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进展丨宁德一中新校区建设项目情况如何?
2020年3月20日
宁德时代起诉塔菲尔侵权/蔚来亏损114亿元/沃尔沃召回736000辆车
2020年3月20日

记者 | 陶知闲

编辑 | 陈菲遐

注册资本金一致,成立时间相近。比亚迪(002594.SZ)几乎悄无声息地完成了5家全资子公司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布局。

这5家子公司分别是弗迪电池有限公司(下称弗迪电池)、弗迪视觉有限公司(下称弗迪视觉)、弗迪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弗迪科技)、弗迪动力有限公司(下称弗迪动力)、弗迪模具有限公司(下称弗迪模具)。据了解,“弗迪”源于《诗经 大雅 桑柔》“维此良人,弗求弗迪”一词,寓意诚实有信,踏实精进。

也许是看到宁德时代(300750.SZ)通过运用定增所募资金加大产能极速发展,比亚迪电池作为落后者,希望通过分拆子公司,利用独立的弗迪系,在动力电池领域和宁德时代正面交锋。

一场电池大战的序幕已缓缓拉开。

弗迪系各自分工

弗迪系中,最受关注的自然是以新能源汽车核心技术动力电池为主要业务方向的弗迪电池。根据天眼查显示,“弗迪系”中最早成立的是弗迪电池,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5月5日,曾用名为众迪锂电池有限公司。其前身比亚迪锂电池有限公司,早在1998年便已成立。该公司在电池领域具备100%自主研发、设计和生产能力,产品覆盖消费类3C电池、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梯次利用等领域。按照工信部公示的比亚迪“汉”申报内容,“汉”搭载的比亚迪最新磷酸铁锂电池技术“刀片电池”便由弗迪电池全资子公司重庆弗迪锂电池有限公司生产。

财说|比亚迪终于对宁德时代“动手”了

弗迪视觉主营业务方向为车灯。公司成立于2019年12月27日,注册资本1亿元。公司专注于车用照明及信号系统相关产品,特别是LED新一代半导体车用照明产品的研发与制造,在比亚迪业务中已开发50余款车型共计600余款车灯及后视镜。

弗迪科技主要业务方向为汽车电子。公司成立于2019年12月25日,注册资本1亿元。在此之前,其在比亚迪汽车中负责汽车电子和底盘研发、生产、销售。公司突破和掌握了大量的汽车电子及底盘技术,拥有十大产品线,涵盖乘用车、商用车、轨道交通三大领域,为比亚迪量产车型供应产品总成多达170余种。

弗迪动力主要业务方向为汽车动力总成。公司成立于2019年12月25日,注册资本1亿元。在此之前,弗迪动力主要负责比亚迪汽车动力零部件研发,致力于汽车动力总成及新能源汽车整体解决方案开发,已有近17年相关业务经验。

弗迪模具主要业务方向为汽车模具。公司成立于2019年12月24日,注册资本1亿元。在此之前,弗迪模具主要负责比亚迪汽车模具研发、制造。公司已有近20年相关业务经验,拥有一支强大的工程师团队,世界一流的数控加工设备及专业的汽车车身及零部件焊接生产线,连续多年通过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

随着5家弗迪公司的接连成立,比亚迪的开放战略将正式由1.0向2.0进阶,独立的弗迪将拥有更多自主权。

弗迪电池应战宁德时代

在5家弗迪系公司中,弗迪电池的任务最重,其承载着比亚迪电池翻身的夙愿。

比亚迪动力电池从领先到被反超,仅仅六年。成立于2011年的宁德时代,在2016年时动力电池的出货量为6.7GWh,相较比亚迪动力电池出货量的8GWh,落后1.3GWh。2017年,随着宁德时代坚持走单体能量密度更高但技术难度更大的三元锂电池路线,通过绑定诸多汽车厂商,合作发展,弯道超车了以“自给自足”为主,走技术难度相对较小同时单体能量密度更低的磷酸铁锂电池技术路线的比亚迪电池。截止至2019年底,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电池装机量分别为32.91GWh和10.79GWh,二者之间差距越拉越大。2020年2月,比亚迪动力电池以0.08GWh的装机量不但继续落后于0.25GWh的宁德时代,还被0.2GWh的松下和0.083GWh的LG化学反超,掉落至第四名。步履维艰的比亚迪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变革迫在眉睫。对外合作,更大幅度将之前的“闭关”转换为“开放”是当务之急。

