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守擂”大扩张:动力电池迎来第二轮竞争
2020年4月26日
宁德时代自建充电站,充电速度完爆特斯拉超充站
2020年4月26日

起点研究院(SPIR)数据显示,2020年Q1动力电池总装机量为5.69GWh,同比下降54.34%。其中,排名第一位的宁德时代Q1动力电池装机量2.80GWh,同比2019年Q1的5.49GWh下降49%。

在这一背景下,有报道称宁德时代今年以来销量“腰斩”从而遇到了第一个“大坎”。

事实果真如此吗?

宁德时代的“守擂战”

01

宁德时代的2020

2020年Q1,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一系列数据与平稳的2019相比出现大幅度的下滑并不令人意外。对于宁德时代而言,其动力电池销量同比下降49%,比行业整体下降54.34%要低5个百分点以上,并且这一数据是在松下与LG化学的挤压之下所取得。

与其说宁德时代今年以来销量“腰斩”,不如说市场整体下降幅度更大。因此,这并不是宁德时代的“大坎”。

2020年以来,宁德时代为“守擂”,大动作频频:

2月20日,宁德时代正式官宣成为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商,供货有效期限为2020年7月至2022年6月。据悉,双方初步约定的供货量“不少于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一期)规划产能的40%”。显然,这一动作将击碎松下与LG化学的“挤压”。

2月26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约200亿元资金,用于湖西锂离子电池扩建等5大项目。同日,宁德时代宣布拟自筹资金投资建设宁德车里湾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项目,总投资不超过人民币100亿元。

按照宁德时代公告内容,定增项目中的三个产能项目达产后将合计新增锂离子电池年产能52GWh,加上车里湾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项目总设计产能约45Gwh。此番总计新增锂离子电池产能约97Gwh,将于两到三年内建成。

3月11日,科恒股份的公告显示,其全资子公司浩能科技收到宁德时代设备采购订单,宁德时代采购的设备将用于德国时代的建设。这表明宁德时代德国公司的建设已经进入加速阶段。

宁德时代德国工厂位于德国图林根州,也是其首个海外工厂。根据计划,该工厂将分两期建设,将于2021年投产。开工面积为23万平方米,生产线包括电芯及模组产品,预计到2022年可实现14GWh的电池年产能。

4月3日,宁德时代与国家电网旗下国网综合能源服务集团等4家企业共同出资成立了国网时代(福建)储能发展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4亿元,宁德时代和国网综能各持股40%。市场认为,这是发力储能领域的最强组合。

4月12日,宁德时代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已研发先进的零衰减电池,可实现1500次循环内的零衰减。市场认为,这是革命性的电池技术。

4月13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拟将境外发行债券的额度增加至不超过30亿美元(含)或其他等值币种。而仅仅在半年之前,这个数额还是8亿美元。也就是说,宁德时代海外扩张的粮草储备在短期内几乎连翻两番。

4月20日,宁德时代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中表示,其磷酸铁锂储能产品——风冷产品(1P20S系列)和水冷产品(1P52S系列),顺利通过电芯、模组及电柜级的UL 9540A测试。UL 9540A是目前海外公认具有挑战性的国际安全测试。至此,宁德时代成为国内首家通过该项测试的锂电企业。

02

虎视眈眈的挑战者

宁德时代已经稳居动力电池冠军宝座,2019年在国内动力电池的市占率更是突破50%,甚至成为主机厂竞相追逐的对象。但是,打江山易,守江山难。已经取得极好成绩的宁德时代,将迎来哪些挑战者?

宁德时代的“守擂战”

1、LG化学

LG化学与宁德时代同为特斯拉供应商,且由于技术路线等方面的原因率先放量,从国际市场上看,LG化学将是宁德时代最大的竞争对手。

数据显示,宁德时代和LG化学是产能规划最为积极的两家厂商,其中,宁德时代预计到2022年产能总规模将达到148.9GWh,LG化学在2022年达产之后则可达127GWh。

2、比亚迪

为了夺回“电池大王”宝座,比亚迪虎视眈眈。今年,比亚迪高调推出“刀片电池”(磷酸铁锂),扬言要纠偏行业技术路线,这被业界解读为是在向以三元锂取胜的宁德时代宣战。

与此同时,作为唯一一家拥有自主电池供应体系的整车厂,产业链优势极强比亚迪也一改以往的“垂直整合模式”,将向全行业开放包括动力电池业务在内的多个业务。

可以想象,随着比亚迪旗下的弗迪公司正式独立,后期跟其它车企合作,或许也会争抢宁德时代的部分电池份额。据了解,目前比亚迪的动力电池,已经开始在长安新车E-Rock上装机。

3、松下

今年Q1,在全球动力电池市场份额上,松下与 LG 化学超越了宁德时代,其中松下凭借 27.6% 的市场份额重夺第一, LG 则紧随其后占据了 22.9 % 的份额,宁德时代 与比亚迪 分别位列第三位与第六位。

此外,三星SDI、远景、SKI创新、国轩高科、丰田PEVE、亿纬锂能分列第4、第5、第7-第10。

松下重回Q1第一,是因为美国特斯拉三款车型的销量剧增。虽然宁德时代在静待中国内需市场景气度回升之后,将无悬念地重夺“王冠”,但这也反映出,在全球动力电池市场中,宁德时代需要做的功课还有很多。

03

写在最后

早在2018年,瑞士公布的一份关于全球动力电池的报告,现在来看仍有一定意义。当时,该报告显示,在能量密度上,松下的21700电池单体密度可达340wh/kg,宁德时代为300wh/kg。在成本上,松下电池成本为111美元/kWh, LG化学的成本为148美元/kWh,三星SDI和宁德时代的成本均超过150美元/kWh。

此外,宁德时代的庞大客户关系并未牢不可破。为不受动力电池企业制约,维护产业链话语权,防止宁德时代一家垄断,许多车企还选择了一些“备胎”。

例如,除与宁德时代合作外,北汽还与国轩高科有股权合作;长安的供应商中还有孚能科技;奇瑞与欣旺达合资建厂;江淮与华霆动力合资建厂;丰田还与比亚迪、东芝、汤浅和丰田自动织机结盟;大众欲收购国轩高科等等。

总的来说,随着宁德时代大幅扩张以及新产品不断推出,短期来看其“宝座”依然稳固,而从更长期来看,则是压力与动力同在,机遇与挑战并存。

原创作品,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qBALgZxPeYXgAaHjKiOx-Q

更多资讯,关注公众号:起点锂电大数据,也可以识别二维码,直接关注哦!

宁德时代的“守擂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