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新材料获得宁德时报的大订单,将向宁德时报供应不少于51.2万吨的动力电池铝箔
2021年12月20日
宁德时代紧跟时代步伐
2021年12月20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国内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供应商湖南裕能新能源电池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湖南裕能)正在冲刺A股市场,试图借此募资大举扩产。

去年以来,随着新能源汽车的蓬勃兴起,锂电池的市场需求旺盛带火了锂电池材料。行业企业纷纷扩产,2020年出货量排名行业第一的湖南裕能也急需扩产。

湖南裕能本次IPO能否顺利,是个未知数,公司的不少动作受到市场质疑。

近一年来,湖南裕能新增15名股东,其中,全球知名企业宁德时代、比亚迪突击入股,成为其重要股东。而去年以来,这两家公司是湖南裕能的主要客户,二者合计贡献了公司超过90%的营业收入。

资金不足是湖南裕能的短板。近年来,公司与关联方频频开展关联交易,其中,资金拆借、通过关联方转贷等较为密集,涉及资金约为6亿元。

湖南裕能还存在上市对赌。尽管在IPO之前,为了IPO而暂时解除了对赌协议,但一旦IPO失败,对赌协议又将恢复。

大客户突击入股或失话语权

依赖大客户、大客户成为重要股东,湖南裕能的话语权或将丧失。

湖南裕能存在较为明显的大客户依赖。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今年一季度(以下简称报告期),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一直是湖南裕能前五大客户,且稳居前两大客户。2018年,公司分别向比亚迪、宁德时代销售8208.22万元、6578.74万元,分别占公司当年销售收入的50.65%、40.59%。2019年开始,宁德时代及其关联方跃居第一大客户,比亚迪退居第二大客户,并延续至今年一季度。2019年至今年一季度,公司向宁德时代销售金额分别为3.42亿元、5.73亿元、2.97亿元,占比58.79%、59.98%、58.07%,同期,向比亚迪销售的占比为34.77%、31.12%、38.92%。

综上,报告期,湖南裕能向前两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合计分别为91.24%、93.56%、91.10%、96.99%,均超过90%。由此可见,湖南裕能存在对宁德时代与比亚迪的明显依赖。

对此,湖南裕能解释称,公司产品下游行业锂离子电池产业的市场集中度较高。根据高工锂电统计,2019年、2020年,国内前五大动力锂电池厂商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 80.3%、83.5%,其中,排名前两位的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的市占率合计达69.1%、61.9%。受市场竞争格局影响,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

不仅仅是客户集中度高,更为重要的是,湖南裕能的第一二大客户均成了其重要股东。

这一现状始于去年底,也就是湖南裕能IPO前夕。

招股书显示,2020年12月9日,湖南裕能增资扩股,14名投资者参与认购,其中就有宁德时代及比亚迪。宁德时代认缴5984.6140万股、比亚迪认缴2992.3070万股。增资完成后,宁德时代以10.54%的持股比例成为湖南裕能的第三大股东。比亚迪的持股比例5.27%(不含关联方),位列第七大股东。

持股比均超过5%,毫无疑问,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在湖南裕能均拥有话语权。再加上主要客户身份,以及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在动力电池领域全球地位,二者在产业链中拥有极强话语权,那么,湖南裕能或将失去话语权。

长江商报记者接触到的两家锂电池材料企业负责人曾表示,要想担任宁德时代的供应商,就要承担基本上没有话语权的尴尬。

湖南裕能并不这么看。公司称,引入宁德时代、比亚迪作为战略投资者,有利于进一步巩固与重要客户的合作关系、学习和借鉴先进管理经验以及更好地把握行业发展趋势。因此,宁德时代和比亚迪战略投资入股并成为公司关联方具有合理的商业背景,有利于多方合作共赢,公司对宁德时代、比亚迪的产品销售价格参考市场价格并经协商确定,价格公允。

密集关联交易频繁筹钱

关联交易是IPO企业难以回避的话题。在这方面,湖南裕能较为“突出”。

湖南裕能成立于2016年6月,至今不到五年半时间。伴随着全球新能源产业的兴起,公司得以迅猛发展。基于成立时间短,自身的积累不多,筹钱成为公司经营管理工作的一部分。

湖南裕能筹钱,主要通过两种途径实施,一种是密集增资扩股,另一种是向关联方拆借资金,形成密集的关联交易。

报告期,湖南裕能先后向电化集团、津晟新材料、南宁楚达等拆入资金约0.87亿元。与此同时,公司也向靖西新能源、湖南白石建设有限公司、湘潭电化新能源等拆出资金约0.70亿元。拆入与拆出合计约为1.58亿元。

除了资金拆借,湖南裕能还存在转贷行为。从2018年12月开始,公司存在委托贷款银行将贷款资金支付给关联方后又转回至公司(即“转贷”)的情况,以及关联方通过公司进行转贷的情况。报告期,转贷行为有16次,涉及资金合计为4.58亿元,单笔金额最高为4000万元,发生在2018年。加上上述资金拆借,关联交易涉及的资金就达到约6.16亿元。

