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补助占盈利“半壁江山”的宁德时代,能否靠特斯拉翻身?
2020年4月30日
宁德时代第一季净利同比降29%:创始人曾毓群身价800亿
2020年4月30日

作者 | 若然

编辑 | 大湿兄

美团CEO王兴曾讲过一个故事,一个做早期投资的朋友走进创业时期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狭小的办公室时,只见墙上挂了五个字:赌性更坚强。

朋友调侃道,福建人不应该挂“爱拼才会赢”么?曾毓群正色纠正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传奇么?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图源:官网)

4月25日,宁德时代发布2019年全年财报。宁德时代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5.6亿元,同比增长34.64%;动力电池销量连续三年排名全球第一。

而曾毓群似乎还不满足,他曾说:日本人发明了锂电池、韩国人把它做大,中国人把它做到世界第一。

今年2月宁德时代宣布与特斯拉合作,并高调宣布200亿定增,拟再造一个宁德时代。

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传奇么?

某台湾砖家炮轰宁德时代不会造三元锂电池(图源:财经周日趴)

一石激起千层浪,连台湾砖家都开始不淡定了,声称特斯拉与宁德时代之所以商讨“无钴”磷酸铁锂电池,是因为宁德时代根本就造不出三元锂电池,特斯拉只能自降身躯,凑合使用一种10年前就有的老电池。

但正是这个“不会造电池”的公司,在“赌徒”曾毓群的带领下,仅用6年,就从近200家动力电池企业中脱颖而出,反超比亚迪、松下、三星、LG化学等前辈,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并连续3年稳坐榜首。

而今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写传奇么?

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传奇么?

2019年净赚45.6亿

电池销量连续三年蝉联世界第一

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宁德时代实现营收457.9亿元,同比增长5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5.6亿元,同比增长34.6%。

此外,宁德时代2019年实现动力电池系统销量40.25 GWh,同比增长90.04%,动力电池销量连续三年排名全球第一。

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传奇么?

数据来源:GGII、电池中国、SNE Research(图源:42号车库)

GGII(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数据显示,2019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机量31.46GWh,国内市场占比51.01%。毫不夸张的说,你在中国随便找10台纯电动车,至少有5台用的宁德时代的电池。

截止2019年底,宁德时代拥有电池系统产能53GWh,产量为47.3GWh,产能利用率达89.2%,在建产能22.2GWh。

2019 年业绩相比2018年上升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是动力电池市场需求增长。即便新能源汽车产销在去年出现10年里的首次下滑,但由于产品升级以及续航能力得到提升,动力电池装机量仍然取得了增长;

二是市场的开拓、前期的投入使得宁德时代产能释放,产销量相应提高。

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传奇么?

宁德时代合作伙伴(图源:CVsource投中数据)

高增长的背后,则是宁德时代“朋友圈”的不断壮大。目前,宁德时代已经与上汽、广汽、东风、吉利、一汽等成立合资公司,进行深度绑定;同时还已经与蔚来、威马、小鹏等造车新势力和大众、宝马、戴姆勒、现代、捷豹路虎等一线车企开展合作。

而当宁德时代正式宣布牵手特斯拉时,动力电池领域的格局更是悄然发生了本质改变。

“得特斯拉者,得天下”,这句话并不是空话,根据CAM数据显示,特斯拉2019年电动车交付量大涨50%,为36.7万辆,位居世界第一;在中国全年上险数为4.5万辆,其中Model 3为3.4万辆。

此外,随着造车新势力陆续的量产、自主品牌更新迭代车型集中放量、外资及合资企业布局的加快以及特斯拉的产能爬坡,都将会带动市场需求进一步提升。这些利好,对宁德时代来说,无疑都是市场的强心剂。

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传奇么?

