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势停滞不前,宁德时代弥补了跌势。下一个方向在哪里?
2022年1月10日
签一张4年的账单!荣百科技已成为宁德时代第一家三元阴极粉供应商
2022年1月11日

新能源退潮正在加速,行业挤泡沫的阶段即将来临。

如同当年的共享经济一样,尽管这两年在资本的推动下新能源产业有了很大的进步,估值和逻辑也得以重构,但是相比于现在的股价,相当一部分企业已经透支了未来三五年的成长空间,其估值已经严重的高估。

由此判断,未来两年内新能源板块可能不会有大的行情,这个逻辑可以参考2021年的白马赛道以及2020年半导体赛道。因此,“回归”和“重构”将会成为新能源行业的新常态。

对于上述观点,市场也可能有不同的声音,因为在“碳中和”以及燃油车禁售的大背景下,有观点可能认为新能源依旧是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的黄金赛道,那么这个立场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短期内,过高的涨幅需要时间去消化,如同五年前的大出行行业,以及最近两年的共享空间。

众所周知,2017年孙正义入局WeWork,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孙正义就砸下了185亿美元,当时原以为在资本的推动下,WeWork能在2019年实现上市,但是资本催熟的行业,总会伴生着大量的泡沫。

直到今天,WeWork的市值仅有65亿美元,而孙正义本人也为了这几年的错误决定付出了沉痛的代价,包括出售持有的优质公司的股份以及巨额的借贷。

实际上,当下的新能源企业虽然赛道前景比较光明,但是其制约行业发展最基本的因素并没有完全解决,复杂路况的自动驾驶、电池续航以及低温下的储能问题都是最大的制约因素,除非短期内新能源车行业能在这些领域有现象级别的突破,否则想要改变未来两三年挤泡沫的处境则是非常困难的。

当然,新能源行业目前被高估也并非少数人的认知,早在去年特斯拉的市值还在七八千亿美元徘徊的时候,马斯克就曾表达了特斯拉估值太高的言论。进入2021年第四季度之后,马斯克更是套现了超过百亿美金。

目前,新能源行业已经开始趋于理性,如果从高位算起,“宁王”宁德时代跌幅已经超过了20%,市值蒸发超过了2500亿,且还没有止跌的趋势。实际上,为了匹配当下的估值,宁德时代也是“蛮拼”的。从2021年年初开始,宁德时代就开始了扩张之路,其中包括巨额的融资以及建厂。

据不完全统计,宁德时代2021年建厂不少于6个。2021年12月30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拟在四川宜宾投资建设新的动力电池生产基地,投资额不超过240亿元。实际上,自2019年起,宁德时代就开始在宜宾新建动力电池工厂,总投资约320亿元,项目分六期建设。此次追加240亿元投资后,投资规模达到660亿元。

而宁德时代之所以要疯狂地建厂,一方面是因为当下的风口原因,产能方面必须提升,另外一方面则就是为了匹配目前的市值。

根据宁德时代2021年三季报显示,公司2021前三季度营收733.62亿元,同比增长132.73%;实现净利润为77.51亿元,同比增长130.9% 。其动态市盈率为121倍。从业绩水平来看,很明显宁德时代被高估了。

至于未来该估值会不会高估,那么就要在宁德时代继续保持一个高增长的态势两年时间,其盈利水平才能匹配现在的估值(动态市盈率约为50倍左右)。

综合而言,未来两年以宁德时代为主的新能源产业链企业,将会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其估值将会被重构。且随着苹果、特斯拉等企业在电池领域布局的加速,未来宁德时代的压力也会增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