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起诉塔菲尔索赔1.2亿,中国锂电专利战一触即发
2020年3月20日
宁德市本级321家企业,失业保险稳岗返还快来领
2020年3月20日

2018 年 6 月,创业板迎来首家“独角兽”——宁德时代于深交所挂牌上市,当时一举打破创业板募资的最高记录。作为动力电池行业领军企业,其登陆 A 股后的股价从未让人失望,上市当年和 2019 年股价涨幅分别为 193.56% 和 44.45%,活生生地从 IPO 时不到 600 亿总市值快速膨胀到千亿。

让我们把目光定格在 2020 年 2 月,庚子鼠年开年之后股市一片哀嚎,而宁德时代的市值却将近翻倍超 3000 亿。其在 2 月 3 日更是以近乎一枝独秀逼近涨停的态势 C 位出道,这一波“为国护盘”的传说至今在坊间流传。

宁德时代:千亿市值沉浮录

回到当下,风光无限背后,伴随着资本市场的跌宕起伏,处于高位的宁德时代不断回调,截止今日,较 2 月峰值累计跌幅约 30%,市值报收 2629.3 亿。

宁德时代:千亿市值沉浮录

股神巴菲特曾经说过:“当一些大企业暂时出现危机或股市下跌,出现有利可图的交易价格时,应该毫不犹豫买进它们的股票。”接下来宁德时代将走向何方?是将不断夯实千亿身价还是会面临市值腰斩?优质公司背后的业绩增长和估值水平至关重要,我们常说“每一次复盘,都是一次修行”,那么,被无数机构看好的宁德时代,我们今天赶紧来盘一盘。

一、宁德时代的过去

时势造英雄

宁德,昨天也许是个默默无闻的闽东小城,许多人或曾没有听说过它。而现如今,这座小城因为一家企业而知名度渐长,那就是动力电池业的“独角兽”——宁德时代。在当下中国正欲借新能源汽车实现汽车强国之梦之时,这座城,这家企业已经迸发出巨大的能量,放眼全球动力电池行业,任何一名与这行业相关的人的目光已然无法避开连年出货量第一的宁德时代(CATL),而这一切只用了 7 年。

宁德时代:千亿市值沉浮录

2019 年 10 月,《财富》杂志公布了全球未来 50 强公司名单,共有 16 家中国企业上榜。在这份备受瞩目的榜单中,被光环笼罩的宁德时代以第 4 名的成绩位居小米、携程和阿里巴巴之上。

在 CATL 之前有一个 ATL

曾毓群出生于宁德市蕉城区飞鸾镇岚口村,高中就读于当地最好的中学宁德一中,与他同班同学的,还有日后在宁德时代担任副董事长的黄世霖。1985 年,曾毓群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毕业后分配至福建一家国企,三个月后不愿固步自封选择辞职,南下东莞,进入了东莞新科电子厂。两年后,黄世霖也辞去宁德市的公务员工作与他在新科相聚。

ATL 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做尺寸灵活多变的聚合物软包电池,明确未来的发展方向后,先收购美国贝尔实验室的聚合物锂电池的专利授权。后通过试验调整改进电解液配方,最终根据两个新配方做出了不鼓气的电池。正可谓功夫不负有心人,ATL 恰巧赶上了 2000 年中国手机行业爆发的风口。2001年,其电芯出货量就达 100 万枚。而风靡一时的 iPod 需要高续航小巧安全的电池,ATL 成功开发出为其定制的异形聚合物锂电池,而后成功打入苹果公司产业链。

宁德时代:千亿市值沉浮录

2008 年,曾毓群将新工厂开到了老家宁德,投资 15 亿美元,打造全球最大的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而后手机市场持续火热,在智能手机开始大行其道时,ATL 无疑又觅得良机,相继成为了华为、vivo、三星等品牌的供应商,这并非一件易事。

