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上海交通大学合作,宁德时代未来能源研究院正式成立
2022年1月9日
荣百科技(688005)在宁德时代的大订单中获得了高镍的领先地位
2022年1月10日

去年底,自媒体“360氪Pro”发表了《宁德时代:万亿电池帝国的裂缝》一文,文中提到宁德时代在与车企合作时使用了一种“保证金模式”,即“车企向宁德时代提前支付保证金,只有按照预期完成每年的采购量纲(额度),宁德时代才会逐年、分批返还这笔保证金。保证金的性质类似押金,并非预付款,买电池的钱依然需要另外支付”。

文章隐晦的表示,由于“保证金模式”占用了车企紧张的现金流,导致了车企的毛利率降低,是凭借产能优势强加给车企的“霸王条款”。

关于这点,我想谈谈自己的看法。

宁德时代的“保证金策略”我没有查到详细的资料,但有两条公开资料与其有关:

1、在宁德时代2020年的网上业绩说明会上,曾经有投资者问及“年报中的保证金是什么性质的资金”,宁德时代财务总监郑舒的答复为“主要系公司基于完善产业链布局等原因,新增对意向投资企业的交易保证金”。

2、据媒体报道,2020年的9月9日,宁德时代与重庆金康新能源汽车签订《五年供需联动和产能保证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宁德时代将在2022年至2026年期间向重庆金康供应动力电池产品,但重庆金康须基于自身决策,至少提前6个月向宁德时代提出要求,双方共同确认下一年度采购总量,并通过附属协议进行约定。为保障重庆金康2022至2026年的采购需求,其需按照协议约定向宁德时代支付一定金额的产能保证金,以支持双方提前布局产能、保障双方共同利益。

依据这两条公开资料,尤其是第1条,我们基本可以确认“保证金模式”是存在的,那么问题来了,这种“保证金模式”真像360氪Pro说的那样是“霸王条款”,还是宁德时代与车企通过协商、在当下确有存在意义的合作条款呢?

我个人认为是后者。

宁德时代为什么会主导实施这样的“保证金模式”呢?我们可以从董事长曾毓群的一番谈话中找到端倪。今年4月初,曾毓群在母校被沈南鹏问及“如何才能买到宁德时代的电池”时,曾经说过一段很重要的话(以下简称谈话),摘录如下:

“其实我的考虑很简单,我也不去猜(车企)这个能力,这个车厂能做的多,我觉得他们都很厉害,都比我们聪明。所以我们不敢猜他们,我们就希望他们对他们自己有什么信心。所以通常我们采用的办法,好,你就包生产线,那不是包一年,你今年要你明年后年大后年5年10年,你到底要多少?他说我要很多,100个GWh,那你是不是能够付钱就把生产线买下来,我就给你盖房子给你做了。你的规划当然现金为王。

我看到的很多车厂对自己是有信心的,有信心的话,它说明规划好了,然后他会下决心说好,这三条生产线我包了。前面去买生产线,买完以后这三条生产线来出货,这个就是一个大的信心。然后有的这个形式不一样的,有人说,我也没那么多钱,我就跟你谈一个长期的合作,怎么合作法?比如说你每一年如果你的产量波动在正负15%之内,大家就没事,如果低了,我给你补多少钱给你等等各种各样的形式了。其实没有钱的承诺,是不认真的。”

此番谈话表明了曾毓群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宁德时代只愿意与现金流充裕、有长期规划的车企合作。口头的产能需求是不作数的,需要真金白银来让你(车企)的承诺更可信一点儿。

而这样的观点产生,某种意义上是由当下的大环境来决定的。

去年11月发布的《新能源汽车发展产业规划(2021-2035年)》定下2025年新能源汽车渗透率(新能源车新车销量占汽车新车销量比例)目标仅为20%左右,而今年三季度整体渗透率已经达到17.1%,远超出市场预期,机构乐观估计2025年的渗透率甚至能达到30-40%。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稍微有点抱负的车企都知道,只有在新能源车爆发期快速抢占并保持住部分市场份额,才能在之后的庞大市场中分到一杯羹。市场份额是第一位的,而利润是其次的。而这一切,都建立在能拿到电池的基础上。

宁德时代于2018年登陆A股创业板,上市三年来,宁德时代通过股票增发和债权融资等渠道,募集资金超过1100亿元,几乎都砸向了产能扩建与供应链管理。也就是说,宁德时代的电池产能也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即使这样,在新能源车的爆发初期,电池产能也还是跟不上。

宁德时代当然想满足所有的车企需求,让所有的客户都满意,赚所有客户的钱。但是在目前电池产能紧缺的情况下,这个愿望肯定是不现实的。如果想更大程度的满足客户需求,那么就必须要继续扩产。而具体的扩产规模必须建立在市场真实需求的基础上,盲目的扩产如果遇到市场或政策的极端变化,很可能对企业的经营造成巨大的不确定性。

而“保证金模式”可以最大限度的了解车企的真实需求与规划,并最大程度减小自身的扩产风险。

而对于车企而言,保证金自然是额外的一笔支出,如果可能,没有一家车企原因缴纳这笔资金。但是为什么目前的主流车企几乎都选择了与宁德时代合作而不是集体抵制呢?我想,除了宁德时代目前的产能优势可以最大限度的满足其需求外,大部分车企也明白,在行业发展的不同时期,强势的环节往往会占据更强的主动性,只要是互相协商都接受的条款,不应当认为是谁压榨谁,而应当带着平常心去看待。

比如,宁德时代于今年10月与恩捷股份约定共同投资80亿元设立一家平台公司来保障自己的隔膜供应,并于近日与上海恩捷签订了《预付款协议》,约定其向上海恩捷支付8.5亿元的预付款。

预付款与保证金虽然在形式上有一定的区别,但其本质是类似的:一、资金层面为卖方提供周转资金;二、合作层面表达买方履行合同的诚意。

对于宁德时代来说,为了合作长远与供应链稳定,提前支付预付款自然是更理性、令对方满意度更高的行为。那么,对于车企则亦然。

而且,对于真正想造车的车企,保证金模式是否真的有百害而无一利呢? 我个人觉得不然。如果没有保证金模式,部分蹭热点、追概念的行业新进入者(这种企业最终大概率会被出清)可能也会向电池厂商提出需求,分流掉一部分珍贵的电池产能。而这种保证金模式其实最大限度的保证了现金流良好、真正想造车的车企能够拿到电池,对整个产业链都是有利的。

360氪Pro在原文中也提到,蔚来的李斌告诫团队把保证电池供应放在第一位,而淡化价格的微小波动,这其实也反映了真心想造车的车企掌舵人的关注点。

电池是一个既涉及物理又涉及化学的产品,除了质量和可靠性,还有安全的需求,需要长期的制造经验和规模化生产。只有足够的经验和规模才能带来产品品质,成本优势的快速提升。所以,我们理性的读者应该清楚,在新能源车爆发初期,能够发挥自己的优势、最大限度的为行业来提供标品电池产能就是宁德时代存在的最重要意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