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将再次与朋友对簿公堂,“大树迎风”可能引发股价震荡
2022年2月20日
月薪8000,遣散费100万?深度启动宁德时代竞争协议
2022年2月20日

上周宁德时代股价经历了“连阴”,周五的一则传闻则让宁德时代选择了报警。

市值跌了近三成

2月14日,宁德时代在低开0.81%的情况下,迅速出现强势反弹,公司股价一度上涨近5%,报512.89元/股。截至收盘508元/股,重回500元大关。

之所以说“重回”,是因为宁德时代近期股价“遭劫”。自2022年2月7日以来的五个交易日中,宁德时代的股票有四个交易日下跌,截止上周五2月11日收盘,其股价仅为489.99元/股,累计下跌17.32%,市值蒸发超2400亿元。以牛年收盘价592.60元/股测算,虎年宁德时代市值已蒸发2391.84亿元。与去年12月历史最高价692元相比,宁德时代已跌超29%,总市值蒸发超4700亿元。

上周股价暴跌还叠加了一则传闻:2月11日,“宁德时代被美国制裁”、“宁德时代和特斯拉价格谈崩了”的信息及图片在各大微信群中广泛流传,随即持续在网络发酵,讨论声此起彼伏。消息一出,不少股民认为这就是宁德时代市值暴跌背后的真相,在谣言的煽动下,很多股民猜测2月14日开盘后宁德时代股价可能再创新低。

但2月13日,宁德时代在其官微发布一则严正声明。针对近期网络平台相继出现的关于该公司被美国制裁、被剔除创业板权重指数、与特斯拉谈崩等一系列传言进行辟谣。并声称已于2月12日报警。

与此同时,特斯拉有关负责人也于2月13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宁德时代和特斯拉谈崩,消息不属实。

事实上,就在今年1月27日,宁德时代发布《2021年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40亿元至165亿元。

对于业绩的变动,宁德时代表示,主因是2021年新能源汽车及储能市场渗透率提升,带动电池销售增长;公司市场开拓取得进展,新建产能释放,产销量相应提升;公司加强费用管控,费用占收入的比例降低。

也就是说,就宁德时代基本面来看,形势依旧向好。2月14日股价回调似乎给深套中的投资者打了一针镇定剂。

近期也有多家机构给予了宁德时代“买入”评级。瑞银在2月11日发布研究报告,称一系列的研究表明,宁德时代已经迎来买入机会,目标价格700元。中信证券在2月13日火速发布研报,称其表现弱于市场,股价调整幅度较大,但宁德时代基本面依旧强劲,维持其2023年目标市值17550亿元,目标价754元/股,维持“买入”评级。

分析师普遍认为,市场并非不看好宁德时代,而是对此前的过热进行“降温”。不过宁德时代对创业板的影响力太大,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上周跌跌不休的宁德时代凭一己之力,带动创业板指数周内累跌5.59%。2月14日,又带动相关板块集体反弹。“宁王”风采依旧所向披靡。

美国200亿布局电池产业担心什么?

虽然宁德时代已经辟谣,但是宁德时代对于世界电池产业的影响不可能被美国所忽视。

美国新能源车虽然有特斯拉、Raivin等先行一步,通用、福特等老牌汽油车厂商也在急追猛赶,但是电池行业一直疲软。当下大多数动力电池都在亚洲生产,中国占全球电池产能的70%以上,宁德时代更是个中翘楚。相比之下,美国的动力电池产业布局只能用“落后”来形容。美国汽车研究中心去年年底的数据显示,包括生产电芯和电池包的企业在内,美国已经宣布或正在运营的电池工厂共有27家,北美目前在建和规划中的电池产能达470 亿瓦时。这对拜登政府到2030年使电动车销量占美国汽车总销量50%的目标而言无疑是一个挑战。

除了中国电池市场的挤压,美国还面临着本土电池技术被日韩企业捆绑的压力。使得这些工厂多数是与日韩企业合作。特斯拉与松下的技术合作由来已久,其他美国车企则多数选择了与韩国电池企业合作。例如福特选择与SKI合作建厂,通用选择与LGES合作建设电池厂,Stellantis则分别与三星SDI和LGES达成合作在美国建厂。技术依赖也让美国政府意识到风险的存在。

美国政府近日公布了一个政府投资计划,解决美国电动汽车供应链的弱项。

美国能源部(DOE)发布的两份意向通知显示,将提供总额 29.1 亿美元(约185亿人民币)的资金,以促进先进电池的生产,这些电池对未来快速发展的清洁能源行业至关重要,包括电动汽车和储能。美国能源部打算为电池材料精炼和生产、电池和电池组制造设施以及回收设施提供资金支持。