七年速成超级独角兽

宁德时代的三个关键时刻

宁德时代成立于2011年,专注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前身是成立于1999年的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英文简称ATL)的动力电池部门,曾毓群是ATL的创始人之一。

1999年,新科实业CEO梁少康敏锐地从MP3、手机电池上捕捉到了小而薄的电池的巨大商机,向公司提交开发新产品生产线的方案,但提案遭到否决。梁少康因此萌生退意,想要另行炉灶,自己研发。

当时,年仅31岁的曾毓群已是新科唯一的大陆籍工程总监,梁少康看重他的技术和能力,想把他招致麾下,但被曾毓群婉拒。直到对他有知遇之恩的老领导陈棠华劝说,曾毓群才被说动,最终决定加入。

1999年10月,梁少康、陈棠华、曾毓群在香港注册成立ATL。

在ATL的12年间,曾毓群非常低调,一心钻研技术,不仅解决了软包电池鼓气难题,同时因为在2004年帮助苹果公司解决iPod锂电池循环寿命过短的问题,带领ATL成功进入苹果产业链,并成为iPhone的供应商。

1. ATL动力电池部门剥离,CATL正式成立

2008年,国家开始为新能源车辆提供大量补贴,车载动力电池的需求逐年扩大。ATL管理层决定,正式成立动力电池事业部,积极探索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商业机会。

三年后,《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发布,政策限制了外商独资企业生产汽车动力电池,这为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营造了得天独厚的发展环境。

曾毓群决定将动力电池部门打包剥离,成立一家新公司。2011年,宁德时代(英文简称CATL)正式诞生。

彼时,动力电池界的国际龙头大哥还是松下,比亚迪则执国内的牛耳。

不过,几年之后,动力电池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宁德时代的第一次成名之战就是与宝马牵手合作。

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传奇么?

宝马新能源电动车品牌“之诺1E” (图源:官网)

2012年,华晨宝马筹备生产首款新能源电车品牌“之诺1E”,在全国筛选优质电池供应商合作伙伴,宁德时代争取到了一个机会。

据宁德时代总裁黄世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当时宝马的技术要求,是厚厚一沓800多页的德文文件,技术标准要求之高、之细,令人咋舌。

但宁德时代硬是开发出来了。而随着“之诺1E”的成功推出,宁德时代正式成为宝马集团在大中华地区唯一的电池供应商,也由此成为国内首家成功进入国际车企供应商体系的动力电池企业。

声名鹊起后的宁德时代,在短短几年内,就与上汽、北汽、吉利、长城等多家车企建立了合作关系。

在动力电池市场站稳脚跟后,宁德时代开始向当时国内的电池巨头比亚迪发起进攻。

2. 单电池战略切入新能源汽车产业链

当时为了保持新能源整车生产的领先地位,比亚迪采取的是整车战略。比亚迪直至2017年才作出调整,即将电池业务独立化运营,开始对外出售动力电池。

宁德时代看到了机会,决定用单电池战略打入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为新能源车企提供动力电池系统。

如你所知,新能源汽车的制造成本中,动力电池占比最高,达到38%左右。

这也是为何特斯拉、比亚迪等新能源车企巨头们不惜耗费巨资,也要建造动力电池工厂的原因之一。

但动力电池的研发和批量生产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搞定,对于绝大多数车企来说,购买电池就成了首选。

所以,单电池战略给宁德时代带来了大量车企资源,而比亚迪则选择推行整车战略,从节省成本的角度,解决生产链条上的所有技术问题。

3. 磷酸铁锂+三元锂电池并行发展

磷酸铁锂电池密度低、安全性高;三元锂电池密度高,但安全性低。国外动力电池公司,如韩国LG化学、三星SDI的三元锂电池,在技术和市场上已经建立了先发优势,选择与这两大巨头正面竞争并不明智。

所以在动力电池技术路径的选择上,双方也背道而驰。

比亚迪坚持单腿走路,押注磷酸铁锂电池,宁德时代则选择了磷酸铁锂和三元锂电池两条路线并行发展的路线。

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传奇么?

2017年宁德时代第一次超越比亚迪成为行业第一(来源:GGII)

此后,由于市场以及政策助力,三元锂电池爆发性增长,宁德时代很快实现赶超,成为行业全球第一。

2018年6月11日,宁德时代以独角兽身份在A股创业板上市,不久市值便迅速飙升,最高超过3700亿元。

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传奇么?

皇冠还能戴多久

光环之下的近忧与远虑

2018年2月,曾毓群曾给员工群发了一封题目为《台风来了,猪真的会飞吗?》的邮件,警告员工居安思危,警惕政策壁垒放开后的残酷市场。

“当我们躺在政策的温床上睡大觉时,竞争对手正在面临生死关头玩命的干……我们有无想过,如果外国企业下半年就回来,我们还可以蒙着眼睛睡大觉吗?国家会保护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吗?”

