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的激光子公司计划引入战争投资宁德时报,如高陵裕润,以持有后者21.3%的股权
2022年2月23日
中国第一条电动重型卡车干线已经投入运营!宁德时代与三一重工推动福建电力交流
2022年2月24日

一则新闻把宁德时代推到了风口浪尖。

事情要从一场官司说起。近期,宁德时代将蜂巢能源告上法庭,案由为不正当竞争。

透过这个官司,有媒体发现,一些宁德时代的前员工也被公司告上了法庭,他们面临的竞业赔偿金高达100万元。

但翻阅判决案例,这些员工里,有人月工资仅8000元、工作仅3个月。他们拿着最低每月只有两千多的补偿,却面临100万的赔偿。

从法律上来说,竞业协议的作用是保护企业的核心秘密。企业的核心员工离职后,会得到一笔补偿,代价是其在一定时间内不得加入竞争对手的企业。

但我们实在很难想象,月薪8000多、工作仅3个月的员工,能接触到多少核心技术?每月只领两千多的补偿,如何养家糊口?

被吐槽“吃相如此难看”的背后,宁德时代发生了什么?

1

开年蒸发2400亿,“宁王”不再淡定

近三年来,如果要在A股找出一支最亮眼的股票,那一定非宁德时代莫属。

新能源、高科技、绝对领先的行业地位……每一个标签,都是极具诱惑的吸金光环。

也正因此,自2018年上市以来,乘着各路东风,宁德时代一路狂飙。特别是2019年11月后,股价涨幅进入加速车道,市值翻了近十倍!

去年11月,宁德时代的市值更是一度逼近1.6万亿元,超过工商银行,在A股市值排名第二,仅次于贵州茅台。

上市仅三年,就几乎登上了A股的巅峰,这是99%的企业不敢奢望的成就,宁德时代也因此被称为“宁王”。

在过去,“酒王”贵州茅台长期站在A股之巅,但就在2021年三季度,宁德时代的重仓基金数量已经达到1225只,公募基金总持有市值高达1171亿元。这个数据,已经超越贵州茅台。也就是说,宁德时代成为了基金最看好的股票。

正当股民们高喊“宁王万岁”的时候,谁也没有料到,一场暴跌悄然而至。

虎年第一周,宁德时代连连下坠,累计下跌17.32%,单周市值合计蒸发2391亿元。时间拉长一点来看,自去年12月份的692元高点以来,宁德时代已跌去近30%,市值从最高的1.61万亿一度缩水至1.14万亿,4700亿灰飞烟灭。

短短三个月时间,2个万科跌没了。

“宁王”的大跌,让一众机构损失惨重。530余只把宁德时代作为第一大重仓股的基金里,有的产品年内最大回撤已接近20%。

散户的日子也不好过,以2021年三季报,该股股东13.42万户计算,宁德时代股东户均损失达到178.23万元!

与此同时,一连串的流言开始扩散,投资者们犹如惊弓之鸟。什么宁德时代被美国制裁、被剔除创业板权重指数、与特斯拉谈崩……这些当然是谣言,搞得宁德时代都报警了。

所有人都在好奇,万亿“宁王”何以至此?

从表面来看,这是一轮估值回落。三年十倍的疯涨早已令人胆战心惊,宁德时代市值超越中石油的时候,中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还没超过10%,2020年宁德时代的营收也仅为中石油的四十分之一。

从同行业来看,锂电池龙头在2019年大部分时候的市盈率在40倍以下,而如今普遍在135倍左右。

这个行业,已经透支了未来很长时间的利润预期。而宁德时代作为行业龙头,更成为众矢之的。

涨多了会下跌,这是资本市场一直以来的规律。

而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宁德时代本身。

2

车企“去宁化”

“宁王”股价的飞升之路,可以追溯到2019年。

那一年,新能源行业发生了一件大事,特斯拉上海工厂建成。

国产特斯拉,离不开零部件的国产化,而电池正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没错,宁德时代进入了特斯拉的供应链。2020年,国产Model 3卖了近14万台,成为当年中国市场的销冠。作为电池厂家的宁德时代,成为了特斯拉之外最大的赢家,股价随着销量一路飙高。

根据公众号“深途”的统计,2021年国产特斯拉装机量占宁德时代国内装机量的20%左右,“特斯拉必然是宁德时代第一大客户。”

