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宁德时代给宜宾带来了什么
2022年1月13日
宁德时代的“底”在哪里?
2022年1月13日

独立 稀缺 穿透

爱拼才会赢

作者:郝科科

编辑:方飞

风品:罗琪

来源:铑财-铑财研究院

一览众山小,高处不胜寒。

宁德时代,是否正处这样的冰火境地?

2021,碳达峰、碳中和风口正劲。新能源电池龙头,宁德时代更按下了腾飞健。

2021年5月31日,宁德时代首次突破万亿市值,刷新创业板市值新高。但这只是爆发前奏,12月3日股价达到692亿元,市值飚至1.6万亿,仅次于贵州茅台、工商银行,位列A股第三。

2021年1至11月,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机量增幅高达180%,稳居全球首位,份额达31.8%。

宁王之盛,夺人眼目。然也是12月,其股价开始高位震荡回落,截止2022年1月12日股价565.04元,一个多月市值缩水二千亿。

泡沫破碎了吗?

梳理舆论,较主流的共识有两方面:

一或与基金获利调仓有关,加上年底和双节来临,加速了板块热点轮动。二或与自身前期估值过高、涨幅过快有关。锂电池利空消息、2022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竞品压力等也是考量。

01

警惕车企退意联盟

LAOCAI

的确,走过繁华似锦的2021,万亿“宁王”的2022年或许依然高光行走,但大概率也要面对更多挑战、不确定性。

按照中汽协预测,2022年新能源汽车销量有望达到500万辆,增速超50%,渗透率有望超18%。

市场依然高歌,对龙头而言自然是巨大利好。问题在于,窥视者不止一家。

1月10日,据《韩国先驱报》报道,LG新能源(LG Energy Solution,LGES)称,在电动汽车电池市场的全球竞赛中,其将很快击败宁德时代。

首席执行官Kwon Young-soo表示,“我们收到了更多的订单,因此将超过竞争对手,而我们与宁德时代的市值差距也将缩小。我当然看到了机会。”

一石千层浪。野心有多大呢?2021年宁德时代市场份额达31.8%,稳居世界第一。LG新能源虽紧随其后排名第二,但市场份额仅20.5%。

抛开IPO期间LG期的资本噱头论,面对老二叫板,宁德时代如何应招呢?

居安思危、查漏补缺,总是没错。

虽是汽车业“乙方”,但由于强大实力和超高市占率,宁德时代较为强势,比如“有钱才发货”原则、保证金策略。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曾坦言,车企要从宁德时代买电池,必须先提前把产线买下来,要不然买电池就是一句空话。宁德时代只有在接到车企未来 5 年到10 年的电池需求预期之后,才会真正开始投入基建。

需要注意的是,保证金的性质类似押金,并非预付款,买电池的钱依然需另外支付。如此豪横,下游车企谈判空间自然不宽裕。

2021第三季,宁德时代营收292.87亿元,同比增长130.73%,归母净利32.67亿元,同比增长160.16%,综合毛利率27.9%。

作为上游企业,上述毛利率是相当可观的,相比同业其他电池企业15%左右的毛利率更有一览众山小之感。

但光鲜背后,一些车企开始心生退意。

2021年12月,小鹏汽车削减宁德时代的供货份额,引入中航锂电的传闻出现。

扑朔迷离之际,小鹏官方回应:“车辆生产的零部件供应链需要不断完善,才能更好地保供保产,更加准确地预测交付周期”。

是否间接承认了切换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小鹏之前,中航锂电已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广汽新能源车的第一供应商,广汽自2020年5月开始就没用过宁德时代电池。

据锌财经消息,广汽某位高层透露,在宁德时代合作的车企中,特斯拉和蔚来也在引入新主力电池供应商。前者跟比亚迪的合作即将落定,后者也在跟比亚迪深度接触,双方关于蔚来子品牌的合作探讨已进尾声,甚至大众汽车全球CEO也和比亚迪电池团队开过视频会议。

离开背后,看看宁德时代“布局”,似乎已不满足于只做电池供应商。

最近几年,其先后投资了设备制造企业先导智能、原材料企业NeoLithium以及储能企业永福科技,将上游产业链牢掌自己手里。

下游,领投了自动驾驶卡车创企嬴彻科技,且参与了上汽旗下的出行品牌享道出行。

进入2021年,市值大涨的宁德时代更是大手笔,先是投资了爱驰汽车,随后又与华为和长安汽车共同成立高端电动车品牌阿维塔。

供货商变成了竞品方,这自然让不少车企如鲠在喉。无论出于自身短期电池供应、还是长期战略考量,都要求企业做出一些背手。

从此看,快速扩容、生长的宁德时代,是否也有另面隐忧。

行业分析师郝瑞表示,不要忘了腾讯公司的教训,其曾一边让电商花钱买自己流量,一边自己在电商领域投资布局。最终受到不少互联网公司抱团“围剿”,几乎形成了一个“反腾讯联盟”。如果投资布局继续,是否也会形成一个“反宁德联盟”呢?

