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宁德:“中豪”耀豪售楼引发乌龙事件,并于今晚向28707名订户公开道歉
2022年3月26日
动力电池技术竞争:松下4680电池容量大,宁德时代将推出麒麟电池
2022年3月27日

碳达峰、碳中和等环保关键词近年来已经成为了被全球各界所关注的关键词。为达成这一目标,各国各地都在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技术。然而,除了消费层面之外,生产层面的环保问题却鲜少被人关注。

宁德时代作为全球新能源领域巨头,它在近十年在汽车领域的环保问题上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从2012年开始为新能源汽车配套动力电池开始到2021年,全球已经有近400万辆新能源汽车搭载了由宁德时代提供的动力电池,实现了年减碳超过1000万吨。

如今,它又将环保目光放到了电池的生产层面。2022年3月,全球知名认证机构SGS为宁德时代全资子公司四川时代旗下的宜宾工厂颁发了PAS2060碳中和认证证书。值得一提的是,宁德时代宜宾工厂是全球首家获得SGS认证的新能源产业零碳工厂。

四川时代,全球首家零碳锂电工厂

四川时代成立于2019年10月,总投资超过了500亿元,项目规划为10期,总占地面积超过了6000亩。项目全部建成达产之后,年产能将突破200GWh,是世界级锂电池制造基地。

200GWh年产能大概是什么规模呢?调研机构SNE Research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为296.8GWh。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动力电池总产量为219.7GWh。

这也就意味着,四川时代宜宾工厂项目全部投产运行之后,它的产能将达到2021年全球67.38%的装机量,达到同年中国动力电池产量的91%以上。

尽管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在飞速发展,未来汽车领域对动力电池的需求量只会越来越高,用以后的产能与如今的需求作对比并没有太多实际性的意义。但是,我们要知道,四川时代宜宾工厂的200GWh电池年产能是在零碳排放的基础上生产出来的。

未来宁德时代还将复制和推广灯塔工厂的相关经验,陆续实现宁德时代在全球十大生产基地的碳中和。由此可见,四川时代宜宾工厂能够成为被SGS认证的全球首家零碳锂电工厂,对宁德时代而言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要知道,SGS是一家具有140多年检验、测试和认证经验的权威机构,它在全球拥有超过2600个分支机构和实验室。而PAS2060碳中和认证则要求企业在量化温室气体排放的基础上努力节排,实现低碳生产模式或生活、消费方式。

宁德时代宜宾工厂成为全球首家电池零碳工厂,是宁德时代向碳中和目标迈进的重要里程碑。它为电池生产制造环节碳中和提供了可借鉴的样本,并且为市场带来了电动+零碳的全新解决方案。

由此可见,想要获得SGS的RAS2060碳中和认证着实不易。那么,四川时代又是如何将宜宾工厂零碳化的呢?

废物利用才是四川时代的王牌?

四川时代总经理朱云峰表示,四川时代从筹备就开始规划零碳工厂路径,通过在能源利用、交通和物流、生产制造等环节不断改造和创新,在减少碳排放的同时,用更少的原材料做出更多、更好的产品,零碳已经成为四川时代的核心竞争力之一。显然,为了全力减少碳排放,让工厂达到零碳排放的目标,四川时代可谓是多措并举。

事实上在“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指示下,制造业低碳化、零碳化已经是大势所趋。宁德时代作为新能源领域的领军企业,它旗下的锂电工厂零碳化可谓是在行业内作出了表率。然而,在优化产线、提倡物流新能源化方面,其它企业都可以进行优化。在小雷看来,四川时代宜宾工厂最大的亮点在于镍、钴、锰等贵金属的废料利用。

四川时代搭建了数字化生产中控管理系统,该管理系统的全局化目视管理可以大幅降低工序损失,并且通过AI视觉检测系统自动学习和提取缺陷特征,在模切分条、卷绕等多环节提升检出率。

在数字化生产中控管理系统的作用下,宜宾工厂在生产制造过程中产生的废料将全部都会被投入回收利用。其中,镍、钴、锰等贵金属的回收率能够达到99.3%。

要知道,镍、钴、锰是三元锂电池正极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钴是名副其实的稀有金属,它不但价格昂贵,而且行情波动较大。截止至2022年1月份,全球LME钴合计库存水平仅有250万吨。行情方面,截止到2022年3月25日,钴的含税价已经上涨到了57万元/吨。

除了钴这样的稀有金属之外,镍、锰这两种三元锂电池不可或缺的原材料行情也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迅猛发展而水涨船高。长江有色金属网数据显示,截止到3月25日,镍的含税价已经涨到了26万元/吨,即便是锰这种随处可见的金属元素,行情也上涨到了2.4万元/吨。

为了缓解动力电池原材料的成本压力,以宁德时代为首的动力电池厂商早在数年前就开始了它们低钴化动力电池研发,镍、钴、锰这三种三元锂电池正极材料比例从最初的1:1:1时代进入了8:1:1时代,部分动力电池厂商甚至已经开始着手研发起了无钴电池。

然而,随着镍的行情水涨船高,三元锂电池依旧彻底摆脱产能紧缺,价格暴涨的困境。为此,头部动力电池厂商为了进一步控制成本与产能,又开始在原材料领域展开了竞争。

为此,宁德时代旗下子公司加拿大时代早在2018年4月份就斥资1500万加元,收购了北美镍业25.38%的股权。9月份,宁德时代又通过与格林美、青山控股联手投资了18.5亿元人民币,用于建设印度尼西亚年产5万吨的高镍动力三元材料用前驱体原料,以及2万吨三元正极材料。

在小雷看来,宁德时代收购北美镍业25.38%的股份,直接涉足动力电池原材料开采领域,可以视作是开源,优化调整正极材料稀有贵金属使用比例,可以视作为节流,但是这样的“节流”进行得还不够彻底。

要知道,获取动力电池原材料不止是从矿产开采这么一条渠道可走。锂电池工厂当中剩余的“边角料”、报废的动力电池回收,都能够回收回来大量的动力电池原材料。

显然,在如今动力电池原材料紧缺,并且价格大幅上涨的背景下,每提升1%的电池原材料回收利用率,对于降低每一颗动力电池的生产成本、提升每一座电池工厂的产能都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在小雷看来这大概也是宁德时代针对动力电池原材料产能紧缺,价格暴涨的应对之策。

注: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