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市场的战火再次升起!宁德时代进入电力交易市场,巧克力电池成为王牌
2022年1月26日
位于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的一栋315平房将以250万元起价出售
2022年1月26日

文/ 刘晓林 王帅国 1968年和1969年,在福建东北部的一座沿海小城宁德,两个在50年后搅动中国汽车界的人相继出生,一个叫曾毓群,一个叫陆正耀。

公开资料显示,曾毓群天资聪颖,17岁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陆正耀,学霸一枚,以高考状元的身份考进北京科技大学。这两位此后在中国商业史上的表现,为宁德贴上了“藏龙卧虎”的标签。

陆正耀行事高调,25岁开始创业,2007年组建中国规模最大的汽车租赁公司神州租车,之后又创立瑞幸咖啡、收购宝沃涉足造车,希望用新零售模式改写中国汽车营销传统。

相比之下,曾毓群更多以“埋头搞科研”的低调形象示人:一直读到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博士,师从电池领域泰斗陈立泉。31岁,曾毓群以合伙人身份创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011年二次创业成立宁德时代

命运的分歧在2020年出现。瑞幸咖啡涉嫌财务造假,引发陆正耀商业帝国崩塌。而这一年,宁德时代连续第四次排名全球动力电池年装机量冠军,手握全球1/4的市场份额。

2021年,陆正耀相继卸任旗下公司一把手职务,消失在公众视野;2021年5月,曾毓群身家超过李嘉诚和李兆基,登顶香港首富,当月,成立仅十年、上市刚三年的宁德时代总市值突破1万亿元,成为创业板首只万亿市值公司。

这看起来是两个性格不同的成功人物的故事。陆正耀能否迎来转折,下文还未展开;而曾毓群的故事则刚开始,最终会发展成何种版本,目前谁也无法预测。

无法预测的原因有二,第一,宁德时代已成长为链接中国所有主流汽车制造商的“中国版博世”,身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核心战略位置,它的命运已经不仅仅掌握在曾毓群手中。

其二,曾毓群是宁德时代发展模式的总设计师,但外界对其打法十分“不熟悉”。比如,宁德时代只发布产品技术规划,鲜少发布“五年计划”之类的企业发展战略规划。他本人也极少在公众场合露面。

不过,2021年底,宁德时代做了一个特殊的长远规划,让外界颇为意外。2021年12月15日,宁德时代以一段简单的视频庆祝公司成立十周年,同一时间,有人发现这个中国风头最盛的上市企业注册了一个特殊的商标——“曾毓群”。对此,宁德时代官方解释为“防御性注册”。

为什么要防御性注册?因为作为全球动力电池企业NO.1的掌门人,曾毓群已经具备成为“商标”的知名度和号召力。随着市值破万亿,人们开始称宁德时代为“宁王”,大部分中国股民也知道了“曾毓群”的名号。

而业界对于“宁王”的未来,既有更高的预期,又有高处不胜寒的规律性担忧。

低调宁王的“王”

“我不希望中国上市公司的排名,除了茅台,就是9家金融机构。”在经济观察报2021年举办的“中国汽车标杆企业发现之旅”座谈会上,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一级教授、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这段颇为无奈的话,获得很多共鸣。

根据最新的A股上市公司市值排名,宁德时代已经实现了这一突破,成为市值排名前十中唯一的一家制造业公司。2021年年末,宁德时代市值已突破1.3万亿,全年增长5526亿元,成为年度“最赚钱股票”。

对于这个十年做到全球第一的企业掌门人,外界充满兴趣,但知晓甚少。“董事长非常低调,不接受专访”,这是宁德时代公关部开始与媒体接触时就曾声明过的。在公开可查的网络资料中,没有一篇曾毓群的专访内容。在最“贴近”他的报道中,媒体探访了他出生的小山村、熟知他的乡亲,以及宁德当地政府,但唯独没有正面采访到他。

不过,在过去一年间,“曾毓群是个什么样的人”的答案,开始在几件事上露出些微端倪。首先是两会期间,曾毓群提交了两份提案,其中一份是建议在小学阶段开设逻辑思维课程。这被认为是曾毓群从事研发和创业十年的心得之一。而这让曾毓群的“技术派”形象进一步加深。

另一方面,在2020年和王传福在电池针刺实验上有过隔空技术探讨之后,曾毓群又被动的卷入和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的争吵八卦中,缘由是宁德时代电池供不应求,蹲守不得,小鹏要移情别的电池公司。对此,小鹏全盘否定为“谣言”,宁德时代一言未发。

外界可见的是,这一年曾毓群很忙。他忙着寻找合适建厂的地方扩充产能、忙着投资产业链企业打造生态圈。从宁德时代新合作达成的密集度来看,曾毓群不是在签约就是在去签约的路上。

