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去年净利润45.6亿 逆势扩大市场占有率
2020年4月26日
宁德时代-新能源电池领域的茅台
2020年4月26日
宁德时代危险的异动:账上充裕却大举融资,风头正劲却大笔减持

财报上“钱满为患”却大笔股权融资,这个信号使股东巨额减持套现等一系列异动,显得格外扎眼:宁德时代的财报,真的够纯度吗?

文丨顾小白 林雨秀 编辑丨杜海 来源丨正经社

6年做出一个世界第一。宁德时代的速度,火箭爱好者马斯克也得羡慕。

作为一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宁德时代在汽车行业以外的圈子籍籍无名,但这不妨碍它在圈内风生水起。截止到4月24日,宁德时代的总市值已经达到了2908亿元,超过了比亚迪和吉利汽车两家车企的市值总和。

面粉贵过面包,宁德时代在资本大院展现出的自信心略带膨胀感。但2020年以来几场累计超过百亿的拟减持计划、财务数据的纯度质疑与关键指标的连续下滑,却穿刺着这种膨胀的质感。

01

一唱一和致钴锂双杀

牵手特斯拉,大概是宁德时代被“全民化”聚焦的关键点。在此之前,作为连续三年电池出货量世界第一的汽车零件供应商,它的神话仅仅局限在圈子内流传。

宁德时代注册成立的时间是2011年,此后仅仅花了6年时间就做到了世界第一。第三方数据口径统计,2019年全球锂离子动力电池总出货量为116.6GWh,同比增长16.6%;宁德时代的出货量为32.5GWh,全球市占率达27.87%,居世界首位。

2019年,宁德时代的出货量增幅为38.89%,是全球出货量增幅的两倍之多,成长速度依旧强劲。这对于火箭爱好者马斯克而言,是个迷人的速度。

2020年1月29日,特斯拉率先在自家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剧透”,将新增宁德时代作为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则是矜持了几天后,在2月3日的公告中正式官宣了“恋情”,称将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

自此,宁德时代的合作方终于集齐了包括特斯拉在内的全球头部电动车企。在此之前,宁德时代的供货商名单中已经覆盖了本田、现代、丰田、戴姆勒、宝马、大众、路虎、雪铁龙等一众国际巨头。

如今特斯拉归位,赐了宁德时代一个看上去很美的好友列表。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间,特斯拉特地放出一则消息,宣称“正在和宁德时代展开深入谈判,准备在上海厂电动车中使用不含钴的电池”。一时间,资本市场闻“钴”色变,钴业三巨头股价大跌,无一幸免。

随后,特斯拉又给出了“无钴,不代表一定是磷酸铁锂”的神回复,“无钴”的磷酸铁锂又被秒杀。

然而最终,特斯拉2020年向宁德时代采购的其实就是磷酸铁锂电池。

一唱一和之间,先杀“钴”后杀“锂”,资本市场的欢呼和哀嚎,衬得两巨头的这场牵手无比热闹。

不过正经社注意到,这二人的感情似乎并不如场面上的热络。双方签订的协议合同显示,特斯拉将根据自身需求以订单的方式确定具体采购量,协议未对特斯拉的采购量进行强制约束。

宁德时代也宣称,跟特斯拉约定了在业务合作期间的产品供货方式、产品标准等内容,但特斯拉没有责任和义务必须购买宁德时代产品。

也就是说,双方的合作具体怎么落地,全看当时的心情。老话咋说来着,绝对忠诚,相对自由。

这两位,一场交易硬生生地谈成出了恋爱的味道。

宁德时代危险的异动:账上充裕却大举融资,风头正劲却大笔减持

02

账上充裕却大举融资

根据4月24日晚间发布的年报,宁德时代2019年录得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就有195亿元,占到总资产的37.66%。实现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45.60亿元,同比增长 34.64%。现金流方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和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34.72亿元、18.56亿元。

由此可见,宁德时代的账上显得“钱满为患”。但与财务报表不同的是,其却显出了真的很缺钱的样子。

发布年报的同一天,宁德时代发布公告宣布,为满足业务发展需要,2020 年度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拟向相关金融机构申请不超过人民币170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授信期限截止到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召开日止。

同时,在与特斯拉合作尘埃落定的同时,宁德时代还启动了一项高达200亿元的增发计划。其中,145亿元用于产能扩建,另外5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0亿元什么概念?2018年6月宁德时代上市时,募集资金总额只有54.62亿元,而此次增发计划是IPO募集资金的3.7倍。

