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男神”是宁德时代闪现出来的
2022年2月25日
宁德时代加速电力交换业务
2022年2月25日

一则诉状,让宁德时代再次登上了热搜。

日前,“宁王”起诉蜂巢能源“不讲武德”,给出的原因是,其关联方挖了九位宁德时代前员工,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

对此,蜂巢能源也不怵宁德时代,回应称,公司正在积极准备应诉,相信宁德法院会有公正的判决。

一直以来,宁德时代对员工的竞业限制协议,在动力电池行业都是最严格的。竞业限制范围极大,往往覆盖行业所有动力电池企业及关联公司。赔偿款极高,本案中有员工月薪8k需要赔偿100万。

一般而言,宁德时代与员工的竞业限制纠纷,并不会引发太大关注。这次之所以引起行业广泛关注,主要是因为“被告”是蜂巢能源。

蜂巢能源是长城汽车孵化的动力电池项目,也是动力电池领域的“后起之秀”。数据显示,蜂巢能源动力电池装机量全球第10,国内第6。更重要的是,蜂巢能源成长速度十分惊人。2021年宁德时代、比亚迪、中创新航、国轩高科增速在130%~170%之间,而蜂巢能源同比增速高达416.7%。

事实上,近两年宁德时代“护食”的进攻动作很强。不仅与蜂巢能源杠上,过去宁德时代就专利问题,也先后起诉过塔菲尔能源和现在已更名为中创新航的中航锂电。

一个王者只有在地位遭受到威胁时,它才会亲自下场震慑挑衅者。宁王也是如此,在新能源车企自建动力电池工厂或采用多供应商策略大背景下,宁王电池霸主的地位正隐隐出现一丝裂缝。

这种裂缝放在高估值的宁德时代上,被迅速放大了。自去年12月起,宁王的股价开启下跌模式,跌幅超过26%。如日中天的宁德时代,也因此步入一场估值逻辑变化所带来的壮年危机。

只是,靠打官司,可解决不了宁王的壮年危机。

/ 01 /

莫须有的“宁王危机”

2018年6月12日,宁德时代在创业板上市,上市首日总市值达786.42亿元。这是宁德时代成立的第7个年头,此前的2017年,宁德时代首次成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商。

据GGII数据,在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销量为11.84GWh。亚军松下销量为10GWh,比亚迪、沃特玛、LG化学紧随其后,分别为7.2GWH、5.5GWH、4.5GWh。可以看到,比如松下、比亚迪等竞争对手们,宁德时代的优势并不明显。

如今四年过去,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宁德时代已经成为无可置疑的“宁王”。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安装量达96.7GWh,已经连续5年占据全球动力电池老大宝座,装机量比二三名LG和松下加起来都多。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市值从刚上市时不到800亿一路飙升,市值最高突破1.6万亿,市盈率一度高达180倍。在A股,你很难想象,180倍的市盈率估值竟然出现在了一家制造企业上。但时势造英雄,碳中和目标的制定,新能源汽车和储能市场的爆发,宁德时代一下子站上了风口。

有句话说得好,股价大涨的时候,投资者会忽视一些企业的小问题,给企业构建无数的支撑逻辑。比如,宁德时代从800亿到1.6万亿的时候,投资者为宁德时代构筑诸多支撑逻辑:专利壁垒、客户资源、产能规模、制造能力、新电池研发等等。

但随着估值达到离谱的时候,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这些逻辑重新遭到审视。之前市场上“小鹏换供应商事件”、“特斯拉谈崩事件”等或谣言或真实信息的大规模传播,就引发了投资人对宁德时代的质疑。

但不管消息是真是假,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宁德时代的客户们正逐渐开始采用多供应商策略,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竞争对手们正在崛起,甚至部分宁德时代的老客户们已经开始纷纷自建动力电池工厂,去供应商化的趋势开始展现。

在这种趋势下,动力电池巨头的价值开始重新受到资本市场评估。动力电池行业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之前给宁德时代构建的所有投资逻辑,都难以支撑180倍市盈率的估值了。

换句话说,不是宁王不好了,也不是行业高速增长不能持续,只是高价让人变得恐惧,投资者需要谨慎判断此价位买入宁德时代的合理性。

/ 02 /

宁王没有牢不可破的护城河

对于投资者来说,企业有没有牢不可破的护城河是重点考虑的因素之一。但从目前来看,宁德时代似乎并不具有牢不可破的护城河。

一家企业的护城河有四种:无形资产、转换成本、成本优势和网络效应。显然,在动力电池领域,并不存在用户越多、价值越大的网络效应。宁王的壁垒,需要在无形资产、转换成本和成本优势上探寻。