02

内外之压

LG新能源、比亚迪的追击

LAOCAI

不可不察。

全产业链布局,A面固然能增加价值想象力、拓展盈利空间、增强综合竞争力。

但B面也会加大竞争维度,相应投入周期、专业性要求、对主业的分流效应及综合协同能力都是考量。

说千道万,主业为王。尤其是身处新兴电池赛道,关键技术攻克、迭代、安全性等都要求企业更加专注专业。

众所周知,新能源汽车最核心的是三电,除了续航力、安全性是价值底线。

2020年夏天,广汽新能源的埃安车型发生多起自燃事故,搭载的正是宁德时代811三元锂电池。

2021年,威马汽车出现数起车辆自燃事件,而其供应商曾有两家,分别是宁德时代和浙江谷神能源。

2021年1月,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老厂车间发生爆炸起火,造成1人死亡,6人伤情较重,14人轻微伤。

2021 年4月曾毓群公开表示,宁德时代在未来 3~4 年间将逐渐增加磷酸铁锂电池的产能占比,三元锂电池的产能会逐渐减少。

的确,在成本、性能、安全以及车企等级体系逐渐确立的背景下,磷酸铁锂正逐渐成为时代新宠。

2020 年 3 月,比亚迪发布了磷酸铁锂电池的改良优化后的“刀片电池”,不仅安全性增强,能量密度也得到提升。

特斯拉,也采用了高镍(镍钴锰)极端方案。最新季报称,将在标准续航版本的电动车上,采用磷酸铁锂电极新电池。合作对象既包括宁德时代,也与比亚迪签署了供应计划。

此外,大众、比亚迪、小鹏、哪吒、长城等都宣布或已拥抱磷酸铁锂电池。

行业分析师李晨表示,或为避开比亚迪的优势领域,宁德时代除兼顾磷酸铁锂电池外,也重金研发钠电池,为低、中端车型的动力电池提供适配方案。钠电池售价更低、低温性能更好,不过短时内难超越磷酸铁锂电池,后者商业应用相对更成熟。

根据我国碳中和目标,2025年新能源汽车占总汽车保有量要达20%,而目前只完成12%左右。

这意味着四年内将涌现大量中低端车型。如果其他技术没有突破性进展,磷酸铁锂电池无疑迎来风口。这对比亚迪等是一个大利好。

从此看,宁德时代王位并非牢不可破。不可轻视众多二线企业挑战。内卷加剧之际,更要与下游车企共赢共生,消逝抵触情绪。与之争夺话语权,或非明智之举。

或已有警示信号:公开数据显示,宁德时代利润率已从2016年的44.84%,滑到去年上半年的26.56%。

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场,2021年1~5月宁德时代跌破50%的市占率大关,具体为49.1%。而比亚迪占比上升,具体依次为13.0%、13.3%、12.5%、14.6%、17.3%。

全球看,竞争更激烈。

据媒体报道,除上述超越“战书”,“全球老二”LG新能源新股已开始接受投资者认购,计划筹资92亿-108亿美元,有望打破三星人寿保险2010年IPO创下的41.2亿美元筹资纪录。

一旦上市成功,获得更多资本弹药的LG 新能源追击力将更加凶猛。

实际上,LG新能源已在全球范围内扩产。

2021年3月,LG新能源表示,正考虑在美国建设两家工厂,并在2025年前对美国的生产业务投资超45亿美元。

2021年6月,其和通用汽车的合资企业Ultium Cells表示,将投资超23亿美元在美建设第二座电池工厂。

2021年7月,LG新能源宣布,到2030年将投资12.4万亿韩元开发下一代电池技术,并扩大本地产能。

2021年10月,LG新能源与汽车制造商巨头Stellantis达成合作协议,双方希望建造一家新电池工厂为北美地区生产电池,计划2024年第一季度投产,实现40GWh年产能。

2021年12月,LG新能源计划在中、韩两国砸重金再扩产,投资额合计约99.8亿人民币。

按照规划,LG新能源到2023年,将实现260GWh的产能突破;2024年实现2700亿美元销售额,并成为电动汽车动力电池领域第一企业;2025年底前,实现锂硫电池商业化;在2025年-2027年间,实现全固态电池商业化。

一个个数据,尽透王者野心。

目前,宁德时代披露的在建产能累计77.5Gwh,未来产能最少为146.6 Gwh。

03

新势力汹涌 王位安稳不?