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和车企的迫切转型,让电池成为芯片之外另一个被抢夺的核心资源。也因此,曾毓群及其执掌的宁德时代也在扩产、投资与被催促交货的忙碌中度过了2021年。

2022年初,宁德时代用一张关键词图谱给自己的2021年做了总结,在这张用几十个字眼组成的图谱中,万亿市值、扩产、450亿定增、钠离子电池等最为显眼。

扩张路上

曾毓群2020年作出的逆势扩张产能的决定,在2021年快速落地。据不完全统计,宁德时代2021年宣布的新建产能投入达到535亿元。近期宁德时代对外披露,2021年1-9月的锂离子电池产能为106.41GWh,较2020年产能增加了54%;已建成投产的锂离子电池产线,设计年产能规模合计将达到220GWh到240GWh。到2025年,宁德时代计划实现670GWh产能。

打造生态链方面,据记者梳理,截至2021年9月30日,宁德时代已投资电池产业链上下游企业74家,耗资金额达132.4亿元。2021年11月,宁德时代官方披露,已在锂电设备及材料、储能应用、车用半导体及相关领域做了大量投资。

虽然风头无二,但动力电池领域的风险也在持续增加,包括磷酸锂在内的原材料价格上涨,让急速扩张的宁德时代面临被“卡脖子”的风向。因此,宁德时代2021年加入了全球扫狂的热潮。在对加拿大千禧锂业的收购中,还上演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激烈戏码,而宁德时代最终与标的失之交臂。

扩张需要巨量投资,不过这对于受资本市场欢迎的曾毓群来说,并不算难题。据Wind数据统计,自2018年6月上市以来,宁德时代累计融资397亿元。2022年1月12日,宁德时代450亿元再融资申请获得审核通过。

不过,在最新的审核落实函中,深交所要求宁德时代进行两方面的重大风险提示,分别是产能消化能力和技术路径的发展前景。

大智若“赌”?

持续扩张中,宁德时代的霸主地位得到稳固。2021年前11月,宁德时代占据全球动力电池市场份额的31.8%。

不过,密集的合作,让宁德时代的节奏受到怀疑。关于车企因为供应问题弃用宁德时代,转向其他电池供应商的消息开始增多。外界开始将成立十周年和万亿市值设置成宁德时代的“中场”标志。

更多的人开始研究“宁王”的“赌”性,探讨曾毓群赌赢了新能源汽车这个风口赛道后,能否继续赌赢下半场。这缘于曾毓群在办公室里悬挂的四个字:“赌性坚强”,一个广泛流传的说法是,曾毓群认为光拼不够,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颇有点“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体悟。

不过也有消息说,这幅字已经取下,以出自《中庸》的“溥博渊泉”取代,寓意为智慧像不断涌动的泉水。

确实,过去十年,曾毓群赌对了新能源动力电池的方向,赌对了三元锂电池的技术路线。而且,“宁王”凝望的方向,也成为资本的方向。2021年7月,宁德时代发布钠离子电池,业界从一片茫然到找出这一技术路线的庞大前景支撑,只用了几小时。

但如今,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未来前景已经无需“押赌”,新能源盛世已朝着百家争鸣和各分一杯羹的方向发展。曾毓群的运营这家巨无霸企业的商业智慧面临考验。

公开报道称,曾毓群2021年4月出席了母校上海交通大学的建校125周年活动,并在席间回应红杉资本校友关于电池技术路线的问题时称,宁德时代不能偏科,全部产业链都要做。如何ALL IN?曾毓群清晰的提出过,未来公司业务聚焦于三大市场,将以可再生能源和储能、动力电池为核心,逐渐覆盖无人矿山、电动重卡、电动船舶等以电动化和智能化为核心的应用场景。

新的征兆是,宁德时代的角色在发生变化。2021年11月,宁德时代高调参与长安汽车控股子公司阿维塔科技的增资计划,以7.7亿元拿下23.99%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

2022年年初,曾毓群手持巧克力并发问“来一块”的图片刷屏汽车界,这是宁德时代进军换电领域的海报,换电品牌“时代电服”和“巧克力”换电概念同步发布。曾毓群罕见为宁德时代代言,而手握基本所有车企电池订单的宁德时代,也成了统一换电标准的最合适选择。

据媒体引用宁德时代内部人士的评价说,曾毓群爱看武侠小说,他不喜欢“太正派和霸气外露”的乔峰,也不喜欢张无忌和郭靖,他喜欢的是不走寻常路的令狐冲。

从钠电池到“巧克力”换电,曾毓群已让业界见识到宁德时代的“不寻常路径”。但在新能源江湖中,宁德时代将被塑造成一种怎样的存在?这个答案仍藏在曾毓群自己的心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