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采埃孚与宁德时代在电池售后领域携手合作的新老汽车供应商巨头
2021年11月20日
你能弥补损失吗?对宁德时报的跨国收购被截获:赔偿1.28亿元
2021年11月20日

11月17日,加拿大美洲锂业和加拿大千禧锂业发布公告,由于在11月2日美洲锂业提价后的10个工作日内,面对这个已经有些非理性的报价,宁德时代没有选择继续提价收购,加拿大美洲锂业和加拿大千禧锂业已签订最终安排协议,收购价为4亿美元左右,使得这场一波三折的收购事件终于落下帷幕。

此前有传言认为美洲锂业之所以对千禧锂业发出收购要约,是因为背后大股东赣锋锂业的“指示”,但是赣锋锂业已经作出否认,并表示并未参与到美洲锂业董事会的相关讨论与表决中。在这里,笔者认为,不管宁德时代选择加价收购还是选择放弃,这场收购并案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截胡”事情本身就证明了上游原材料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原材料的持续涨价也有点超出了中下游产业的独自承受能力。

而在最上游的锂资源端频频处于高价位的今年,锂价的持续涨价趋势究竟何时能迎来缓解?锂资源对于电池厂商的重要性又有多大?笔者在此细细梳理了这场收购案的复盘,并对高锂价的影响,以及电池厂商的锂资源布局情况进行抽丝剥茧的解析。

01 锂矿收购“一波三折”的复盘

Millennial Lithium公司的这波所有权归属可谓是一波三折,最初始于今年7月,锂盐龙头企业赣锋锂业率先以每股3.60加元,交易金额不超过3.53亿加元的对价向千禧发出收购要约。

但这波收购远远不仅于此,9月28日Millennial Lithium公司发布消息,此前与赣锋锂业的协议已经终止,该公司已决定接受宁德时代的收购方案,收购金额为3.77亿加元,但是由于7月赣锋锂业与Millennial Lithium公司有过每股3.6加元的报价协议,所以宁德时代需要补偿Millennial Lithium公司向赣锋锂业支付的1000万美元违约金,此后赣锋锂业明确表示放弃。

本以为随着宁德时代提价入局,这场收购就此落下帷幕。11月1日,Millennial Lithium公司再次发布公告,另一家新加入的竞标者美洲锂业(Lithium Americas Corp)已经向该公司发出无条件要约,计划要约收购千禧锂业的所有已发行股份,它的报价再次提升到了4亿美元,比宁德时代的2.97亿美元又加了一个亿,并向宁德时代支付2000万美元的协议终止费。

随后来到11月16日,面对已经溢价的有些不合理的报价,宁德时代没有选择继续提价收购,可以说为这场针对Millennial Lithium公司的一波三折的收购终于划上了句号。

02 锂价已突破上一轮高点,但或难以持续

这波锂矿的争夺主要还是因为原材料锂价的持续高涨。10月26日,澳洲锂矿公司Pilbara进行了第三次锂辉石精矿拍卖,最后的拍卖价格显示为2350美元/干吨,这也是继上一轮2250美元/干吨的高价后又一次历史新高,远超同期锂精矿1150美元/干吨左右的主流价格。细分来看,三场拍卖会每次出现高拍卖价后的一段时间里,市场主流价格也明显出现跟涨的趋势,显然高拍卖价会引导锂精矿和锂盐价格继续上涨。

而受到10月份锂矿高价拍卖的影响,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的报价在经历八到九月份相对平缓的阶段后,也重新开始大幅上涨,甚至再次引起央视注意。截至11月15日,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为19.5万元/吨,年初至今,碳酸锂的涨幅已经超过230%,而与去年底相比,电池级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累计涨幅更是达到260%-310%。和上一轮碳酸锂涨价周期相比,这波行情已经突破了上一轮的18万元/吨的最高价。

但锂价这种大幅度的涨价或难以持续,上一轮周期也只维持了1年多时间了,并迅速回调到最低5万元/吨的价格,虽然这次再市场需求等方面和上一轮并不相同,但是这种大幅度的涨价或不可持续,这点从Pilbara进行的第三次锂辉石精矿拍卖,相比此前翻倍的涨幅,第三轮涨幅还不到5%的不及市场预期上已经有所体现。