没想到,这封信发出后的一年多,“台风”就真的要走了。

首先是动力电池“白名单”取消。

2019年6月21日,工信部发布公告称,决定废止《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简称规范条件)。

作为国内动力电池厂商的“白名单”,工信部于2015年制定的《规范条件》指出,只有在售新能源车型搭载了符合条件,并且进入“白名单”目录的动力电池,才能享受新能源汽车补贴。

这直接将LG化学、三星等一众国际动力电池巨头拒之中国市场之外,而国内共有57家电池企业进入“白名单”,宁德时代迎来最佳成长机会。

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传奇么?

宁德时代历年电池展示(图源:官网)

2016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出货量为6.72GWh,全球排名在松下与比亚迪之后。2017年,出货量达到11.8GWh,同比增长73%,越过松下,成为行业全球第一。

其次,是日韩电池巨头带来的竞争压力。

“白名单”出来后,韩国企业在中国的电池业务受到很大打击,韩国SKI和上汽合资的子公司北京电控爱思开科技一度停产。

而现在随着“白名单”废止,日韩电池巨头正加速布局中国市场。

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传奇么?

LG化学生产的软包电池(图源:官网)

2019年6月,LG化学与吉利汽车成立合资公司;8月,韩国SK Innovation宣布将在常州建立动力电池厂,预计年产7.5GWh;2020年2月3日,松下与丰田汽车宣布组建合资公司,专门生产电动汽车所使用的方形锂电池,并表示新公司有近一半的员工部署在中国。

据不完全统计,仅松下、SK、LG化学、三星SDI四家企业,去年在华投资总额已近500亿元。

此外,根据国际投资分析机构瑞银发布的成本报告,以21700型圆柱形锂离子电池为例,松下、LG化学、三星SDI、宁德时代的成本分别是111美元/kWh、148美元/kWh、150美元/kWh、150美元/kWh。

也就是说,当日韩电池的产能上来后,宁德时代在价格上也失去了优势。

第三是比亚迪等国产企业带来的竞争压力。

之前,因为技术路线的偏差和自给自足的供应方式,比亚迪被宁德时代迅速赶超。但缓过神后的比亚迪,已经打响了全面阻击的战役。

2017年,王传福在公司发展战略上做出两项重要调整:

一是调整电池技术路线,从2017年开始,比亚迪在其乘用车业务上开始使用三元锂电池,2018年及以后生产的纯电动车型都将使用三元锂电池;

二是将动力电池业务分拆独立运营,向其他新能源车企供货。

牵手特斯拉,“国货之光”宁德时代还会再续传奇么?

比亚迪“刀片电池”(图源:官网)

2018年初,比亚迪正式宣布开放电池供应,与车企进行合作;此后,又启动剥离动力电池业务,计划2022年前寻求独立上市。如今比亚迪“刀片电池”业已发布,这对宁德时代来说,并非好事。

此外,除比亚迪外,国内其他几家动力电池企业万向、孚能、星能等都在积极扩大产能,预计从2018年的131.5Gwh增长到2020年的255Gwh,几乎翻了一番。宁德时代的产能能否跟上,也会直接影响到其国内的市场份额。

而除了眼下的挑战,宁德时代未来可能还要面对与曾经“亲密无间”的车企针锋相对的局面。

据Electrek报道,特斯拉正在美国弗里蒙特工厂建造一条电池生产线试点。特斯拉技术副总裁德鲁·巴格里诺在接受采访时说,“希望在电池问题上掌握自己的命运”。

3月9日,沃尔沃在比利时根特的电动车工厂正式开始生产工作,这也是沃尔沃旗下第一家拥有专业电池组装生产线的工厂。

写在最后

曾毓群常说一句话:“假如我们不是世界第一,我们没有存在的价值。”

进入发展的第10个年头,宁德时代宣布牵手特斯拉,手握一张重要的“王牌”。

2020年,在艰难的市场环境下,能否打好这张牌,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其未来几年在国内乃至全球的市场地位。

加油吧,国货之光!

参考资料:

市界:《宁德时代,不能永远只做选择题》李曙光

无冕财经:《从独角兽到动力电池一哥:宁德时代的崛起与隐忧》田栩冰

砺石商业评论:《宁德时代:新能源黑马的近忧与远虑》高冬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