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亿大套现!宁德时代蒸发千亿后,赚了8倍的PE选择落袋为安
2020年3月18日
一只低估龙头!宁德时代头部供应商,技术领先同行,未来可期!
2020年3月18日

文|储能100人 李鸢儿

储能大战的前奏已经打响。

2月26日晚间,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再次扔出“王炸”,接连发布定增方案以及投资公告,涉及资金总额约300亿元。其中,定增拟募现金不超过200亿元,公司再另自筹约100亿元。

定增200亿、自筹100亿,宁德时代开启储能争霸战

根据公告,在拟定增募资的200亿中,125亿用于3个项目共计52GWh的产能扩张,20亿用于储能研发项目,55亿用于补充流动资金。3个项目全部达产后预计贡献收入342.89亿,净利润30.45 亿。同时公告拟以自筹方式不超过100亿投资宁德车里湾项目,总设计产能约45GWh。

定增200亿、自筹100亿,宁德时代开启储能争霸战

在此次共计300亿元的筹资中,其中175亿元投向与储能相关的项目,此举将超越此前中天科技在A股史上的募资记录15.78亿。放眼整个储能行业,这也是一项史无前例、前无来者的巨量扩产计划,毕竟整个2019年,中国储能电池出货量为3.8GWh,而国内仅为0.7GWh。

毫无疑问,宁德时代加速扩张的背后,将给动力电池和储能行业带来深远的影响。其一,储能电池产能进一步扩大,预计2023年宁德时代动力及储能电池总产能将达过240GWh,将是目前已有产能的4倍。其二,随着对储能的研发投入加大,将在技术储备上拉开与其它企业的差距。

储能追赶:战略性凸显

巨头通过扩大规模叠加技术优势来加深自身的护城河,对于国内不少中小电池企业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或在储能领域再次迎来降维打击。

2018以来,动力电池纷纷转战储能市场,包括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比克电池、力神电池、亿纬锂能、中航锂电等排名领先的动力电池企业,都在储能领域已有不同程度的发力。相同的是,其都将储能置于未来战略规划中的重要位置,并对储能市场的业绩贡献占比增长寄予厚望。

虽然宁德时代自成立伊始就将储能作为公司的战略之一,但与动力电池耀眼的业绩相比,宁德时代在2018年以前,其储能业务的表现并不突出。不仅在海外储能市场与比亚迪等同行相去甚远,在国内市场,从已披露的A股5家公司业绩来看,宁德时代也不及其它4家,仍处于追赶之中。

2018年上半年A股5家上市公司储能业绩一览

定增200亿、自筹100亿,宁德时代开启储能争霸战

这可能是宁德时代真实优先级战略次序的问题,成立8年来,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行业一路高歌猛进,不仅拿下动力电池市场全球第一宝座,更是在福建宁德、四川宜宾、江苏溧阳、德国图林根州等海内外布局了巨量产能,短期内已无人能敌。

定增200亿、自筹100亿,宁德时代开启储能争霸战

储能电池和动力电池互为一体两面,相互促进,相互依存。在全球车用动力电池领域一骑绝尘之后,宁德时代选择此时加码储能,显然有自己的判断和逻辑。“得益于这几年各国支持政策持续出台及制造工艺不断完善,锂离子电池作为储能系统的储能介质,将是市场的最优选择。”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曾在2019高工锂电储能大会上表示。

2019年伊始,宁德时代开始在国内外攻城略地,适时地推出了多款储能专用电芯,涵盖功率型、能量型等储能应用场景,在国内外展会会议上高调宣介。

定增200亿、自筹100亿,宁德时代开启储能争霸战

宁德时代用于展览的储能专用电池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行业内推储能专用电芯,宁德时代并不是第一家,但宁德时代在宣传方面做得是最成功的。尤其是其号称循环次数达12000次的磷酸铁锂长寿命储能电池可以将储能度电次成本降到0.25元以内,更是赚足了眼球。

在国内,包括桥口、鲤鱼江在内的多个火储联合调频项目开始采用宁德时代电芯,另外由福建省投资集团、宁德时代在晋江共同投资建设的大型锂电池储能项目正式开工,这个项目总投资24亿元分三期建设锂电池储能项目,其中一期规模100MWh已经竣工。在海外,公司与美国Powin Energy公司签订1.85GWh的储能电芯供货合约。

虽然2019年宁德时代储能业绩目前尚未披露,但根据高工锂电的最新统计,2019年宁德时代储能业务取得了长足进展,储能锂电池出货量迅速攀升,在国内排名第二,仅次于比亚迪之后。

从全球来看,电动汽车市场的不断扩大,使得电池制造业的经济规模不断扩大,加上全球可再生能源运动和减排扶持政策也在推动全球使用电池储能,目前锂电池在储能领域已完成示范导入阶段,且有望迎来新一轮高增长的预备期。

来自国金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随着国内储能产业向初步商业化过渡,宁德时代锂电池出货量将进一步增加,预计宁德时代2022年储能电池年出货量将达1GWh以上,对应市占率会提升至14%左右。

宁德时代“合纵连横”策略是否会延续?

当下储能产业群雄并起、百舸争流。储能应用场景的多样性和跨行业的复杂性,其产品开发的难度并不亚于新能源汽车市场,宁德时代如何定位自己?

宁德时代储能业务总监王威在去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当前是储能产业的“春秋时代”。想要在这样的环境中获得胜利,宁德时代期待与外部有行业优势的企业在储能不同的应用领域展开合作。宁德时代最主要的目标是把电池做好,做世界最安全的电池,其他方面可以与战略伙伴进行合作。储能电站运营商、大型电力公司、储能系统集成商都是理想的合作伙伴。

此前在储能领域,宁德时代在很大程度上依然借鉴动力电池合资绑定的做法。在过去的短短1年之内,宁德时代分别与宁德时代分别在PCS等领域和科士达、在BMS等环节与星云股份成立合资企业。

但这一策略能否延续尚存疑问。有接近宁德时代的行业人士向“储能100人”表示,宁德时代面向海外市场主要还是扮演电池供应商的角色,提供储能电芯及PACK产品,但在国内,宁德时代也在组建储能系统团队。

今年1月18日,宁德时代发布新闻称,福建晋江储能电站试点项目一期(30MW/108MWh)成功并网,该项目由宁德时代负责整个储能系统的系统集成(电池系统+PCS+EMS),整体技术水平行业领先。

定增200亿、自筹100亿,宁德时代开启储能争霸战

由宁德时代负责系统集成的福建晋江100MWh储能电站项目一期已于今年1月并网

此外,宁德时代在公告中称,在此次拟募集20亿、总投资30亿的“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储备研发项目”整体围绕能源材料领域关键问题:将新储能材料、工程设计、应用场景作为三大主攻方向,全力构建从前沿技术研究到产业应用技术研究一体化的全链条布局。

储能商业化前夜,各路企业的全力扩张背后,竞争与淘汰加剧,厮杀与集中凸显,在电池端,“寡头效应”已不可逆。宁德时代此番强力布局储能,是否会像比亚迪一样将自身的产品延伸至系统集成领域?届时储能产业格局又将有怎样的变迁?让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