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报信息董事长批评新能源汽车行业混乱:一些企业只关注眼前利益
2021年12月24日
宁德时报投资144亿美元在波兰建立工厂,向德国供应电池
2021年12月24日

本周,4家A股上市公司环旭电子、卓胜微、圣邦股份、众合科技先后发布公告称,分别出资3000万元、5000万元、3000万元和4000万元,认购耀途资本发起设立的15亿元新一期人民币基金的有限合伙份额。就在12月初,金地集团也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同意公司作为有限合伙人以自有资金出资3000万元认购杭州启明融晶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份额,标的基金目前已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完成备案,并取得《私募投资基金备案证明》。

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参与私募股权基金的认购积极性大增,通过上市公司主体或旗下公司,在一级市场集中“扫货”,引起了市场的高度关注,包括IDG资本、启明创投、嘉御基金、千乘资本、耀途资本、建银国际等GP(普通合伙人)均获得了来自上市公司注入的资金。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也亲自下场通过CVC(企业风险投资基金)基金做起了投资,意图寻求新的产业投资和转型的突破。

上市公司扎堆涌入私募股权市场

根据证券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12月至今,就有超过30家公司公告参与认购不同类别的股权类私募基金,保守估计全年有至少100家公司加入“扫货”私募股权基金的大军。从已经公告的类别可以发现,大部分上市公司参与认购的出资金额在5000万元以下,且投资方向多围绕公司主业上下游;从设立基金的投资方向来看,新技术、新能源、医疗产业、消费升级等类别均是比较热门的领域;从A股上市公司选择GP的类型来看,有人民币基金也有美元基金,出资方式以人民币为主,但是也有部分通过控股海外公司进行认购。

比如,在今日发布的公告中指出,境外全资子公司China Youran Dairy Holding Limited于2021年12月22日签署了两份投资协议,China Youran作为有限合伙人以自有资金认购Community Fund LP基金份额,认缴出资额为4200万美元。

而证券时报记者通过查阅公告发现,Community Fund LP以开曼豁免有限合伙企业形式组建,成立于2021年8月17日,Community GP Limited为Community Fund LP 的普通合伙人,其实控人为IDG资本高级管理人员戴强,主要投资新技术及消费升级等相关领域的优秀子基金。早在今年月10份,比亚迪就已经公告通过控股子公司Golden Link Worldwide Limited(简称“Golden Link”)作为有限合伙人,拟对Community Fund LP认缴出资3亿美元。

这意味着伊利股份和比亚迪联合大手笔投资了IDG的美元基金,成为了IDG资本的美元LP(有限合伙人),投资目标直指科技及医学创新等领域。

而同一家上市公司相中的可能不仅仅是一种类型的股权基金,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诸如很多当下热门的产业龙头如宁德时代等公司,撒的面都很广,绑定多家GP也是常见的选择。参与了深圳多家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出资的苏州中新集团,也是一个典型。证券时报记者查阅公告发现,中新集团今年以来投资了包括同创伟业、千乘资本、湖杉资本、源码资本、远毅资本、架桥资本、元禾璞华等在内的多家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其中大部分注册基金在苏州。

此外,也有公司通过联合成立的新基金专项投资产业链上下游的项目,完成定向股权收购。

盈科资本合伙人、战略运营中心总裁张庆春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专项收购基金相对而言投资标的更清晰,通常已锁定投资目标,标的公司和上市公司有业务协同且有后续深度合作的意向,因而上市公司在专项收购基金中的出资比例通常较高,对参与标的企业投后管理的深度、资源协同方面会更加关注;未来投资退出方面,上市公司收购专项基金所持有的标的企业股权是专项基金退出的重要路径。”

“上市公司出资股权基金除了自有资金资产增值外,也是基于自身转型需求、产品外延需求为主,还有稳定供应链、增加客户来源等因素。”华大共赢产业基金管理合伙人王磊说,“越来越多的产业资本进入到股权投资基金行业是好的苗头,有利于中国产业升级、转型的明确趋势。”

千乘资本董事长熊伟也持有同样的观点,根据他的观察,上市公司投资基金的现象背后,主要是有业务合作的诉求,希望获得财务+业务的协同,就他所关注的工业科技领域,投供应链的比较多,不仅希望通过投基金获得有价值的供应商,也能借助供应商的上市来获得收益。

他还强调,上市公司做私募股权投资,有两个方向他比较认可,第一,为了加强自己的主营业务和拓展新的业务方向;第二,作为纯投资人获取投资收益。但如果跨界和过分依赖股权投资,单纯获取财务收益为目的则和财务投资者差别不大,长期来看可能会影响主业。

CVC成上市公司第二增长曲线

随着注册制的实施,中国上市公司主体快速增加,截至12月23日,A股上市公司数量已经达到4672家,中概股和港股的互联网公司也不少,而且产业资本力量也在逐渐加强,从而CVC快速发展。诸如温氏投资、海尔资本、杉杉创投、碧桂园创投等,都是在市场比较活跃的机构。

IT桔子和融中研究发布的最新CVC报告显示,在中国,主要的CVC投资机构的主体公司行业以互联网公司为主,在2021年,有159家是互联网企业,占比21%,位列榜首;非互联网机构涵盖了制造业、传媒、生物医疗、游戏、汽车、房地产、文娱等各行各业,其中,最主要的是生产制造、传媒、生物制药、游戏、软件,分别各自占据15%、9%、6%、6%、6%。

实体企业的从业者是否应当涉足VC(风险投资)?业内对此讨论比较多,持有反对意见的人认为这是一种“脱实入虚”,因而并不看好实体企业在VC方面的尝试。而有上市公司高管则认为,因为所处行业的不同,不少产业都面临着转型升级的挑战。而对升级浪潮中的企业家来说,其所拥有的存量市场正在萎缩,企业自身转型升级压力非常大。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妨利用投资的方式建立CVC让自己与新兴的发展力量相连接,期待寻求公司转型的第二增长曲线。

张庆春的观点是,上市公司直接开展创投,一方面增加了私募股权市场的活力,另一方面对所在领域的创新型企业、小微企业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整体上有利于推动行业发展,反哺国民经济。

而王磊认为,上市公司做选择做LP或是直投,在不同的阶段适合不同的投资方式。他指出,上市公司主要专注于产品,研发、生产及销售为主的产业公司,模式相对确定。初期自有资金投资更多的是关注产业链,比如从供应链、客户的稳定角度看待投资;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有产品外延甚至是跨界投资产品的需求;第三个阶段,如果投资相对成功,在满足主业稳定发展的需求后,自己掌控投资管理公司,逐步进入到产业加投资的混合发展模式。股权投资管理公司股权投资募投管退有固定的判断逻辑,不同于产业视角的基于投资角度看待项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