LAOCAI

另一厢,新势力也在崛起。

2021年12月,三峡能源、三峡资本宣布,将携手安徽省阜阳市、中科海钠打造全球首条钠离子电池规模化量产线,产能规模1GWh,2022年正式投产。

国资入局,对宁德时代乃至动力电池格局冲击几何?

2021年12月29日,证监会披露了中创新航提交的《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审批》材料。

中创新航曾用名中航锂电,被誉“锂电新贵”。根据起点锂电大数据统计,自2019年至当前,中创新航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成倍增长,排名自国内第6升至第3,全球第7,是国内和全球增速最快的锂电企业。

目前,其电池客户主要包括长安、广汽集团、吉利汽车等,且正与一汽、上汽、长城汽车、大众等进入技术开发阶段,为进一步合作铺路。

2021年9 月,中创新航完成新一轮120 亿元股权融资,投后估值或已超500 亿元。

11月,中创新航董事长刘静瑜称,到2025年公司的产能规划将超500GWh,预计2030年实现1000GWh产能。

内外竞品齐上阵,新势力汹涌,宁德时代将演绎怎样的功守道?能坐稳一哥吗?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全球产业链争夺越发激烈,竞争会更加白热。相比宁德时代一家独大,汽车厂商们也乐见势均力敌、彼此压制的电池竞争局面。

04

赌性是与非

什么是规模效应?

LAOCAI

当然,面对竞品咄咄刀锋,万亿“宁王”不会坐以待毙。

说千道万,行业下半场,还是规模化取胜,动力电池成本控制是关键。这也是其向动力电池产业链上游渗透的深意。

2021下半年,针对赣锋锂业的“截胡”、“反截胡”,让宁德时代站上风口。但无论320亿建立邦普循环产业园,还是在国内宜春等多地落子,都尽透其建立“完备”动力电池生态链的迫切之心,王者进击的坚定之心。

2021年8月,宁德时代发起高达582亿元人民币的天价募资。尽管最终规模削减,450亿仍彰显扩产决心。

只是,决心、信心背后,还是如上所问,急速扩张的宁王,衍生风险几何、能否驾驭上述扩容,赌性多大呢?

答案,或藏在宁德时代的基因里。

美团CEO王兴曾在饭否上回忆:一个有幸早年投资了宁德时代的朋友,第一次走进创始人曾毓群的办公室就被震惊到,只见墙上写着五个大字“赌性更坚强”。

看似夸张,不过曾毓群是福建人,此语类似“爱拼才会赢一样”。

回望宁德时代心路,可以说正是一路赌、一路拼成就了万亿王者。

1999年,曾毓群选择“赌”事业方向,决定入局手机锂电池行业;2011年再次“赌”风口,将已布局多年的动力电池事业部从ATL中独立出来,随即成立宁德时代。

从此看,2021年的产业链押赌也并不突兀。攻城容易守城难,有时也确实需要大力出奇迹。

只是,赌性坚强,就一定逢赌必赢吗?世间,没有永恒的赌神,尤其是驾驭万亿市值的产业巨头,牵一发动全身,如烹小鲜、如履薄冰。

2017年至2020年及2021前三季,研发费用分别为16.32亿元、19.91亿元、29.92亿元、35.69亿元和45.95亿元。

截至2021年6月30日,宁德时代及其子公司共拥有3357项境内专利及493项境外专利,正在申请的境内和境外专利合计3379项。

投入、增速及成果可圈可点,但相比自身的万亿市值、全球市占率王位、上下游买买买,行业间的里程焦虑、安全性痛点,是否仍有提升空间。

在铑财看来,规模效应真正要义,并非规模简单扩容、业务简单堆砌,而是规模之上的精细化运营、生态圈协同、核心技术突破,进而打造出强专业、强特色、低成本高质高效的竞争壁垒。

这或才是全球一哥、万亿荣耀的关键。

宁德时代,还差多少呢?

本文为铑财原创

如需转载请留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