财说|比亚迪终于对宁德时代“动手”了

为了缩小和宁德时代的差距,比亚迪必须走外供路线。2018年7月,比亚迪宣布和长安汽车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双方成立合资公司,至此迈出比亚迪动力电池外供的第一步。2019年7月,比亚迪和丰田就成立纯电动车的研发公司签订合资协议,双方各出资50%。新公司将开展纯电动车及该车辆所用平台、零件的设计、研发等相关业务。2020年3月,根据工信部发布的第330批新车申报公告披露,理想one也加入了比亚迪电池外供商的大名单。其中,理想one搭载的动力电池生产商西安众迪锂电池有限公司是比亚迪全资子公司。对此,理想方面表示该款汽车为理想的后续车型,处于技术研发阶段,目前交付给客户的产品均采用宁德时代电池。据悉,比亚迪也在与奥迪就采购动力电池一事进行商谈,谈判已经进入后期阶段。双方有可能就成立合资公司达成一致。

财说|比亚迪终于对宁德时代“动手”了

产能不足是比亚迪扩张前进的绊脚石。比亚迪动力电池的生产基地分布于惠州、深圳、青海和西安等5个地区。其中,深圳宝龙工厂和惠州坑梓工厂产能合计16GWh,青海西宁工厂产能24GWh,合计产能为40Gwh。西安工厂正在规划中,按照已拟定的产能计划,预计到今年底比亚迪动力电池年产能将达到60GWh。

对比老对手宁德时代现有及规划产能,比亚迪的差距被越拉越大。目前,宁德时代共有六大生产基地,包括宁德章湾区(东桥/湖东/湖西)、宁德车里湾、溧阳基地、四川和青海基地、德国工厂,合计规划产能超过200GWh。根据平安证券测算,截至2019年底,宁德时代已有产能近50GWh,其中宁德基地已有产能32GWh(规划总产能64GWh),溧阳基地已有产能9GWh(规划总产能34GWh),青海基地已有产能6.5GWh。在现有产能上,宁德时代已经领先比亚迪一个身位。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扩大优势,宁德时代拟通过定增募资200亿元和发行债券100亿元,合计拟扩大产能97GWh。如若产能扩建项目完成,宁德时代产能将是比亚迪规划产能的2.5倍,这应该是比亚迪不愿看到的。

弗迪电池的意义

弗迪电池是比亚迪旗下的“宁德时代”。

比亚迪运用更加独立的子品牌“弗迪”去打通汽车产业链中各个核心零部件业务。正如1992年,通用拆分出德尔福,以此希望借助拆分获得更有竞争力的零部件,而同时德尔福也可以开发更多外部客户。比亚迪成立子公司,意欲为相关核心零部件子公司未来更好的和其他第三方合作做铺垫。具体来看,当外部客户和比亚迪合作时,如果采购冠以比亚迪名头的动力电池,相当于给比亚迪免费做广告。同时,也会担心产品质量是否和“原厂”比亚迪一致。当子公司独立出来后,这些顾虑便会消除。

大规模化生产有助于实现降本增效。对于比亚迪而言,仅仅依靠自身需求,始终有瓶颈。而通过对外部供给,扩大化生产则可以有效提升产量,降低平均成本。由于比亚迪没有披露其电池业务的具体数据,我们以业务相似的宁德时代为例。2015年至2018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平均成本逐年下滑,由期初的1.33元/Wh下降至0.76元/Wh,下降比例为42.86%。对应宁德时代装机量也由2016年的6.7GWh上升至2018年的23.43GWh。

财说|比亚迪终于对宁德时代“动手”了

上市以构建比亚迪王国是最终目的。事实上,比亚迪将其电池业务剥离上市的计划早在2018年就已经着手准备了。2018年年底,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比亚迪计划在2022年前将旗下电池业务拆分出去独立上市,以筹集资金进行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