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4500亿的国产动力电池的龙头宁德时代,能否封王!
2020年5月7日
定了!宁德市2020年体育中考取消
2020年5月7日

宁德时代两诉塔菲尔、小鹏控诉特斯拉“霸凌”,汽车知识产权竞争成新焦点 | 中国汽车报

近日,宁德时代第二次起诉江苏塔菲尔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塔菲尔”)涉嫌侵犯其专利权,索赔8000万元,加上上次索赔1.2亿元,两次合计索赔2亿元,不可谓不吸引眼球。虽然目前先后两次起诉的进展留下许多悬念,但这样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还是值得称道。

不难发现,近来汽车业的知识产权纠纷并不罕见。除了宁德时代与塔菲尔,近日小鹏汽车遭特斯拉诉讼侵犯商业秘密更是吸引了广泛关注。

“这说明,汽车行业、企业的竞争已经由过去的传统生产要素的竞争转向知识的竞争、智慧的竞争,进入知识经济时代,谁掌握了知识产权,谁就能占领竞争的制高点。”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产权竞争正在成为汽车行业竞争的新焦点。

宁德时代两诉塔菲尔、小鹏控诉特斯拉“霸凌”,汽车知识产权竞争成新焦点 | 中国汽车报

“莫名其妙成侵权被告”

近年来汽车行业的知识产权纠纷领域广、类型多。领域从动力电池到零部件、整车外观设计等,类型从民事诉讼到行政诉讼、从司法纠纷案到行政调处案等,一直都为业内高度关注。

“莫名其妙就成了专利侵权纠纷案的被告……”类似的感叹,不止发生在像塔菲尔这样的动力电池企业身上,也成为很多汽车企业及零部件企业的真实遭遇。

4月下旬,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2019年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中,就有厦门卢卡斯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厦门富可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两家被告公司。原告瓦莱奥清洗系统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称,自己是名称为“机动车辆的雨刮器的连接器及相应的连接装置”的中国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被告公司制造、销售的雨刮器产品落入其专利权保护范围,构成侵权。后法院作出判决,认定被告公司构成侵权,并判令停止侵权行为。

目前,在我国汽车企业遭遇的知识产权纠纷中,汽车零部件纠纷案占比较高,因为一辆汽车拥有数万个零部件,技术密集决定了其知识产权密集的特征,而绝大多数知识产权侵权纠纷也的确发生在汽车零部件领域。

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公布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典型案例中,沃尔沃公司的索赔案一度成为热点。2018年11月30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对原告沃尔沃公司享有的“后视镜”和“车辆前板”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害,共同赔偿原告两案合计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人民币78万元。

国内汽车行业所发生的知识产权纠纷中,不仅有司法保护渠道,也有行政执法途径。如今年4月,湖北省十堰市市场监管局成功调处一起汽车零部件专利侵权纠纷案件就属于行政执法途径。

除了零部件企业,整车企业的纠纷也不少见,除了此次的小鹏汽车和特斯拉,去年吉利控告威马汽车侵权一事也是闹得沸沸扬扬。

“这些纠纷,显然与企业的知识产权法律意识不强有关,个别企业或个人法律意识淡薄,甚至发生侵犯他人知识产权行为时自己都认识不到,这个问题不解决,将成为汽车行业发展的绊脚石。”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还有的企业是明知故犯,恶意侵权。

宁德时代两诉塔菲尔、小鹏控诉特斯拉“霸凌”,汽车知识产权竞争成新焦点 | 中国汽车报

汽车业成为侵权高风险行业

业内研究显示,汽车行业面临的知识产权风险越来越大,或将成为继手机、通信等技术之后,下一个纠纷高发的高风险领域。有关专家认为,专利等知识产权正日益成为汽车企业发展的战略重点和市场竞争的重要手段。

“对知识产权不够重视、知识产权没有或很少、缺乏相关的内部管理制度、面对纠纷没有足够的应对能力等,都是汽车企业目前存在的知识产权短板。”邱宝昌分析认为,首先,国内汽车及零部件行业中还有零专利企业,一些民营零部件企业甚至没有商标。尽管近几年汽车企业专利申请量上升,但大多是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含金量较高的发明专利相对较少。尤其是许多中小型零部件企业普遍存在着经营规模较小且知识产权管理不规范或缺乏管理的问题。

