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2019年净利45.6亿增长34.64% 客户服务规模优势凸显
2020年4月27日
电池单价跌破0.9元/Wh,宁德时代年报的看点都在这了……
2020年4月27日

电动车关门时刻|产能蒙眼狂奔,宁德时代慌了?

“资本家害怕利润减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

——卡尔·马克思《资本论》

“一个新娘三个郎,宁德时代陷入供不应求的甜蜜危机。”

“27家车企哄抢宁德时代电池,带现金去公司楼下排队都买不到。”

翻开两年前的新闻,以宁德时代为首的、关于动力电池产能不足的新闻充斥着人们的眼球。在一页页哄抢、争相下单的光环笼罩下,宁德时代创下了24天IPO火速过会的记录,并从市值开盘价的36元人民币每股一路飙升至95元。

电动车关门时刻|产能蒙眼狂奔,宁德时代慌了?

如果说巴菲特对比亚迪的十年坚守是出自“价值投资”的初心,那么那年宁德时代的狂飙突进,则是有幸上车的股市底层小白们能比肩巴老的一次千载难逢的良机。

计划与变化

尽管“排队送钱”只是调侃,但眼看着行走的钱袋子们送到了门口而不能收入囊中,宁德时代的心情比旁观的看客们还要焦急万分不止。扩充产能,成为了宁德时代近两年来最重要的战略部署。

这样的局面在2018年演变到了顶峰,火热的卖方市场不仅吸引了媒体们的大量报道,也吸引了更多有心人的注意。房地产、酒业与家电业“跨界大军”来势汹汹,本行业内的主机厂与动力电池企业也不甘示弱,轮番上演着投资与被投资、收购与被收购的大戏,最终的目标都直指扩充产能,抢占上升期。

电动车关门时刻|产能蒙眼狂奔,宁德时代慌了?

只是,市场不会永远将聚光灯投向一处。即便是价值投资,在资本泡沫的吹捧下也显得越发虚弱。

2019年,随着新能源补贴政策退坡以及市场需求减弱,新能源汽车疯狂的增长态势来了一个“急刹车”:据统计, 2019 年国内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 120.6 万辆,同比下滑 4%,新能源汽车销量出现近十年来的首次负增长。

在骰子的另一面,2018年以后,动力电池产能扩张趋势有增无减。2019-2020年,比亚迪还将陆续有两三个新的电池工厂逐步投产,宁德时代仅在埃尔福特电池工厂一家的年产能规划就从14 GWh飙升至100GWh,提升七倍有余。

电动车关门时刻|产能蒙眼狂奔,宁德时代慌了?

当大风刮来时,宁德时代为首的动力电池企业成功扶摇直上,书写了“一家女百家求”的美丽故事。但当TA们顺着阶梯继续边扩建着产能边向上爬时,地面的情况或许早已不同。

"风"继续吹

在北汽集团2018年底所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其统计表明2020年国内七家主要动力电池厂商的生产能力将达到100GWh,能够满足200-300万辆纯电动汽车的需要。

而在2020年的今天,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电动车销量注定不会超过2019年,这就意味着动力电池行业生产能力将在年底达到至少50%的过剩率。

电动车关门时刻|产能蒙眼狂奔,宁德时代慌了?

市场乏力的事实摆在面前,为什么动力电池行业依然在进行产能的“军备竞争”?

一方面,这部分由于其与消费市场的间隔性导致了“慢热”反应:尽管2019年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已开始下降,但动力电池装机量依旧不降反升,不够灵活的订单和储备产能成为了这一行业的“隔音墙”。

而在延迟的市场反应之外,更关键的原因来自于政策与计划对这一行业前景的“保证”。

不久前,工信部正在起草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提出了一个颇具野心的目标:到2030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整体40%以上。以2600万的市场体量估算,这一要求至少需要每年售出1000万辆以上的新能源车,所需要的动力电池体量也自然不言而喻。

电动车关门时刻|产能蒙眼狂奔,宁德时代慌了?

对于政策主导的新能源市场来说,这一文件所具有的意义无疑是决定性的。事实上,无论宁德时代还是比亚迪,其产能疯狂扩建背后的基本法则都离不开这些“国字号”文件的加持。

“有政策加持,新能源市场就不会停止发展。”这一朴素的信念与地方政绩、GDP等等复杂因素一道催促着行业产能的急速扩张,但没有人能够保证,当2025、2030等一个个时间节点真正到来时,这张“饼”的大小是否还一如当初规划的一样。

宁德时代“慌”什么?

电动车关门时刻|产能蒙眼狂奔,宁德时代慌了?

此前,有知情人士透露,在如今大环境的影响下,宁德时代早已不复往日荣光,回归了上门喝酒划拳谈生意的供应商老路。但相比起那些十名开外、已经被过剩产能和缩水订单拖入死局的动力电池公司来说,产能过剩还不是其在这一阶段的关键问题。

宁德时代所真正“慌”的,是当下动力电池行业的高额利润一去不复返。有专家指出,2015年的黄金时期,动力电池行业毛利率曾一度达到30%。如今,伴随着产能挤兑,竞品林立,以及国家出台的30万元以下补贴政策门槛等因素,动力电池行业所留下的利润空间正越来越小,而宁德时代即便继续保持增长将不会为其继续带来可观的利润。

电动车关门时刻|产能蒙眼狂奔,宁德时代慌了?

失去可观的利润将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其研发和扩建所投入的巨额支出将越发吃力。而一旦宁德时代放缓研发与增产脚步,其又将面临来自松下、LG的技术压制和第二、三名瓜分市场的尴尬局面。

2020年2月,在与特斯拉的一纸合约催动下,宁德时代再现了上市时的涨停神话,而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中,其股价伴随着特斯拉的波动坐上“过山车”。相比之下,4月25日所发布的年度财报反倒没能激起太大的水花。当曾经以营收和利润为主导的“价值投资”已经不再能够左右宁德时代的股价的起伏时,动力电池行业“慌”的病因或许早已跃然纸上。

伴随着电动车市场的震荡整合,动力电池企业的“关门时刻”或已更早到来。大至坚瑞沃能、小至智航新能源,2020年的前夕,已有不少动力电池企业悄然倒在了新时代的门前,而留下来的企业们则各有各的烦恼。游戏规则已变,曾经站上风口的究竟是猪还是独角兽,答案即将揭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