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北美工厂曝光:价值超过50亿美元,用于供应特斯拉和其他汽车企业
2022年3月20日
外国媒体:宁德时报正在考虑花费50亿美元在北美建厂
2022年3月21日

3月9日,宁德时代以473元/股的价格收盘,对比宁德时代2021年12月3日692元/股的股价高点,其3个多月的时间里股价回撤幅度接近35%。

来源 | 经理人网

来源/官网

其反应在资本市场上,开始出现一批有节奏、有层次的谣言:宁德时代被美国制裁、被剔除创业板权重指数、与特斯拉谈崩……对此,宁德时代回应称,谣言无事生非,毫无根据,性质恶劣,宁德时代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将对造谣者追究法律责任。

然对于资本而言,不确定就意味着风险。3日,多家海外巨头机构,公布了旗下A股基金最新持仓,数据显示,海外最大中国股票基金安联神州A股基金于2022年1月减持宁德时代,减持幅度为10.56%。

股价持续下跌,巨头纷纷减持。这一次,宁德时代站在了悬崖边上。

电池之战,抢滩4680

众所周知,对于新能源汽车来说,电池意味着生命。

2020年9月,马斯克首次公布特斯拉自产新型4680电池,其直径达46毫米、长度80毫米,是特斯拉目前正在使用的2170圆柱电池直径的两倍。据官方数据,4680电池的能量密度将提升5倍、输出功率提升6倍,每千瓦时的成本会降低14%,搭载该电池的车型续航里程可提高16%。

短短不到2年的时间,新型4680电池就从PPT走到了生产线里。2月19日,特斯拉发布推文称,今年1月在加州工厂生产了第100万块4680电池,4680电池正式进入了量产阶段。且公司在近期电话会议上透露,得克萨斯州超级工厂产出的Model Y将搭载4680电池,本季度末将开启交付。

从电池公司角度说,借由4680电池进入特斯拉产业链,是改写市场格局的大好机会,谁都想分这一杯羹。

早前,据日经新闻报道,松下计划2023年初开始为特斯拉量产4680大容量电池,“目前,松下正在扩建其位于和歌山县的工厂,并引进新设备以量产该电池,新投资将高达800亿日元(合约7 亿美元)。”

而在国内产业链方面,据BusinessKorea报道,宁德时代、亿纬锂能、比克电池今年将投入量产特斯拉4680电池。其中,亿纬锂能与比克电池正积极建造厂房以备生产。

此前,东吴证券报告预计,2022年4068电池便有望迈入产业化阶段,而电池厂商对于4680电池的抢滩之战,也才刚刚开始,谁能在这一轮中抢占先机,谁就能在中高档乘用车动力电池上站稳脚跟。

碳酸锂往上飙 宁德时代布局上游

从去年开始,以电池级碳酸锂为首的锂盐价格迅速攀升让不少动力电池企业苦不堪言。上海有色网数据显示,3月10日,国产电池级碳酸锂均价为50.1万元/吨,较此前一日上涨2000元/吨,最低价49.7万元/吨,最高价50.5万元/吨。再追溯到2021年初,碳酸锂价格尚不足6万元/吨,至今涨幅早已超过700%。

原材料成本价格居高不下,对企业利润造成一定影响。财报显示,2021年的前三个季度,宁德时代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7.28%、27.24%、27.9%。而2015年-2018年这个数字超过30%,2019年也有29.06%。

事实上,对上下游供应链的掌控以及上游原材料的稳定供应,已经成为制约动力电池厂商生存和发展的关键。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提案中指出,当前锂资源供需形势严峻,行业发展面临挑战。应加快国内锂资源勘探开发,加强自主创新和科技攻关,提升资源循环高效利用水平。

其实早在去年八月,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不超过582亿元,用于5个锂电池项目,以及宁德时代新能源先进技术研发与应用项目,剩余将作为补充流动资金之用。

