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补助占盈利“半壁江山”的宁德时代 能否靠特斯拉翻身?
2020年5月1日
首季净利跌30%,宁德时代也慌了
2020年5月1日

遭遇十面埋伏,宁德时代寻求海外突围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于建平北京报道

4月27日,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300750)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宁德时代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为90.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5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4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9.14%。

对于利润的同比下降,宁德时代在财报中表示,主要是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及市场影响,新能源汽车装机量大幅下降,导致公司一季度动力电池销售收入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比下降。

疫情拖累业绩下滑

其实宁德时代一季报利润同比下滑是意料之中的事。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为10.5万辆和11.4万辆,同比分别下降60.2%和56.4%。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销量分别为7.7万辆和8.5万辆,同比分别下降61.8%和58.6%。

2019年,由于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放缓,动力电池装机量同比仅增加了10.2%,相比2018年近60%的增幅大幅缩窄。而随着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使得市场再受打击。2020年一季度动力电池整体装机量为5.68GWh,同比下降46.2%。

包括宁德时代、比亚迪在内的多家动力电池企业一季度装机量同比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装机量排名前15的动力电池企业中,仅有LG化学、塔菲尔和欣旺达实现同比正增长,其他同比下跌的企业平均跌幅达到55.6%。

作为占比超过80%的主要营收板块,动力电池板块的下挫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宁德时代一季度的业绩表现。

尽管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出现了十年来首次的下滑,但对宁德时代却并无太大影响。2019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出货量达到32.5GWh,同比上涨38.89%。同期,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增速为16.6%,还不及其一半。

宁德时代年报显示,2019年其实现营收457.9亿元,同比增长54.63%,是近三年营收增长的新高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6亿元,同比增长34.64%;归母净利润为45.6亿元,同比增长34.64%。

作为宁德时代的主要业务板块,动力电池系统、锂电池材料和储能系统对营收的贡献率分别为84.27%、9.4%和1.33%。其中作为绝对主力的动力电池系统,营收增长率高达57.38%。

工信部公布的2019年新能源车型有效目录中有4600余款,其中搭载宁德时代电池的有1900余款,占比约41.5%。据SNE Research发布的动力电池出货量数据,宁德时代已经连续三年成为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排名第一位,后为松下和LG化学。

多方竞争格局

看似一片大好的形势之下却是暗涛汹涌的竞争格局,多方的压力迎面而来。在外资电池涌入中国市场之后,主机厂也有了更多的选择。

2019年6月,LG化学与吉利汽车成立合资公司,从事动力电池相关的应用研发、制造、销售、售后服务等业务,预计从2022年开始向吉利的电动汽车供货。同年8月,韩国SK Innovation宣布将在常州建立动力电池厂,预计年产7.5GWh。

广汽传祺将动力电池的主供应商改为中航锂电,长安汽车也与比亚迪成立动力电池生产以及销售的合资公司。

2019年5月比亚迪注册成立弗迪公司,该公司在电池领域具备100%自主研发、设计和生产能力,产品覆盖消费类3C电池、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梯次利用等领域。3月29日,比亚迪对外发布新一代磷酸铁锂电池“刀片电池”。刀片电池单位体积能量密度比传统铁锂电池提升50%,兼具循环寿命、续航里程的优势,这或将对宁德时代的技术优势产生很大的削弱作用。

此外,特斯拉、沃尔沃等车企还在独立建立电池生产线,显然,大型整车企业并不甘心将核心动力模块拱手让人。

2019年,特斯拉共交付36.8万台汽车,在全球电动汽车销量排行榜中遥遥领先。目前国产的Model 3中,分别搭载有松下和LG化学的电池。未来如果这种关系不改变,势必对宁德时代的市占率产生一定的不利的影响。

2020年2月,宁德时代如愿进入到特斯拉的供应链。宁德时代公告称,将于2020年7月,向特斯拉提供锂离子动力电池,供货协议将持续到2022年6月30日,但具体细节并未公开。

加码规划海外项目

对于目前电池产业的竞争格局,宁德时代显然是有清醒认识的。宁德时代表示,近年来,新能源汽车市场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市场竞争也日趋激烈,公司未来业务发展将面临一定的市场竞争加剧的风险。上游原材料中的钴,是宁德时代主要技术路线中的三元锂电池的关键材料。由于资源稀缺,导致其价格不断上涨。

“若未来市场竞争加剧或国家政策调整等因素使得公司产品售价及原材料采购价格发生不利变化,公司毛利率存在下降的风险。”宁德时代在财报中表达了对原材料上涨导致利润下跌的担忧。

而对于未来市场预期,宁德时代在财报中表示,目前国内外宏观经济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2020年以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也对全球经济及新能源汽车生产和销售造成较大影响。若未来疫情在全球范围持续扩散、宏观经济和消费者消费意愿下滑,将影响整个新能源以及动力电池行业的发展,进而对公司的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为了应对激烈的竞争格局,宁德时代将目光投向了国际市场。4月13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拟将境外发行债券的额度增加至不超过30亿美元(含)或其他等值币种。

2019年10月,宁德时代位于德国图林根州的首个海外工厂正式破土开工。根据计划,宁德时代欧洲工厂此次开工面积为23公顷,生产线包括电芯及模组产品,预计2022年可实现14GWh的电池产能。

目前,宁德时代已经与戴姆勒卡车和巴士、VWCO的国际联盟e-Consortium以及宝马合作,成为多个重要项目的定点供应商。

主动出击的宁德时代是否还能稳坐在市占率第一的位置,目前还难以给出答案。

编辑:孙斌 主编:赵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