而且,在此前后,宁德时代分别于2019年10月和2020年1月发出了15亿元、30亿元公司债;2020年4月13日晚更是宣布,拟将境外发行债券额度由半年前的8亿美元增加到不超过30亿美元(含30亿美元)。

为此,还收到了深交所发来的问询函,要求说明近期拟进行多项融资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资金链紧张的风险等情况。

对此,宁德时代拍着胸脯回复称,一切皆因业务发展需要、风险可控、运转良好。

但是,种种诡异之处,又不得不让投资者对宁德时代财务报表的纯度想入非非。

有业内人士分析,即便存在特殊情况,无法动用到自己的流动资金,但以摊薄每股收益为代价的股权融资并不利于全体股东的利益最大化,宁德时代为何不选择债务融资这一更为理智的选择,同样让人费解。

03

风头正劲却大笔减持

“世界第一”的宁德时代,被资本宠幸多年,股价从上市之初的30.03元/股一路高歌猛进,一度奔上了169.89元/股的历史最高峰。

迄今为止,历时不到2年,涨幅达到了465.75%。市值也从最初不到600亿元涨到了如今的2908亿元。

有接近宁德时代的业内人士透露,宁德时代在上市之前的几轮融资几乎都是被锁死的状态,一般投资人很难排进去。

市场方面,以宁德时代、松下和LG化学为代表的亚洲电芯公司异军突起,改变了以欧美为主导的全球汽车供应链体系,成为汽车电动化浪潮中的世界级汽车一级零部件供应商。

但正当这风光无限好的时刻,有股东却开始了大步撤退。2020年以来,宁德时代先后在3月13日、4月20日收到了招银叁号和招银动力、宁波联创的减持告知函。

其中,招银叁号和招银动力合计拟减持不超过44167994股,占宁德时代总股本比例不超过 2%;宁波联创拟减持不超过33125996股,占总股本比例不超过1.5%。

若按4月24日收盘价131.69元/股计算,上述股东套现最多可达到101.79亿元,是2020年以来拟减持金额最高的上市公司,磨刀霍霍向韭菜的画面感十足。

正经社注意到,招银叁号和招银动力的普通合伙人均为招银国际。招银国际早在2016年1月就对宁德时代进行了投资,属于少数几个没有被封死的幸运投资人之一——浮盈达到了150亿元左右,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从股价波动来看,上述股东选择减持的时间点是宁德时代股价在2月6日达到历史最高点后的半个月,彼时股价波动下跌趋势未减。在这期间,宁德时代股价一度下滑至105.01元/股,市值蒸发超过1400亿元。

尽管股东减持的官方说法是出于“自身资金需求”,但在敏感时期进行巨额减持,不由得投资者不心生猜疑:莫非这些内部人掌握了什么不好的信号?

正经社梳理历年财报发现,宁德时代的一些关键性财务指标早已暗藏隐忧:

毛利率方面,2016年以来,从43.7%一路下行到了2018年的32.8%、2019年的29.06%。其中,2019年第三季度的27.93%,为近五年以来新低。

净利润方面,2016年同比增长206.43%,2017年降为35.98%,2018年降为-12.66%,2019年同比增长34.64%,2020年一季度预计同比下降20%-30%,整体呈现下行趋势且波动幅度较大。

营收方面,2019年增长率高达54%,扣非净利却只有19%,反差之大,令人咂舌。

反观市场,觊觎王冠的人已经蠢蠢欲动。《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废止后,包括宁德时代在内的57家电池企业进入“白名单”的政策红利就此终结;此外,特斯拉入华也带来了一批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松下和LG在一季度的销量迅速挤进了国内前十。

同时,国内车企正在试图摆脱宁德时代的一家独大。一个明显的现象是,宁德时代的好友列表很快就出现了间隙——吉利汽车、大众汽车、长城汽车等主机厂,正在纷纷入局动力电池行业。

未来,宁德时代掌门人曾毓群先生的“赌性更坚强”原理,将会放之四海而皆准吗?正经社乐见其成。【《正经社》出品】

关联阅读

宁德时代牵手特斯拉,真的会得不偿失吗

【声明:文中观点仅供参考,勿作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校对|然然


转载正经社任一原创文章,均请完整保留文首和文尾的版权信息,否则视为侵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