其中,福鼎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项目的投资总额超过183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152亿元;广东瑞庆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项目一期的投资总额也高达120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117亿元。

积极产能扩张的同时,在上游原料市场,宁德时代加速跑马圈地。据不完全统计,宁德时代直接或间接参股的上游材料企业超过20家,通过控股、兼并购、深度绑定以加深对锂电池上游原材料的掌控。

去年9月,宁德时代同意以3.77亿加元(约合人民币19.2亿元)的价格收购加拿大锂业公司Millennial Lithium Corp,其表示,此次收购,是公司供应链布局的重要举措,将进一步保障宁德时代长期稳定的锂原材料供应。

然不管是在上游的圈地运动,还是产能的激进扩张,宁德时代能否稳坐“龙头椅”,恐怕还是要靠市场说话。值得注意的是,新能源市场火热的竞争,正在一点点蚕食宁德时代。

“宁王”被围攻 车企纷纷选择“去宁”

面对新能源巨大蓝海市场,对于车企来说,宁德时代一家独大并不见得是好事。数据显示,2021年1-11 月宁德时代的国内客户装机集中度进一步下降,前十大客户装机占比合计为 43.2%,相较于2020年的 51.1%,下降约 7.9个百分点。

此前,小鹏汽车决定切换供应商,引入新的电池供应商中航锂电。对此,小鹏官方回应:“车辆生产的零部件供应链需要不断完善,才能更好地保供保产,更加准确地预测交付周期”。

而在小鹏之前,中航锂电已经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广汽集团新能源车的第一供应商,广汽自2020年5月开始就没有用过宁德时代的电池。

甚至部分车企亲自下场玩起了动力电池,2021年3月,吉利控股集团旗下吉利科技与赣州市签署动力电池投资合作协议,在赣州建设年产42Gwh动力电池项目,总投资达300亿元。随后3月15日,大众汽车集团也首次向外宣布了未来十年电池版图,根据规划,到2030年其将在欧洲建6家电池工厂,总产能达240GWh。

下游车企寻找替代者,海外电池厂则奋起直追。

1月27日,宁德时代最强劲对手韩国电池制造商LG新能源正式在韩交所上市,募集680亿人民币,缔造了韩国史上规模最大IPO。上市首日,LG新能源暴涨99%,市值一度达7500亿人民币,一举成为韩国第三大上市公司。根据招股书,LG新能源除了部分资金投入研发新品、建立智能工厂,其余将都将用于扩产,LG新能源宣布与将与通用合作,建立美国第三、第四工厂。按照产能规划来看,2025年LG能源的产能将提升至430GWh。

内忧外患,宁德时代龙椅摇摇欲坠。焦虑之下,宁德时代将目光放在了换电新赛道上。

1月18日,宁德时代官宣全新换电品牌“EVOGO”(乐行换电),正式进军“车电分离”的换电市场。其换电系统由换电块、APP以及快换站构成。

据主持人介绍,可换电池基于宁德时代CTP技术(电池包),重量能量密度超过160Wh/kg,体积能量密度超过325Wh/L,单块电池可支撑超过200公里左右的续航,适配大部分纯电平台车型。而遗憾的是,发布会上适配车型上仅仅发布了一款车型。

其实早在2007年,国家电网牵头展开“换电为主、插电为辅、集中充电、统一配送”的商业探索,对换电模式进行摸索。但仅仅数年过去,2012年6月国务院审议通过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上,换电模式就没有被提及,被业界解读为国网推行的“换电为主”模式不被认可。

客观来说,换电的优点十分明显,但缺点也同样致命:投入太大,商业模式不可持续。此前国家电投提出到2025年,计划新增总投资规模1150亿元,推广重卡20万辆,其他类型车辆37万辆,新增投资持有换电站4000座,新增投资持有电池22.8万套。

宁德时代此时入局换电赛道,或许是另一场巅峰,亦或是到了退位的时候。

如涉及版权请告知删除,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