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人2万元!宁德一中重奖考上清华北大学霸
2020年3月16日
宁德时代财报:Q4净利润同比下滑33.9%,近百倍市盈率存隐忧
2020年3月16日

宁德时代首遭巨额减持,数据背后谁才是真正赢家?

这份业绩报告的发布,应该提醒了投资者必须保持一份必要的清醒。

日前,创业板一哥宁德时代公布了公司2019年业绩快报。与公司猛烈上涨的股价不同,宁德时代的扣非净利润在去年第四季度下滑了33.9%,这也是继去年第三季度以来,公司单季度利润的又一次下滑。

自2018年上市以来,接连两个季度利润同比下滑对于宁德时代来说尚属首次。而在这之前,因为特斯拉的一纸合作意向,宁德时代的股价在63个交易日内涨幅达到了147.3%。按照其最新的3103亿元市值计算,公司市盈率仍然超过80倍。

而今,随着电池白名单保护政策的取消,宁德时代自身的动力电池技术发展路线又饱受争议,未来公司前进的道路能否一帆风顺,恐怕谁也说不清楚。

值得一提的是,距宁德时代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不到一个月,公司的两大股东先后披露了近期的减持计划。

1

利润下滑股东减持

3月13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五大股东招银叁号、第六大股东招银动力计划于3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大宗交易方式和(或)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减持公司不超过4416.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2%。若以公司最新收盘价132.1元/股和减持上限来计算,上述两大股东计划减持部分折合市值约58.35亿元。

宁德时代首遭巨额减持,数据背后谁才是真正赢家?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公告

据了解,招银叁号、招银动力的普通合伙人均为招银国际。截至目前,招银国际通过招银叁号、招银动力、招银国际资本合计持有宁德时代约1.43亿股。

公告称,两大股东的减持原因为“自身资金需求”,股份来源则为宁德时代IPO前股份;减持价格根据二级市场价格确定,且不低于IPO发行价。

按照宁德时代的说法,上述股东不属于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本次减持计划的实施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也不会对公司的持续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尽管给出了这样的解释,但依然有网友质疑:“刚公布业绩下滑就出现股东减持,是意味着该公司未来前景不被看好了吗?”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宁德时代现在前景还是资本认可,未来空间还是可期的,只是不排除现在股价偏高,部分股东急于套现走人的可能。

2

数据背后的真正赢家

据了解,招银国际自2016年开始投资宁德时代,在这家锂电池龙头企业上市之际,就已经是市场公认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2016年1月,宁德时代开启了一轮30亿元的融资,共引入15位投资人。其中,招银叁号和招银国际资本都是通过本轮融资入股宁德时代。

具体来讲,招银叁号先是在2016年1月以3.14元/股的价格认购宁德时代增资的219.78万股,并为公司提供借款9.131亿元;招银国际资本则认购了11.94万股,并提供借款0.49亿元。

半年之后,上述15名贷款人向宁德时代发出《行权通知书》,按照协议约定,将对公司的借款按照41.7805元/股的价格认购股份。借此,招银叁号、招银国际资本持股数量分别增至2405.24万股、130.72万股。

也就是说,在宁德时代该轮30亿元的融资中,招银叁号、招银国际资本分别出资9.2亿元、5000万元。

宁德时代首遭巨额减持,数据背后谁才是真正赢家?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官网

2016年11月至12月,宁德时代又启动一轮80亿元的融资,共引入9名投资者,新增6133.22万股股本,增资价格为130.44元/股。其中,招银动力通过此轮融资认购宁德时代2232.67万股,耗资29.12亿元。

到2017年6月,宁德时代以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20股。招银叁号、招银动力、招银国际资本的持股数量也分别增至7215.71万股、6698.02万股、392.16万股,并一直保持至今。

截至目前,招银国际通过前述三大股东合计持有宁德时代约1.43亿股,折合总市值近190亿元。

与参与公司两轮融资的投资额相比,招银国际仅在宁德时代这一个项目上就实现浮盈150.16亿元,合计最新投资收益率为386.8%。

其中,招银叁号、招银国际资本对宁德时代的最新投资收益率为936%,招银动力的投资收益率也超过200%。

这笔生意,当真是赚翻了。

3

宁德时代的未来预期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大股东减持当真另有目的,那么宁德时代的发展预期,应该以什么作为参考呢,难道是这份糟糕的财报?

之前已经提到,2019年6月,新能源汽车销售补贴新政正式实施,其中,国家补贴较2018年平均下滑幅度超过50%、地方补贴除公交车外其他车型则全部取消。在补贴大幅退坡的冲击下,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持续下滑明显。

受此影响,宁德时代毛利率持续下滑。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第三季度毛利率为27.93%,创下公司近五年以来毛利率新低,这也成为公司2019年下半年盈利水平下降的主要原因。

可是在那之后,随着公司将向特斯拉供货消息的传出,宁德时代的股价再度强劲上涨,并成功创下历史新高。

宁德时代首遭巨额减持,数据背后谁才是真正赢家?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公告

2月3日,宁德时代公告,公司拟与特斯拉签订协议,将于2020年7月起至2022年6月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尽管公告中一再强调,“特斯拉对产品采购量不做保证,产品采购量须以特斯拉后续具体采购订单为准”,但这并没有阻止二级市场投资者的热情,公司股价飙升的势头令人咋舌。

统计数据显示,自2019年11月1日以来,公司股价自低点68.42元启动,到2020年2月日,公司股价最高涨至169.89元,在63个交易日内,涨幅达到147.3%,公司总市值也达到3751.85亿元。

不过,与二级市场的狂热不同,多数业内人士认为,与特斯拉的合作,对宁德时代短期业绩并不能提高太多,即便从长期看,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4

80倍市盈率更需冷静

首先,特斯拉与宁德时代的合作方案本身充满了变数,无论是技术方案选择、具体供货数量乃至宁德时代能维持的利润率,都很难有一个具体的结果。

其次,就特斯拉来说,也不会让占据40%整车成本的电池模块长期受制于人。截止目前,特斯拉已经实现了自动驾驶的软硬件全部自主化生产。与自动驾驶技术同样重要的动力电池技术,也会是特斯拉未来称霸电动车市场所必须自主掌握的核心技术。

宁德时代首遭巨额减持,数据背后谁才是真正赢家?

图片来源:宁德时代官网

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斯拉正在美国弗里蒙特建设一条试点生产线,在电动车领域有着超级野心的特斯拉,已经迈出了自产动力电池的第一步。

实际上,有自建电池计划的远不止是特斯拉一家。作为新能源整车生产企业来说,电池外供就意味着供应链中最关键的环节受制于人。有媒体统计,目前国外巨头车企戴姆勒、大众集团,以及国内头部企业长安、长安等主机厂均有自建电池工厂的打算。

攀升的股价,接近百倍的市盈率,无疑代表着二级市场对宁德时代未来发展的良好预期。但在外有强敌、内有劲旅的背景下,宁德时代未来的发展未必能有一帆风顺。面对着新能源汽车强大的降本压力,未来新能源电池领域的技术路线争夺无疑将更为激烈,谁将胜出目前也难有定论。

这样的情况下,与其畅想公司未来的美好蓝图,不如切实跟进公司的业绩表现。公司此份业绩报告的发布,应该提醒了投资者必须保持一份必要的清醒。

来自云掌财经 素材来源:节点财经、蓝鲸财经、青橙汽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