眼里。

但蚂蚁咬死大象,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有多少压力,宁德自己背了

一季报正式出炉前,宁德时代的一个小插曲,就已经传递出了“风紧”的信号。

4月24日,宁德时代突然发布公告称,延迟披露一季报,披露日期从4月28日延迟至4月30日。

两天的时间看似不算长,但引起的联想却不少。

有人猜测,这是技术原因,宁德时代正在筹划定增事项。但更多的人猜测,这是因为宁德时代一季报业绩偏低,需要有个缓冲的时间。

毕竟,从4月初到财报发布前夕,市场上多次有传闻称宁德时代一季度净利润不及预期,甚至有机构将预期下调至30亿元。

最终,第一季度财报算是坐实了“净利不及预期”的传闻。而且,其最后公布的14.93亿元,比预期差了不止一点点。

在传闻刺激下,宁德时代的股价多次受到重挫。从4月初到4月29日收盘,宁德时代的股价下跌已超过100元。4月20日,宁德时代总市值跌破万亿,至今也未能成功回归“万亿宁王”之位。

宁德时代第一季度营收实现翻番,但净利润却出现大幅下滑,主要缘于以锂为主的部分电池原材料价格的快速上涨。

财务数据显示,宁德时代一季度营业成本为416.28亿元。不过,宁德时代并没有将原材料上涨的成本承压到相关产品上,而是选择自己承担。

“为了维护行业的发展,前期主要靠自己扛着、承受这些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压力。”宁德时代董秘蒋理表示。

连曾毓群都坦言,“没想到碳酸锂能涨到50万。”据了解,锂盐已从去年初的5万元一吨涨到现在的50万元,一年多时间飙涨10倍。

根据GGII数据,三元中镍正极材料、磷酸铁锂正极材料、电解液、负极材料市场平均价格2022年3月份较2021年初分别上涨约171%、222%、98%、18%。

受此影响,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毛利率降至14.48%,与去年的26.28%相比大跌了11.8个百分点,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新低。

现金流方面,其同样受上游材料的供应紧张及价格的快速上涨影响,宁德时代用于增强供应链保障的资金相应增加。

数据显示,宁德时代一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0.76亿元,同比减少35.48%。

原材料上涨带来的压力,影响的不只是宁德时代,还包括不少动力电池企业。

从大家披露的一季报数据来看,包括亿纬锂能、欣旺达在内的多家企业均出现与宁德时代类似的“营收上涨,净利润下滑”现象,其净利润下滑幅度也都超过了两位数。

而天齐锂业一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33.28亿元,同比上升1442.65%,已经超了2021年全年的水平。

宁德时代表示,原材料价格只是受短期波动因素影响,随着上游产能扩产,原材料价格将逐渐回归合理水平。

宁德时代还要撑多久,才能等到相关原材料价格回归理性?

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在近期指出,随着碳酸锂供应能力提升和电池回收产业逐渐壮大,预计两三年后锂资源将恢复供需平衡。

“宁王”也要涨价了

不仅原材料上涨给宁德时代造成困扰,同行的扩张也给宁德时代市场份额造成挤压。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车量装机量 25.5GWh,同比保持翻倍式增长,但市占率有所下滑,为49.75%,已经跌破50%。

而在2021年第一季度,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为52.6%。

在长桥海豚投研看来,其份额主要被位居国内二线的比亚迪占据,而比亚迪动力电池市占率的提升主要受自家车辆爆销带动。

宁德时代昔日不在乎的对手,正在逐渐成长,其与宁德时代的差距也在逐渐缩小。

数据显示,比亚迪一季度的装车量为10.41GWh,市场占比为20.31%。去年同期,其市场份额仅为12.9%。一年的时间,比亚的市场份额大涨了7个百分点。

目前,比亚迪仍在不断扩能,其在襄阳和长春两地的动力电池生产基地已陆续开工建设。而根据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比亚迪的在建工程高达279.6亿元,同比增长37.9%。

对手的强大,正是车企“去宁”运动所造成的。

在供应链短缺以及“宁王”一家独大的影响下,去年起,车企纷纷寻求新的电池供应商,弱化宁德时代在其电池供应上的地位。

例如中创新航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广汽新能源车的第一供应商;蔚来汽车也正在寻求除宁德时代之外的电池供应商;吉利汽车的电池供应商除了宁德时代,同时还与欣旺达、中创新航等电池企业达成了合作。

这也让比亚迪、中创新航、国轩高科等企业的产品装车量、市占比纷纷上涨。“宁王”在动力电池领域的优势也在逐渐削减。

当然,既然是“宁王”,宁德时代还是拥有国内其他对手所不具备的优势,例如巨额的资金支持。

4月29日晚,宁德时代披露450亿元再融资申请获证监会同意注册批复。这意味着,宁德时代的研发实力及产能布局也将随着定增事项的落地,得到足够的资本支持。

有分析指出,这一举动有利于提振市场信心,同时稳固宁德时代的头部地位。

不过,尽管有巨额融资的支持,宁德时代也承受不住暴涨的原材料价格了,其已经和客户做好产品价格上涨的准备。

在电话会议上,宁德时代表示“以碳酸锂为代表的原材料涨价实在太快太猛,已经远超了合理的价格水平,公司已经与主要的客户进行了友好的协商,大家共同面对供应链的压力。”

宁德时代已和大部分客户在很多方面达成共识,包括第二季度公司产品将涨价。宁德时代表示,随着第二季度产品执行新价格,其该季度的毛利率也会得到较大改善。

长桥海豚投研也指出,宁德时代的盈利性核心在于向下游的传导,一季度顺价不及时很明显,二季度成为下一个重要观察期。

不过,据《晚点财经》消息,有电池供应链人士表示,锂价暴涨叠加疫情停产的影响,动力电池产业链的产能在4月出现萎缩,二季度的数据不会比一季度好。

第二季度会向好发展吗?“宁王”很有信心,但在疫情、供应链以及同行壮大的三重考验下,一切都变得难以预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