从 2007 年起,ATL 董事会提出“二次创业”,他们敏锐地察觉到了动力电池领域的机遇。次年,曾毓群在内部成立动力电池团队。值得注意的是,曾在 2005 年,日本 TDK 集团以 1 亿美元买下了 ATL 的 100% 股权。由于政策要求全外资公司不能生产动力电池,所以在 2011 年底,ATL 的动力电池事业部得到独立,为了不再出现本土公司却由日资控股的尴尬局面,曾毓群完全保证中资背景的创始团队对新公司的绝对控股,并注册成立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至此,CATL 诞生,CATL 是宁德时代(Com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的简称,不难看出,这个新企业多少是有些曾毓群的家国情怀在里面的。十多年前,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尚处于蒙昧状态,国内市场对动力电池以及新能源车的认识与认可还是很低,宁德时代的出现体现了曾毓群这位闽系商人的敏锐眼光。那时,他面对的挑战不亚于初创阿里巴巴时的马云。

话说宁德时代的崛起,离不开宝马集团的神助功。

2012 年,华晨宝马在筹备首款高端纯电动汽车“之诺 1E”时,最终决定放弃比亚迪,选择和成立仅一年的宁德时代合作。

宁德时代:千亿市值沉浮录

相比比亚迪受限于主机厂自产自用的封闭运营模式,身为供应商角色的宁德时代积极开放供应,且同时兼顾磷酸铁锂和三元锂电池两条腿走路。此后,在宝马品牌的背书下,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领域名声大噪,逐渐打开了国内市场,并成为国内首家成功进入国际车企供应商体系的动力电池企业。

二、宁德时代的现在

2 月 27 日,宁德时代发布业绩预告。2019 年公司实现营收 455.46 亿元,同比增长 53.81%;归母净利润 43.56 亿元,同比增长 28.16%;扣非净利润 37.20 亿元,同比增长 18.91%。但 Q4 业绩受非经常性因素扰动,2019 Q4 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126.90亿元,同比增长 21.1%,归母净利润 8.92亿元,同比下滑 11.6%,扣非归母净利润 7.55亿元,同比下滑 33.9%。继去年第三季度以来,公司单季度利润再次下滑。

总体而言,宁德时代市占率继续提升,业绩逆势上涨。根据 SNE Research 数据,2019 年公司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达到 32.5GWh, 同比增长 38.89%,高于行业增速, 且市占率进一步提升至 27.9%,同比增加 4.5pct。公司动力电池出货逆势上涨,带动营收实现 455.46 亿元,同比增加 53.81%。2019 年宁德时代国内装机量 32.31GWh,市占率约 52%,再创历史新高,排名第一。

宁德时代:千亿市值沉浮录

据目前而言,行业内普遍认为宁德时代龙头地位稳固,中长期向上确定性高。原因有三:

1、大规模扩产不断巩固龙头地位:宁德时代拟定增募集不超过 200 亿元,用于动力电池、储能电池项目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等,叠加公司拟自筹 100 亿元建设的车里湾项目,本轮合计扩产约 82 GWh,将大幅提升公司的锂电池产能,扩大竞争优势。

宁德时代:千亿市值沉浮录

2、客户基础极其深厚:公司拥有业内最广泛的客户基础,深耕动力电池产业,在国内市场为上汽、吉利、宇通、北汽、广汽、长安、东风、金龙和江铃等品牌车企以及蔚来、威马、小鹏等新兴车企配套动力电池产品,在海外市场进一步与特斯拉、宝马、戴姆勒、现代、捷豹路虎、标致雪铁龙、大众和沃尔沃等国际车企品牌深化合作。

3、深耕技术领域:CTP 提升产品竞争力,宁德时代 CTP 电池包体积利用率提高了 15%-20%,零部件数量减少 40%,生产效率提升了 50%,在电池制造端的创新走在了行业前列,是公司中长期向上的核心驱动力。

还有不得不提的“婚约”

自 2019 年第三季度开始,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因补贴退坡而遭遇销量下降,宁德时代股价一度承压。但随着公司将于特斯拉达成合作消息的传出,公司股价再度告别颓势强劲上涨,创出历史记录持续走高。