03 动力电池端盈利已受到影响

最上游的锂资源端频频涨价,只会将价格压力转嫁到中游材料端,最后传导到电池端。从刚刚落下帷幕的三季报来看,不管是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前十的龙头电池厂商,还是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TOP10的重要电池厂商,由于中上游原材料的持续涨价带来的压力,Q3除了动力电池绝对龙头宁德时代实现了营收和净利的同环比双增加,以及毛利率的微增,其他所有动力电池厂商如老牌厂商LG新能源、松下或者此前装机量增长较快的亿纬锂能、国轩高科等,其营收和利润的同比或环比以及毛利率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下降。

显然,高锂价还是对中下游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目前也就宁德时代能凭借在产业链中较强的议价能力和行业地位,以及签订长协大单来锁定材料成本等有效方式来保持自身的盈利水平。

04 向上布局的不仅宁德时代

正如前文提到,锂矿对于需要保证自身供应和锁定成本的电池厂商来说是十分重要的,而这次收购Millennial Lithium公司也不是宁德时代第一次介入上游锂矿端。在今年9月27日,宁德时代的重要参股公司苏州天华时代新能源产业投资公司与澳大利亚矿产勘探公司AVZ Minerals达成协议,天华时代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亿元)的注资,将用于开发位于刚果(金)的锂项目Manono,天华时代将获得该项目公司24%股权。同时早在2020年9月,宁德时代也花费858万加元(约合人民币4400万元)入股加拿大矿产巨头Neo Lithium。

而且有此危机感的电池厂商也并不仅仅是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排名靠前的电池厂商几乎都有着上游布局的规划:

1)像已经先后布局了正极、负极、铜箔、隔膜、电解液等上游原材料及电池循环回收的国轩高科在今年8月宣布与宜春市宜丰县、奉新县政府签约,在两地建设年产5万吨碳酸锂及800万吨采选矿综合开发利用项目;

2)另一二线电池厂商龙头亿纬锂能在7月9日宣布收购金昆仑锂业有限公司28.125%股权,金昆仑锂业其主营业务是金属锂,规划年产能3000吨,已有年产能1000吨,两公司的合资公司建设年产3万吨碳酸锂和氢氧化锂项目;

3)此外,业界首度生产无钴电池的蜂巢能源2018年4月也参与投资广西天源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年产2.5万吨电池级氢氧化锂”项目建设。

05 并非盲目布局

我国动力电池厂商均在向上布局,但这种布局并非盲目扩张,因为全球动力电池的竞争仍处于白热化阶段。今年前三个季度,全球动力电池装车量达到195.4GWh,同比增长130.8%。其中宁德时代装车量达到60.9GWh,以31.2%位居全球第一,同比去年市占率大增12.1个百分点;老牌电池厂商LG新能源和松下紧跟其后,分别以23.8%和21%的市占率排名全球第二和第三。虽然宁德时代依旧排名第一,但相对于同为全球TOP3常客的LG新能源和松下来说,也并无绝对领先优势。

尤其LG能源将按计划在今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公司估值达100万亿韩元(约合910亿美元),拟募集资金100亿-120亿美元,有望刷新韩国最大IPO纪录。并计划利用IPO所得收益来扩大对工厂的投资以及研发电池尖端材料技术,使韩国电池技术持续领先,以满足电动车电池日益增长的需求,按照产能规划来看,2025年LG能源的产能将提升至430GWh。

而且从全球来看,除了韩国的电池企业在加大对产能、研发、技术方面的投入,欧美企业也在加大对动力电池领域的投入,希望能在未来的全面竞争中胜出。以德国为首的欧洲汽车制造大国也开始重视电池产业,不希望过度依赖外国配件供应商,并花费61亿欧元建立了两个电池联盟。

在过去几十年的燃油车时代,我国已经在燃油车的三大领域——底盘、变速箱和发动机领域落后于欧美韩,而在这个崭新的新能源时代,宁德时代和我国先进的动力电池厂商也需要保持住自己在电池领域的领先地位,持续进行产品研发和技术升级,在稳定自身国内市场的同时也要加大海外市场的开拓力度,并抓住未来新能源市场旺盛需求的先机,加速扩大产能,在新能源时代与欧美韩国家的企业的全面竞争中胜出,换而言之这也是一场我国新能源企业输不起的战役。

*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请独立判断和决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