但特斯拉的选择正在变得多样化。

早在2019年初,来自韩国的LG新能源就在南京扩建电池工厂,为特斯拉供货做准备。LG新能源给特斯拉提供的三元锂电池,对应特斯拉的高端系列。

除了LG新能源这个劲敌之外,比亚迪的刀片电池、特斯拉自研的4680电池,也都有可能对宁德时代的地位产生威胁。

不只是特斯拉,对所有新能源车企来说,让某家电池供应商独大都是一件危险的事。

再如宝马,宁德时代之外,其电池供应商名单里已经多了亿纬锂能、三星SDI和瑞典的Northvolt AB。

说起来,宁德时代的崛起,正是源自和宝马的合作。多年前,凭借着给宝马的顺畅交付,宁德时代一炮而红,逐渐在汽车电池领域站稳脚跟。

在国内,“蔚小理”等造车新势力也是宁德时代的主要客户。但在2020年,小鹏已经开始采购亿纬锂能的电池;2021年1月,蔚来推出容量150度电的半固态电池包,供应商则是卫蓝新能源。

其他中外车企如奔驰、吉利、大众、福特、长城等也都有自己的电池研发及投资计划。

一场“去宁化”运动,正在新能源汽车界悄然展开。车企为什么要“逃离”宁德时代,黑马公社曾总结过几个原因:

宁德时代的电池相较于友商更贵;宁德时代的电池技术迭代在车企眼中较慢;车辆发生自燃宁德时代拒绝承担责任。

谁都不愿意被供应商“卡脖子”,车企们的小心思可以理解。但对宁德时代来说,这种“去宁化”极有可能危及基本盘。

3

高处不胜寒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电池的地位有多重要?

行业内人士曾做过一个生动的比喻:

电池之于电动汽车就像“心脏”,成本占到一辆车近40%。

而到目前为止,宁德时代正是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心脏”。

根据创新联盟国内动力电池的数据,2022年1月,国内动力电池装车量共计16.2GWh,单宁德时代一家就占比50.24%,前十企业占比94.8%。这是一个高度集中的行业。

把视野放到全球,宁德时代也是第一。效果市调机构SNE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动力电池装车量为296.8GWh,宁德时代一家就达到了96.7GWh,市占率达32.6%。

但这种统治性的市场地位似乎正在被动摇。

尽管在国内,宁德时代依然是绝对的霸主,但在全球市场,LG新能源、松下等企业穷追不舍,距离也在不断缩小。

36氪对宁德时代的竞争力曾有过一个论断:

其大规模的生产能力取决于两个因素——生产制造know-how本身的积累和沉淀,以及对产业链的掌控。

举一个例子,电池生产出来后的静置去极化过程(用于检验电池自放电情况和识别缺陷电芯),宁德时代只要5天,而其他家要10天甚至更多。

而这种优势,是资本和上下游掌控力累计起来的结果。在过去数年,资本对宁德时代的作用,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大得多。

▲图源远川研究所

但在宁德时代股价狂飙猛进、加冕“宁王”的时候,资本也在涌向其他电池企业。

根据36氪的梳理,时至今日,中航锂电已完成120亿元股权融资,蜂巢能源也在接连完成了B轮和B+轮160亿人民币融资,两家公司都在攒着劲。实力本就在线的比亚迪更不用多说。

这个行业的竞争肉眼可见的激烈起来,剧变也许已经在路上了。

高处不胜寒——对于这句话,宁德时代应该越来越有感触了。

4

尾声

关于宁德时代,坊间有一个广为流传的小故事,来自美团创始人王兴——

回过头来看,“赌性坚强”贯穿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的前半生——

从国企“铁饭碗”辞职下海;

已经是新科磁电厂最年轻的工程总监,依然白手起家创立ATL;

在ATL已经是全球最大手机电池生产商的情况下,砸下身家,跑到老家福建四线城市宁德创办宁德时代;

在市场上绝大多数人都研发磷酸铁锂电池的时候,选择研发三元锂电池……

“赌性”十足,赌性坚强。

毋庸置疑的是,曾毓群带领下的宁德时代,依然是全球动力电池的绝对龙头。

但隐忧也确确实实存在,如何重振市场的信心,如何赢得车企的信任,如何应对“前狼后虎”的局面,都是宁德时代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有意思的是,据内部人士透露,曾毓群办公室内的“赌性坚强”已换下,取而代之的是“溥博渊泉”。这几个字,出自《中庸》。

不知道,放下“赌性”的曾毓群,还能否押中下一个时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