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了!宁德市2020年春季学期各学段开学公告
2020年4月30日
政府补助占盈利“半壁江山”的宁德时代,能否靠特斯拉翻身?
2020年4月30日

宁德时代成长的烦恼

文/ 杨松 编辑/ 陈晓平

宁德时代客户名单上,最新添加上的是特斯拉。

2020年2月初,宁德时代公告称,将于2020年7月,向特斯拉提供锂离子动力电池,供货协议将持续到2022年6月30日,具体细节并未公开。2019年8月,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来华,就专程密会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主要目的是寻求支持,以提高产量、降低成本,此前松下是特斯拉的独家电池供应商。

特斯拉看中的宁德时代也有烦恼,财报显示,公司毛利率不断下滑,2016至2020年1-3月,综合毛利率由43.70%一路下降到25.09%。官方解释,受到行业产能快速提升以及补贴政策调整影响,动力电池系统售价降幅增大。

如今,日韩企业已无“白名单”限制,正快速抢占市场。据统计,松下、SK、LG化学、三星SDI四家日韩企业,在华投资动力电池产业总额已超过500亿元,开始加紧抢占市场份额,比如,2019年中,LG化学即与吉利成立一家合资电池公司,预计从2022年开始向吉利的电动汽车供货。

比亚迪也改变了经营策略,2017年允许动力电池对外销售,2019年5月注册成立弗迪公司,分拆动力电池业务,该公司在电池领域具备100%自主研发、设计和生产能力,产品覆盖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梯次利用等领域。

3月29日,比亚迪对外发布新一代磷酸铁锂电池“刀片电池”。据悉,刀片电池单位体积能量密度比传统铁锂电池提升50%,兼具循环寿命、续航里程的优势,这会削弱宁德时代的技术优势。此外,特斯拉、沃尔沃等车企还在独立建立电池生产线,大型整车企业并不甘心将核心动力模块拱手让与他人。

动力电池承压的同时,宁德时代也没有一条道走到黑,也在孵化储能电池业务。2019年,储能业务营收为6.1亿元,同比增长222%,占比已达1.2%,并在不断加大投资力度,新宣布的200亿元募资方案中,就有20亿元资金用于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储备研发项目,3月,又与国网综合能源服务集团成立合资公司,合力推进储能业务发展。

宁德时代成长的烦恼

这也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市场,据国信证券测算,2030年,我国大部分地区光储结合可实现平价上网,储能市场空间可达1.2万亿元以上。

然而,眼下能支撑宁德时代超过3000亿元市值的,依然是动力电池,受疫情影响,2020年1-2月,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分别同比下滑53%、73%,其出货量也大减。

好在3月接连迎来好消息,先是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纳入七大“新基建”板块,后来,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和免征购置税政策又延长2年,这些均利好宁德时代,不过,政策的效力终究是有时限的。

宁德时代可谓传奇,赶上了新能源汽车的好时光,短短8年,缔造了一家年营收458亿元的电池巨头。然而,由于技术迭代、产能扩张且车企也另有心思,行业的终局远未明晰。

创业困难之际,曾毓群写了一封内部信,发出过这样的问题:台风走了后,猪的下场如何?现在看,风不会停,未来的风向确实会诡异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