湖南裕能称,公司及关联方发生转贷情形主要是为满足银行受托支付的要求,同时提高贷款资金使用的便利性。公司在通过转贷方式取得贷款资金后,实际用途仍为采购原材料、设备等主营业务相关支出,未用于证券投资、股权投资、房地产投资或国家禁止生产、经营的领域和用途。报告期内,公司不存在已到期不能偿还银行借款的情形。公司也未因与关联方进行转贷发生任何争议、纠纷和损失。

此外,公司还存在关联方为其提供超过8亿元的担保。截至今年3月31日,电化集团为湖南裕能借款、票据提供担保尚在履行中的余额约为5.15亿元。

为钱而密集关联交易,与公司应收账款不断攀高有一定关系。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378.67万元、6080.63万元、26738.95万元、31299.24万元,应收账款金额较大且增长较快。

除了资金方面的关联交易,在经营方面,关联交易也较频繁。

由于宁德时代与比亚迪为重要股东,湖南裕能与其交易构成关联交易,金额不菲。暂不考虑这些,单单是采购方面,关联交易也不菲。报告期,仅仅是采购商品、接受劳务的经常性关联交易金额分别为1.06亿元、1.88亿元、3.13亿元、0.36亿元,合计为6.43亿元。

在偶发性关联交易中,湖南裕能还存在通过关联方支付设备采购款和员工社保、津贴等,关联方代垫资金、通过上海逸昶企业管理中心代发奖金等关联交易,其中,公司累计向上海逸昶企业管理中心支付资金491万元,存在违反税法行为。为此,公司及时补缴了税款。

4倍扩产市场竞争加剧

湖南裕能本次IPO,直接目的是扩产。

根据招股书,本次IPO,湖南裕能拟募资18亿元,其中,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6亿元、7亿元分别用于四川裕能三期、四期各年产6万吨磷酸铁锂项目。上述三期、四期扩产项目,计划投资分别为8.48亿元、8.76亿元。如果这两个项目顺利建成达产,公司的磷酸铁锂年产能将增加12万吨。

湖南裕能专注于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磷酸铁锂、三元材料等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目前以磷酸铁锂为主,主要应用于动力电池、储能电池等锂离子电池的制造,最终应用于新能源汽车、储能领域等。

根据高工锂电数据,湖南裕能2020年在国内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领域的市场占有率为 25%,磷酸铁锂出货量排名第一。

报告期,湖南裕能的磷酸铁锂产量分别为0.40万吨、1.28万吨、3.10万吨、1.40万吨,对应设计的产能分别为5333.33吨、1.42万吨、2.94万吨、1.30万吨,产能利用率较高。

从公司设计的产能逐年增加来看,2018年以来,公司逐年在扩产。

据此判断,湖南裕能确有扩产的必要。不过,上述两项目建设期为2年,新增磷酸铁锂年产能12万吨,较2020年底的产能增长约4倍,增幅较大。

行业内,A股公司当升科技、德方纳米均在积极扩产。今年11月29日,当升科技分别与中伟新材和华友钴业签约,围绕磷酸铁锂及其上游原材料等进行合作布局。

今年11月,当升科技定增募资46.45亿元,用于常州锂电新材料产业基地二期工程项目、江苏当升锂电正极材料生产基地四期工程项目、常州锂电新材料研究院项目等建设。

北交所明星公司贝特瑞去年募资16.72亿元,用于惠州市年产4万吨锂电负极材料项目、年产3万吨锂离子动力电池正极材料项目(二期)等建设。

毫无疑问,行业内均在大规模扩产,湖南裕能将面临市场竞争加剧局面。待湖南裕能项目建成达产,届时,市场需求能否消化其产能,是个未知数。

值得一提的是,湖南裕能存在潜在对赌。

2016年,公司设立之时,由于股东广州力辉用磷酸铁锂专有生产技术作价3000万元入股,设立了协议。2017年,股东深圳火高将镍钴锰三元电池材料专有技术作为资产参与湖南裕能增资,也设立了对赌。2019年4月,公司增资时,设立了业绩对赌,最终,对赌失败。2020年6月,公司注册资本由2.90亿元增加至2.99亿元,系执行2019 年4月的对赌安排,增资股东的增资价格由3元/股调减为2.6元/股。

在IPO之前,今年8月5日,6家员工持股平台办理了股权质押解除手续。此前,部分员工入股时存在向云南国际信托融资情况,相应员工持股平台将其持有的部分湖南裕能股份进行质押以提供担保。解除质押是有对赌协议的,那就是湖南裕能IPO,如果 IPO中止、终止或被证监会否决,将恢复质押,如果上市成功,也需重新办理股票质押登记手续。

由此可见,解除质押是为了湖南裕能IPO而设立的临时对赌协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