2020 年 1 月 30 号,特斯拉 2019 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透露了宁德时代将成为特斯拉新的电池合作伙伴。随后 2020 年 2 月 3 日,宁德时代正式发布公告,将成为特斯拉锂离子电池供应商,供货有效期为两年,从 2020 年 7 月 1 日开始到 2022 年 6 月 30 日。至此双方正式进入“蜜月期”。

宁德时代:千亿市值沉浮录

复盘一下自 2019 年 11 月 1 日以来就可以发现,公司股价自低点 68.42 元启动,到 2020 年 2 月日,公司股价最高涨至 169.89 元,在 63 个交易日内,涨幅达到 147.3%,公司总市值也达到 3751.85 亿元。按照公司业绩预告中 43.56 亿元的净利润计算,公司市盈率达到 86 倍,创公司上市以来新高。

在《3 家供应商还不满足 特斯拉自己造电池的内幕到底如何?》这篇文章里面,我们就对宁德时代和特斯拉合作的细节进行了推测,其中大家意见比较统一的地方就是关于宁德时代给特斯拉提供的电池类型。综合目前的信息,极大可能宁德时代给特斯拉提供的既不是 NCM(镍钴锰酸)也不是 NCA(镍钴铝酸)三元锂电池,而是方形 CTP LFP(无模组磷酸铁锂)电池。

宁德时代:千亿市值沉浮录

一个是全球智能电动车的标杆领导者,一个是全球最大的电池供应商,特斯拉和宁德时代的合作可以说是强强联手。随着上海工厂 Model 3 和 Model Y 的国产化率提升,进入了供应商体系的宁德时代成为最直接的受益者。

三、强者恒强 机遇与挑战并存

在制造业中至关重要的规模成本效应上,宁德时代配套的车型数量于同行中遥遥领先,需求和产能扩张形成良性循环。可以说宁德时代凭借日益完善的电化学体系和深刻的汽车产业 know-how,已经在国内市场已经具备独一无二的定价权,并成功卡位特斯拉、宝马、大众、戴姆勒等一系列国际主流客户,客户的黏性与壁垒正在强化。

有统计报告表明,宁德时代目前海外 13 大车企 EV、PHEV 渗透率约 1.8%,未来 5-6 年有可能较爬升到 15-20%。随着海外车企优质供给面世,公司海外业务贡献会更突出。此外,公司在 CTP、高镍(2019 年装机量超过 2GWh)等技术领域领先布局,有望继续强化公司成本和客户黏性优势。而在软包(2019 年装机量约 0.4GWh)等其他电池形态路线的布局有望帮助公司进一步扩大客户群体。

宁德时代:千亿市值沉浮录

强者恒强是我们对于宁德时代的共识,目前来看,宁德时代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身,但是否意味着宁德时代已然高枕无忧了呢?答案当然不是,其必须要面临的的风险在于: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变化风险、新产能和新技术开发风险、毛利率下降风险、订单量不及预期风险。噢对了,在磷酸铁锂即将回归之时,掌握 LFP 核心技术的比亚迪,也是这个地球上所有人都不可忽视的一位重量级选手。

在外有强敌、内有劲旅的背景下,宁德时代未来的发展未必能有一帆风顺。而且刚刚与之携手进入蜜月期的特斯拉,已然掩饰不住在纯电动车全产业链超级野心,众所周知,特斯拉也已经迈出了自产动力电池的第一步。面对着新能源汽车强大的降本压力,未来新能源电池领域的技术路线争夺无疑将更为激烈,宁德时代胜局已定的结论目前来说还为时尚早。

宁德时代:千亿市值沉浮录

当然大家最为关心的还是宁德时代啥时候能触底反弹,究竟有没有可能市值突破 4000 亿,资本市场的事情真没人算得准,截至 3 月 16 日,宁德时代开盘大跌,收盘报 119.06元,接近跌停。这也是宁德时代上市后首遭减持, “招银系”急流勇退,减持部分折合市值约 52.6亿元,投资收益令人咋舌超 325%。

综上所述,对于宁德时代而言,未来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但还需要不断创造更多的想象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