邱宝昌所言,并非没有依据。如在国内动力电池企业中,拥有专利的数量与市场竞争力大致呈正比。记者使用专利搜索引擎SooPAT搜索发现,宁德时代拥有专利3055件,而塔菲尔拥有专利为337件。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3月,比亚迪拥有专利23159件,国轩高科拥有专利3500件,力神电池拥有专利2085件,比克电池拥有专利1155件,中航锂电拥有专利1046件,欣旺达拥有专利806件,亿纬锂能拥有专利698件,鹏辉能源拥有专利115件,孚能科技拥有专利74件。

近年来,随着中国汽车及零部件产品出口增多,知识产权布局也成为不容忽视的重要基础。“有的国内汽车及零部件产品已经走向海外,但相关专利的国际布局却没有跟上或缺失,同时还存在数量不足、分布不够、结构失调等问题,都是重大的风险隐患。”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李顺德对记者表示,尤其是在技术竞争日益加剧、国际贸易摩擦不确定性因素增加的背景下,这一问题尤显突出。

在这方面,除了近来仍在诉讼之中的小鹏汽车遭特斯拉在美诉讼侵犯商业秘密纠纷之外,近年来我国汽车零部件在美遭遇“337调查”者也屡有发生。在美国,原告企业发起“337调查”并获得立案后,如果我国企业在规定时间内不应诉,就意味着败诉,该企业的相关产品甚至其他企业的类似产品有可能再也不能进入美国市场。

“知识产权已经成为汽车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重要策略,企业处于市场竞争的前沿和对外贸易的一线,必须高度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和管理,否则将寸步难行。”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保护自身知识产权与尊重他人知识产权,都是在市场竞争中生存与发展的基本条件。

宁德时代两诉塔菲尔、小鹏控诉特斯拉“霸凌”,汽车知识产权竞争成新焦点 | 中国汽车报

“加强保护体系建设至关重要”

“汽车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一方面需要企业重视并付出行动,另一方面也需要全社会形成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的良好氛围。”在邱宝昌看来,要从政策法律体系建设、行业及企业等方面全方位构建起知识产权保护体系。

的确,近年来我国企业知识产权工作正在逐步加强。最高人民法院、工信部、商务部、市场监管总局、教育部、国家版权局等有关部门相继发布了一系列企业知识产权工作的政策举措,开展了企业知识产权试点示范,推行企业知识产权标准化管理等工作。

在法律法规建设上,我国已经拥有了《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等,新一轮的相关法律修改工作已经展开。4月26日,酝酿近10年的《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正式启动。其中,针对企业面临的恶意侵权、反复侵权等“老大难”现实问题,拟引入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大幅提高侵权法定赔偿额上限。修正案草案提出,对于侵权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适用赔偿数额1倍以上5倍以下的惩罚性赔偿;将法定赔偿额上限由之前的5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

其实,正在修订的《专利法》也有引入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大幅提高侵权法定赔偿额上限的类似条款,其中,将赔偿数额从现行《专利法》规定的1万元到100万元提高为10万元到500万元。“这不仅能更好地保护汽车及零部件的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而且对于汽车的外观设计等智力劳动成果的保护是个福音。”李顺德介绍,汽车的外观设计既可以申请外观设计专利保护,也可以用著作权登记方式保护。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新出台的法律法规中,在保护包括汽车行业在内所有企业、营造良好营商环境、全面对外开放、一视同仁保护中外企业合法权益的同时,也在其中明确提出了知识产权保护的规则。如今年1月1日施行的《外商投资法》第三章第二十二条规定,国家保护外国投资者和外商投资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和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严格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邱宝昌同时建议,要充分发挥汽车行业各协会组织的作用,对会员企业、非会员企业加大指导支持力度,提供良好服务,营造知识产权保护环境。值得欣慰的是,已经有企业展开了行动。2019年10月,一汽集团、北汽集团、比亚迪、广汽研究院、长城汽车、奇瑞汽车和宇通客车等9家企业就共同成立了中国汽车知识产权联盟。

“更重要的是,汽车行业、企业要借助政策、法律、主管部门、行业协会、联盟及各方面力量,不断强化知识产权意识,扎实做好自身知识产权工作,筑就市场竞争的利器。”邱宝昌强调。

文:赵建国 编辑:孙焕玉 陈伟 版式:赵方婷

宁德时代两诉塔菲尔、小鹏控诉特斯拉“霸凌”,汽车知识产权竞争成新焦点 | 中国汽车报宁德时代两诉塔菲尔、小鹏控诉特斯拉“霸凌”,汽车知识产权竞争成新焦点 | 中国汽车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