第一个FOA 计划(DE-FOA-0002677)预计将提供约 28 亿美元,用于资助电动汽车电池加工领域的研发,并增强国内电池制造。总体范围包括电池级前驱体、电池模组以及电池制造和回收的示范性和商业化设施。

第一个FOA 计划将着重支持以下12个领域:

一、电池材料加工

1、拓宽生产正极用原材料的渠道。这个领域的目标是为从提取的原料中生产正极材料,创造一个商业上可持续的电池前驱体市场。供应链中的这一关键缺口为开采和回收的电池材料提供了一个切入点,使供应链更具弹性,并增加了电动汽车行业的整体价值链。这一领域的资源可以来自地质矿床以及非常规资源,包括但不限于煤矿尾矿和污水排放,并且应该以生产电池级前驱体作为最终输出产品。

2、规模生产人造和天然电池级石墨。该领域的目标是为天然和人造石墨的生产创造一个可持续的国内产业。由于从原材料到电池组件的加工过程最少,该领域主要集中在负极的石墨化和球形化,以及将高纯度石墨制造成可用于电池的负极石墨粉。

3、商业规模的电池材料提取加工。该领域的目标是支持领域 1 和 2 未涵盖的商业可持续电池原材料的国内生产。应确定其提议的规模、时间表和经济预测,并为电池原材料确定上游原料和下游供应市场。

4、采用非常规原材料生产电池级材料的示范工程。该领域的目标是以通过大型示范项目,利用国内非常规资源的潜力来加速分离和提取技术的商业化。这些非常规国内资源来自各种有害物质,例如尾矿、煤灰和排水池等。

5、建立国内电池材料分离加工示范工程。该领域的目标是支持具有先进工艺的大规模示范性项目,这些项目有助于提高产量,并降低与原材料生产相关的成本、能源、用水量和污染物的排放。这些项目的申请人应确定其提议的规模、时间表和经济预测,并确定其提议的电池原材料上游原料和下游供应市场。

二、电池组件的制造和回收

6、商业规模的电池制造商。该领域的目标是在美国建造新的制造工厂或改造、扩展现有的制造工厂,以生产能够集成到模块、电池组或系统中的锂离子电池,所制造的电池及模组能够应用到电动汽车和/或电网储能。

7、商业规模的电池正极制造商。该领域的目标是在美国建造新的制造工厂或改造、改造或扩建现有的制造工厂,以生产可用于先进锂离子电池的正极粉体,所制造的电池及模组能够应用到电动汽车和/或电网储能。

8、商业规模的电池隔膜制造商。该领域的目标在美国建造新的制造工厂或改造、改造或扩展现有的制造工厂,以生产可用于先进电池的锂离子电池隔膜材料,所制造的电池及模组能够应用到电动汽车和/或电网储能。

9、商业规模的下一代硅基负极材料制造商。该领域的目标是在美国建造新的制造工厂或改造、改造或扩大现有的制造工厂,以生产硅基负极活性材料,所制造的电池及模组能够应用到电动汽车和/或电网储能。

10、商业规模的国内电池模组制造。

11、商业规模的国内电池回收。该领域的目标是在美国建造新的制造工厂或改造、扩建现有的制造工厂,用于电池回收。并且将考虑所有回收过程,将回收的材料,再次加工、生产成电池级原料。

12、国产电芯及零部件制造示范。

预计第二个 FOA 项目计划(DOE-FOA-0002679)将提供约 6000 万美元,用于资助电动汽车电池回收和二次使用应用的研究、开发和试验。支持重复使用、二次使用和创新的回收处理工艺,以实现规模化和盈利。

第二个FOA项目可能集中在以下领域:

1.回收加工并重新整合到电池供应链中。目标是加速回收过程的发展以及将该材料重新认证到电池供应链中,使国内供应链更具弹性。创新的回收工艺应利用报废锂电池作为原料。回收过程输出应符合重新整合到电池供应链的要求。预计投入支持资金规模为4000万美元。

2.二次利用放大示范工程。目标是建立示范项目,以了解和验证废旧EV电池的实际性能和使用潜力,进行梯次利用。预计投入支持资金规模为 2000 万美元。

据称,美国能源部计划在 2022 年 4 月至 5 月前后发布这些具体的FOA计划。

目前世界电池市场依旧是中国、韩国、日本的天下,拜登显然不想放弃这块技术含量很高的产业了。此次新政未必是为了专门围堵宁德时代,但对于中国电池产业的警惕和追赶,美国人已经提上了日程。

来源:国际能源网/储能头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