在转换成本和成本优势上,宁王的壁垒并不算高,因为不少车企已经开始大力发展“二供”和“自供”。目前,宁王表现出强势的,主要在无形资产,也即专利这个领域。

去年10月27日,宁德时代与韩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现代摩比斯签署技术许可与合作意向协议,宁德时代授权摩比斯使用CTP技术,并支持摩比斯在韩国乃至全球范围内的CTP相关电池产品供应。

这则合作,被视为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技术壁垒的典型展现。截至2021年6月30日,宁德时代及其子公司共拥有3357项境内专利及493项境外专利,正在申请的境内和境外专利合计3379项。

但是,宁王的技术专利,并没有形成足够森严的壁垒,其更大的作用在于限制侵权行为,以及打击竞争对手的发展势头。

2020年,宁德时代起诉塔菲尔能源的某款三元动力电池使用了宁德时代动力电池防爆阀的相关专利,要求塔菲尔能源赔偿经济损失1.2亿元。此案最终以宁德时代部分胜诉,塔菲尔能源被判赔偿超2300万元告终。

在这之后,宁德时代再次起诉国内动力电池“老三”中航锂电侵犯自身专利,涉案标的覆盖“全系产品”。这次中航锂电则强势回应,已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上述两件涉诉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中航锂电有大量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并进行了全方位的知识产权布局。

目前此项案件尚未公布最终结果,但从中航锂电回应来看,宁德时代的专利布局并不严密。事实上,动力电池完全自有知识产权十分常见,比亚迪、蜂巢能源等新老电池企业,并没有专利上的瑕疵。

说白了,宁德时代存在一定护城河,只是其护城河并算高。在宁王的“专利”围攻下,国内一众动力电池企业的依旧崛起,便是最好的佐证。

/ 03 /

车企不需要壁垒森严的宁德时代

目前来看,宁德时代面临的质疑,根本原因在于,所有车企都不想要一个壁垒森严,有足够议价能力的核心供应商。

在传统燃油车时代,发动机、变速箱、底盘为三大件。在变速箱领域,大量车企都经历过被日本爱信自动变速箱支配的恐惧。而到新能源汽车时代,国产车企才换道超车。有这种前车之鉴,车企根本不希望在动力电池这个核心部件领域,诞生下一个爱信。

更重要的是,随着动力电池二线企业的崛起,车企完全有动机采用多供应商甚至自建动力电池厂的策略,进行利益博弈,拉低动力电池价格。

数据来看,二线动力电池厂商已经成为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目前在汽车端头部厂商中,比亚迪自有电池,蔚来、哪吒、理想、上汽大众和一汽大众等目前绑定宁德,但广汽、五菱、小鹏、吉利、长城、长安、奇瑞等车企均采用的是多供应商策略,并引入了二线动力电池厂商。

更重要的是,车企已经开始直接介入动力电池领域。相对而言,动力电池有一定壁垒,但壁垒并不算高。如果参考电动汽车电动机行业的发展,头部车企有很大可能自建动力电池工厂。

目前来看,宁德时代第二大客户蔚来已经投资固态电池企业卫蓝新能源,国轩高科被大众控股,奔驰入股孚能科技,吉利发展多供应商同时正在自建动力电池工厂,大众、福特、通用、广汽集团、上汽集团都有着自己的电池研发以及投资计划。

当然,宁德时代的优势仍然不能忽视,那就是高良率的生产制造能力带来的大批量动力电池的稳定供应能力。这也使得宁德时代依然是头部车企们的第一供应商,但却很难成为唯一供应商。

从这个角度来看,宁德时代的发展逻辑已经变了。在二线动力电池竞争和头部厂商价格博弈下,宁德时代并没有牢不可破的壁垒,很难继续保持超然地位。

目前来看,动力电池行业的竞争远远没有结束,上游资源端企业已经进军三元材料,更进一步造动力电池也并非难事。以此研判动力电池行业的发展,大规模的产能扩张,最终可能归于价格战。

对于如今饱受质疑的宁德时代来说,花大功夫与谣言、与前员工、与竞争对手打官司,阻挡不了行业正在变得内卷。如何从制造企业升级成为科技企业,才是宁德时代突破发展困境的关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